正文 第169章 腊八喝粥

第169章腊八喝粥

天刚蒙蒙亮,如玉刚走出巷口,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滑过来,停在了她的身旁。

五狼利落地从车辕上跳下来,冲她微微一笑:“乔大人,早。”

“五爷~”如玉叹息:“我说过很多次了……”

“上来~”低沉的男音忽地从锦帘内传了出来,打断了如玉的抗议。

他既在车上,纠缠下去,难看的只会是自己。如玉无奈,只得上了车,拣了离他最远地位置坐下。

花满城见她脸有倦容,很是不满:“昨夜没睡好吗?脸色这么难看!”

如玉掉过头,盯着车窗帘子——害她睡不好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药呢,喝了没有?”花满城再问。

如玉依旧不吭声,心道:你管我喝没喝药?病是你给的,再来逼我喝药示好,岂非太可笑了一点?

花满城讨了个没趣,悻悻地闭了嘴,两个人陷入沉默,直到马车缓缓停下,五狼小声提醒:“到了。”

如玉不看他,掀开帘子跳了下去,发现马车竟然停在距太医院半条街的转角处。

“老实在太医院呆着,不要乱跑,晚上再来接你。”花满城交待一句,也不等她回答,放下帘子,自顾自地扬长而去。

如玉气结,冲着马车后扬起的雪粒,恨恨地道:“谁要你来接?我偏要乱跑,你管得着么?”

心神不宁地过了一上午,午时将至,院使左清臣忽然领着贤王过来:“乔大人,贤王来看你了。”

“左大人,王爷~”如玉一惊,急忙起身让座。

贤王笑呵呵地道:“清臣啊,我这位小友表现如何呀?没给我丢脸吧?”

左清臣人老成精,知道贤王对如玉另眼相看,自然只拣好听的说:“乔大人勤学好问,潜心向学,兼之禀性柔和,恭谦有礼,进退有据,院中提及乔大人,个个都赞不绝口。”

贤王笑得眯起了双眼:“乔贤侄虽是本王举荐的,但他的确是个人材,对吧?”

如玉面薄,被两人当面夸奖,顿时又羞又窘,红透了耳根。

左清臣诺诺连声,又跟贤王客套了几句,便拱手道别:“你们谈,我还有些事,先告退了。”

“实不相瞒,”贤王笑眯眯地道:“本王有些私事需与乔贤侄一起办理,特地前来借人。不知院正大人,可否准许啊?”

左清臣陪着笑道:“贤王要人,莫说正是清闲时候,就算人手再紧张,也得听从吩咐不是?”

“这么说,左大人是同意放人咯?”贤王哈哈一笑。

“贤王请自便。”

“如此,本王便不客气了~”贤王拉了如玉便出门。

如玉懵懵懂懂被他带上了马车,惊讶地问:“王爷,可是家中有人生病?”

“怎么,没病就不能找你?”贤王反问。

“当然不是~”除了医术,她别无所长。而以贤王之能,有什么需要她帮忙?

“那么,你信不过本王?”贤王见她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觉得有趣,随口调侃:“怕我把你骗出去卖了?”

“王爷说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如玉红了脸,讷讷地道。

“那就别问,到地头自然就明白了。”贤王神秘一笑,补了一句:“不会让你后悔就是了。”

如玉转念一想:这样也好,省得面对花满城。

车上,贤王与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问的多是些日常琐事。

如玉紧崩的情绪放松下来,渐渐地不再拘谨,对答如流。

终于,奔驰的马车停下来,如玉下了马车,抬起头来一瞧,顿时惊得面无人色——这不是靖边王府吗?

贤王颇为得意,睨着她宣布谜底:“今天腊八,临风请大家喝粥,顺便小聚一回。怎样,这个主意不错吧?”

“王爷~”眼见楚临风和孙逐流双双从门内迎了出来,冷汗瞬间爬满了如玉的背脊,她开口,竟哑了嗓子。

贤王并未注意到她的异常,兴致高昂地笑道:“逐流,本王幸不辱命,总算把乔贤侄请到,那坛五十年女儿红,何时送到我家去?”

“三叔真是好没出息!”孙逐流与他素来亲厚,口没遮拦惯了,笑着回敬:“不过是坛酒,也值当追着来讨!就不怕给人笑话!”

楚临风心细,见如玉面色苍白,关心地问:“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如玉脑子嗡嗡做响,望着他,半天做不得声。

真是冤家路窄,万万没有想到,贤王所指,竟会是楚临风的家!

贤王听到两人对话,回过头,见如玉一脸呆滞的模样,乐了:“这孩子,也忒老实!这样就傻了?第一次进宫,不知吓成啥样!”

“别都杵着呀,进门再说吧。”孙逐流过来,揽着楚临风的肩,眼睛却望着如玉。

“啊呀~”楚临风不好意思地道:“光顾着寒暄,连礼数都忘了。”

“走走走,”贤王过来挽着如玉的手:“进去喝他个痛快!”

“不是,”如玉回过神,艰难地挤出一句:“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

哪知孙逐流一听急了,盯着她猛瞧,一迭声地嚷嚷:“不舒服还乱跑什么?临风家没有房间给你休息吗?哪不舒服,吃药了没有,要不要宣太医啊?”

贤王听了只觉好气又好笑:“逐流,你瞎紧张什么?乔贤侄自个不就是太医吗?”

孙逐流振振有词:“她这不是病了吗?”

“别听她瞎扯!”贤王不以为然,硬拉着她往里走:“刚才还好好的呢,哪有什么病?我看啊,她这是想溜~”

“我……”如玉本就不擅说谎,被他一语道破心事,急切间更是找不着借口,又是惊怕羞窘,又是胆怯心虚,冷汗涔涔而下。

楚临风既怜惜又懊恼:“我看她不似做伪,怕是真的生了急病,不如请贤王将她送回去吧。”

看起来,她是不愿意到他家做客,这才籍词拖托。

如玉又是愧疚,又是感激,不敢看他的眼睛,默默地移开视线。

“临风此言差矣!”贤王打量如玉一眼,正色道:“既然乔贤侄真的得了病,那便该依逐流所言,请她进屋休息,顺便延请大夫医治。岂可送回了事?”

楚临风被训得做不得声,唯有苦笑:“晚辈考虑不周,王爷教训得是。”

孙逐流倒觉有些过意不去,刚要开口,贤王递了个眼色过来:交给我便是。

他于是闭口不言,静观其变。

“听说侄媳家学渊源,医术亦很了得。”贤王倚老卖老,索性直接开口:“若临风不介意,不如请她出来给乔贤侄把把脉?”

“应该的~”楚临风只得应承。

如玉如何敢让靖王妃替自己看病?唬得连连摇手:“我是老毛病,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便可,不敢劳烦王妃。”

“就是嘛~”贤王笑道:“既然没什么大病,那就不要扫兴。你若是实在害怕,最多以茶代酒便是,如何?”

话说到这份上,如玉已是骑虎难下,只得勉强同意入内。

PS:春节长了点,因为回乡下过年,没网。回来后,电脑中毒,系统重做,俺把帐号给忘掉了,好容易找回来的。滴汗……

[奉献]
正文 第169章 腊八喝粥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