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 只是相似

第179章只是相似

刚开始很好,离开花满城的第一天,如玉感觉象天空中飞翔的鸟儿一样自由。

她以为会改变,以为没有了他,她的生活就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光明。

因为,这一年来她所有的灾难与痛苦,都源自于花满城。

她每多看他一眼,就多受一分折磨,那种刀割般的痛楚就增加一分。

他就象是插在她心里的一根刺,那刺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变得更尖锐。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声音都扎进她的心里,每时每刻每分,都在痛。

痛得她没有办法呼吸,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逼得她逃得远远的。

她以为,离开了,看不见了,就会解脱,就会遗忘,痛楚也会随之减弱,最终消失。

可是,她错了。

他的人离开了,留下的那些记忆却还在。

他虽然从她的视线里消失了,却莫名其妙地总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每天清早,颜婶照例会煎一碗药放在桌上。方子还是那个方子,可是缺了蜜饯搭配,药变得格外的难以下咽,那种苦涩的味道会追随她一整天。

最初几天,走出大门前,她总会不自觉地四下张望,害怕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辆马车会强行将她载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终于确定——他,确确实实淡出了她的生活。在释然之余,又有一丝惆怅在心底悄然滋生。

当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回到清冷的家中,隔壁再也不会传来群狼肆无忌惮的笑闹,再没有人会冷不丁翻墙而入跳进她的院子……

就连颜婶都忍不住念叨起来:“隔壁不知出了什么事,好象举家迁出京城了,很久都没听到动静了。”

如玉没有吭声,也没有想象中的轻松惬意。

看着摇曳的烛影下,那道纤瘦寂寞的身影,只觉格外的孤单。

她告诉自己,这并不是因为他,只是暂时还没习惯这种一个人的生活而已。

是的,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是坚强独立的,就算远离故土,就算倍受屈辱,就算没有亲人……她始终还是撑过来了

蓦然回头,惊讶地发现——她之所以能撑过那段日子,竟然是因为有他在身旁。

她忙着憎恶,忙着摆脱,忙着愤怒,忙着伤心,忙着悲伤,忙着痛苦,忙着应付那些他制造出来的一个又一个的意外……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自伤自怜,甚至没有时间去想念家人。

现在,她解脱了,同时,也更孤独了

这半年多来,她已习惯了与他斗气;习惯了身边有嬉笑怒骂,活蹦乱跳的几头狼;更习惯了时不时的发生一些令她愤怒又措手不及的小状况……

如今,一切如她所愿,日子过得风平浪静。却,索然无味了

家,近在咫尺,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回去。

可,她却再也没有了那份迫不及待之感。

那是因为中间夹着楚临风,再加上如兰的误会和二娘的不谅解。

她对自己反复强调,似乎这样就心安了,踏实了。

然后,她看到了那辆从太医院门口疾驰而过的马车。

白的底,黑的图案,以灰色线条勾勒。

简洁,霸气,冷漠。

是他,大消失了大半个月之后,他又如同鬼魅一样出现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蓦地狂跳了起来,全身的血液瞬间都涌上了头顶,就这么呆呆地站在路中,任狂奔的马车向她冲了过来。

“乔彦”一双有力的手,搂着她的腰,将她及时地拖离路面。

马车与她擦身而过,卷起漫天的雪雾,没有半点迟疑地绝尘而去。

“你不要命了,看着马车过来也不知闪避?”耳畔,有人声色俱厉地嘶吼。

他的马车上绘的是狼,桀骜不驯,清高孤傲。而这一辆上绘的是花好月圆,虽花团锦簇,却终究流于世俗。

她怔怔地看着他,眼神散乱,没有焦点,喃喃地,近乎叹息地道:“错了,只是相似,只是相似~”

多么可怕,他已成为她生命中的魔障,并不需要出手,只是相似,已令她心跳失速,血液逆流

“你说什么?”孙逐流微愕:“什么东西只是相似?”

如玉听而不闻,两行清泪缓缓坠下,转身默默地进了太医院。

“她怎么了?”孙逐流一脸茫然,转而问身边的林文冲。

“谁知道?”林文冲幸灾乐祸地道:“最近一直这样,失魂落魄的。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惹出事端,她被赶出去事小,怕是要连累得太医院一众同僚都被人骂”

“说什么呢?”孙逐流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将,将军~”林文冲骇得脸都变了色,忙不迭地救饶:“是你要问乔大人的近况,我说了,你又不高兴~”

“滚”孙逐流恶狠狠地推开他。

林文冲快步逃进太医院,直到确定他听不见,这才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骂:“神经病,疯子”

一直冷眼旁观的钱铮友这时才慢慢踱了过来,轻拍他的肩,笑:“孙将军,今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呃,”孙逐流胡乱搪塞:“刚好路过。”

钱铮友也不说破,笑了笑,抬起下巴朝里面一指:“将军跟乔贤侄是好友,有空多跟跟她聊聊。我看她好象有心事,从腊八过后,一直心神不宁。如果家里有什么事的话,索性跟院判告个假。这样下去可不行,万一哪天开错了药,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提到腊八,孙逐流神色一僵。

到今天,他都不知道那一天自己究竟是怎样走回家的?

在发生了那样惊心动魄的故事之后,在他的感情遭到致命的打击,初恋宣告破灭之后,他还能安然无恙,准确无误地回到远在城南的家,实在是个奇迹。

事实上,从那天开始,他觉得自己一直是一抹活在梦里的游魂。每天浑浑噩噩,脑子不清不楚。

所以,在左相跑来向他打听如玉的情况,似乎有意招她为乘龙快婿时,他脑子一热,脱口道:“田叔叔,我也没成亲,你为啥不选我呢?”

田青梅对如玉一片痴情,他若是娶了田青梅,等于替她解决了一个麻烦,总算是为她做了一点事,尽了一点心意。另一方面,也,断了自己的痴念

田墨轩错愕之余,喜出望外:“小女嫁贤侄,会不会高攀了?”

他身为大将军,官居二品,又是皇帝的亲侄子,恭亲王世子,是真正的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金龟婿跟无依无靠,单凭医术在朝堂立足的乔彦岂可同日而语?

田青梅嫁给他,无疑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田叔叔若不嫌弃,那我就禀告父王,择日下聘了。”他满不在乎地道。

“老夫是求之不得,岂敢嫌弃?”

看着田墨轩喜滋滋地离去的背影,孙逐流顿时满腹心酸。

曾几何时,他也曾幻想过热烈浓郁的爱情,梦想着娶一个相知相惜的可人儿相伴一生。谁又料到,他竟然会用这样草率又儿戏地方式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定了?

如玉啊如玉,你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怅然若失之下,他不知不觉来到了太医院。

他想告诉她,不管她有多少烦恼,最少她已不必再为田家的婚事担忧;他更想告诉她,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那份藏在他心底的对她的最纯最初的爱慕,始终如一,永远不变

[奉献]
正文 第179章 只是相似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