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章 姐妹相见

第170章姐妹相见

腊月初八又称腊八节,欢庆丰收,感谢祖先和神灵,这一天,家家户户都吃腊八粥。原料虽因各家喜好不同而有所区别,却是大同小异。

面对满桌珍肴美酒,贤王等人谈笑风生,如玉却如坐针毡,恨不能时间飞逝,转眼天黑,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忽闻席上笑语突止,环佩叮当声渐行渐近。

如玉茫然扭头,猛然见到如兰笑语盈盈,亲自托着一只红漆描金托盘款款而来,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惊得站了起来。

满桌人皆坐,她独立席间自然格外扎眼,如兰极自然地将视线扫过来,忽地见了如玉,惊得大叫一声:“鬼啊!”手中托盘咣当摔落,碗碎粥撒,一地狼籍。

孙逐流对着大门而坐,瞧得清清楚楚,脱口唤道:“嫂夫人,小心!”

这声“嫂夫人”入耳,如玉更是如遭雷殛!

难怪,她总觉得上次会面,爹心事重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原来,竟是兰子顶着她的名字,嫁给了楚临风!

楚临风急忙起身离席,扶着她的肩:“如玉,没伤着吧?”

这声“如玉”一唤,姐妹二人都是一震。

如玉的脸色变了几变,终是咬紧了牙关,一声未吭。

如兰更是面色惨白,目光呆滞地瞪着如玉,双腿已无力支撑自己,倚着他的臂弯一个劲地往下滑。脑中嗡嗡做响,对他的询问已充耳不闻,只不停地低喃:“不可能,这不可能!”

如玉性子本就比如兰内敛,又在官场混了这许多时候,此刻虽已心乱如麻,百味杂呈,却很快掩饰好情绪,歉然道:“对不起,下官行为莽撞,吓到尊夫人了~”

饶是如此,亦已脸白如纸。

贤王挑起眉毛,目光在如玉的身上绕了一圈,笑道:“乔贤侄眉目俊秀,素有宋玉再生之誉,只一杯薄酒,已至面目可憎,竟将侄媳吓得几欲晕厥,真真罪过!”

这本是调侃取笑之词,意在冲淡紧张气氛,然而现场各人谁也笑不出来。

如兰那石破天惊地的一声“鬼啊!”已深入人心,惹起无数猜疑。

只是此事太过尴尬蹊跷,都只在心中存疑,谁也不敢表现出来。

楚临风离如兰最近,别人或许未曾注意,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知她们二人必然是认识的!只不知何故,见到她会一惊至此?

此时却不是追究的时候,他只得按捺满心的疑惑:“抱歉,内子无状,惊了各位。”

“跟我们还客气什么?”孙逐流道:“照顾嫂夫人要紧!”

贤王摇了摇手,道:“对对对,不必管我们,赶紧送侄媳妇回房休息吧。”

楚临风向众人告了声罪,扶着如兰的肩,压低了声音道:“来,我送你回房休息~”

如兰全身软绵绵的,被楚临风半扶半抱地送进内堂。

余下各人继续喝酒,如玉勉强坐了片刻,终究放不下心:“要不,下官还是去看看靖边王妃吧?”

“也好~”贤王点了点头:“你去替侄媳把把脉,也好让临风放心。”

“不用了~”楚临风适时折返,笑道:“内子胆小,刚才服了些清心散,已然无碍,累各位受惊了。临风自罚三杯,给大家赔罪~”

如玉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又不敢即刻便走,免得更着了痕迹,好容易又挨了半个时辰,胡乱找了个借口告辞出来。

她低头疾行,一口气走出一条街,直到巍峨的靖边王府消失在视线之外,这才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湛青的天幕,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她早知造化弄人,不料命运多舛竟至如斯!

“苍天啊,你待我何其不公!”她捶着胸,发出愤怒地嘶吼。

“颜如玉!”尖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如玉蓦然回头,如兰站在小巷的拐角处,一脸怨愤地盯着她,咬牙切齿地道:“我一直以为眼花看错了,我一直盼望这不是真的!没想到,真的是你!”

“兰子……”她泪盈于睫,下意识地向她靠近。

“别过来!”如兰厉声喝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要象鬼一样出现?”

“兰子,你听我说……”如玉伸着手,急切地想要解释什么,喉间挤着千言万语,偏偏不知如何诉说,唯有泪千行。

“你一向都比我聪明,喜欢你的人也多如牛毛!为什么还要来跟我争楚大哥?”如兰一声声地泣问:“你**不是我的错,离家也不是我逼的!既然已决定隐姓埋名,就该老老实实地做你的官!为什么要跑来扰乱我平静的生活?为什么?嘎?”

“我没有,我没有……”如玉心痛如绞,再也顾不得避忌,冲上去紧紧地抱住她:“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

“哈哈哈~”如兰笑得几乎岔了气:“不知道?你与楚大哥情同手足,同朝为官,他的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如玉百口莫辩。

“你真狠真毒真不要脸!让娘背着逼死你的骂名,自己却悄悄地去找楚大哥!今天找上门来杀我一个措手不及!下一步呢?你会怎么做?宣布你才是御笔亲封的靖边王妃,而我,只是个冒牌货,对不对?对不对,嘎?”

“兰子,你别这样~”如玉又惊又愧又心疼。

“爹知道你在京里当官吧?”如兰瞪大了眼睛,仇恨地看着她:“你们联合起来,骗了我和娘,对吗?所以,娘努力拉拢我和楚大哥的婚事,爹却拼命反对!对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

“怎么办呢?”如兰挺直了背,握紧了拳头,话说得又快又急:“你忍辱负重,费了尽心机去接近楚大哥,他却不要你!”

“兰子……”心口的伤疤被生生地揭开,如玉神色惨然,眼中渗出惊痛地绝望之色。

“又来了!”如兰敛起笑容,一脸鄙夷地瞪着她:“又想摆出这副无辜的嘴脸来博同情,争宠爱!从小到大,一直如此!我受够了!我告诉你,我绝不会把楚大哥让给你!他是我的!”

“兰子,”如玉哽咽着握着她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胸前:“我从未想过要夺走你的幸福!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呀!姐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原谅我?”

“滚开!”如兰用力推开她:“谁是你妹妹!你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永远!”

说完,她再不看如玉一眼,迅速消失在小巷深处。

如玉凄然地跌坐在地上,心口象被铁锤重重地击打,四分五裂,簌簌地碎了一地……

这绝不是她想象中姐妹重逢的场景!她万万想不到,她捧在掌心疼爱的妹妹,对她的成见竟会如此之深,恨意竟会如此强!强到她无法负荷!

是她做错了吗?是她错了吧!

既已受到如此遭遇,本就该一死了之,以存清白。

她不应该活着,更不该妄想抹掉那污秽的过去,重新站起来,开始新的生活!

[奉献]
正文 第170章 姐妹相见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