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1章 伊人如玉

第171章伊人如玉

孙逐流茫然而无措地呆立着,如玉带着压抑而悲伤的啜泣声,隔着一道短短的围墙,清晰地传入耳中,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本来只是担心她,才会找个借口跟出来。没想到追出来后,却看到如兰气冲冲地跟在她的身后。

他一时好奇,想要弄清她们的关系,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从她们的对话中,探明她的身份。

颜如玉!

原来,这才是她的名字。

果然是人如其名,温婉安静,清雅如玉。

他既悲且喜,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

早知真相如此残酷,他就不该鼓动三叔连哄带骗,把她弄进靖边王府!

本来想让她见见如兰,从而彻底对临风死心,谁料到她才是楚家真正的女主人!

朋友妻不可戏,她既是临风的发妻,他要如何遵循内心的声音,勇敢地追求所爱?从今以后,在临风,在如玉的面前,他该如何自处?

小巷内外,一墙之隔,如玉泪流满面,孙逐流失魂落魄。

车声辚辚,马车轻快地驶过,锦帘微掀之处,人影闪动,抄起如玉,转瞬遁入马车远去。

待得孙逐流察觉不对,情急之下跃上墙头观望时,巷内早已是芳踪杳杳,渺无人迹。

他既惊且惑,独对空巷,怅惘不已。

如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地惊呼,已被一双铁臂拥进了坚硬的胸膛,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

“嘘~”修长的手指轻按嘴唇,温热的气鼻直逼耳际:“是我~”

她又惊又怒,开始奋力挣扎:“怎么又是你?”

花满城皱眉,随手地点了她的穴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先回去再说~”

说什么?她跟他之间有什么好说?他为何阴魂不散,一直纠缠着她?

如玉气怒交加,偏又无力反抗,登时泪如泉涌。

花满城剑眉微拧,胸口莫名地又闷又堵。

她们姐妹二人当街争执,看着如兰咄咄逼人,她却百口莫辩,而如兰发泄完胸中积怨,愤而离去时,她却只能独立寒风中,无助而绝望地哭泣。

那时,他才终于明白——他眼里的云淡风轻在她的世界并不只是一场噩梦,而是足以令天地变色的惊涛骇浪,已然颠覆了她整个人生!

她失去的不仅仅是女人最宝贵的贞C,亦不是世人眼里的最佳夫婿,荣华富贵,而是她一直视若珍宝的家人!

那突然间汹涌而来的悔意,更令他蓦然醒悟——他对她早已不仅仅只是欣赏,喜欢,怜惜,疼爱……而是混和以上所有的感情在内的,深深的爱!

这种被他鄙夷,为他所不屑,甚至唾弃的感情,竟然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原来,一直弥漫在胸口的这种酸酸涩涩的感觉,就叫做心疼。

他也终于明白,那总是盘亘在心里莫名的不安与焦虑来自何方。

一直以来,他固执地纠缠着她,不肯放过她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内心深处的对她的渴望。

他渴望得到她的回应,渴望得到她的爱,渴望与她一生相守。

这种感情对他太过陌生。

他长年征战,统兵带将是他的强项。

面对战争,他从来都不曾犹豫——因为他知道该如何赢得一场战役,夺回任何一座城池;然而,从来也没有人教过他,要如何经营一段感情?

因此,他需要时间——整理并且思考。下一步,他该怎么办?

马车载着如玉一路未停,直接驶进了逍遥王府。花满城抱着她进了内室,将她安放在雕花大床上,盖上丝被。

花满城站在床边,身子微倾,拧着眉觑着她:“我说过,要你哪也别去,乖乖在太医院等我,为什么不听?”

如玉苦于穴道被点,做不得声,也动弹不得半分,只得瞪大了眼睛怒视着他。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她脸上泪痕未干,又是伤心又是愤怒,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

花满城叹了口气,放柔了声音,伸手替她抹干了泪:“哭什么?眼泪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有本事,就不会在街上哭得如此凄惨!”花满城嘲讽地弯起了唇:“若不是碰巧遇到我,整条街都会你的眼泪淹没!”

你!

如玉心中气苦,眼中不由再次浮起泪雾。

“算了,”花满城认命地抚着额头:“你安心睡一觉,这件事我会处理。”

不要!如玉惊得花容失色。

如兰本性其实不坏,只是这些年被二娘惯得刁蛮任性,家境殷实又无其他兄弟姐妹;她性子本就温和,不喜与人争执;再加上如兰年纪尚小,未经过挫折,哪里懂得体恤他人?

她若与花满城杠上,一句话不合,岂不是白白送掉小命?

“放心,”花满城瞥她一眼,冷冷地道:“我不会杀了她。”

这事也不是杀人就可以解决的。

虽然,想到她对如玉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就算杀她一百次也不够!但,谁让她是如玉的亲妹妹呢?再无礼傲慢,没心没肺,他也只能忍。

想到这里,花满城再一次叹息。

他手握重兵,身系数十万人的性命,从来都是恣意妄为,随心而动!他曾经以为,“忍”字永远与他无缘。不曾想,在他的生命里,居然也有必需忍耐的人和事!

世事,果然难料!

如玉哪里肯信?又气又急,拼命瞪大了眼睛瞪着他。

花满城瞧了觉得有趣,随手解了她的穴道:“别再瞪了,再瞪,眼珠要掉出来了!”

“那也不行,这是我的家事,我们姐妹自会协商处理,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插手?”如玉找回声音,立刻抗议。

“外人?”花满城意味深长地一笑。

如玉被他笑得头皮发麻,浑身不自在,只得别开目光强调:“总之,我不准你动如兰一根寒毛!”

她胆上长毛了,竟然敢在他的面前大呼小叫?

“怎么办呢?”花满城一笑即敛,不冷不热地道:“我已经插手此事了。”

如玉大吃一惊,蓦地提高了声音,脸上浮起潮红:“你,你把如兰怎样了?”

“这个,就要看她的表现了。”花满城不肯正面答复,一指点了她的睡穴:“而且,你的话未免也太多了点。”

如玉心有不甘,恨恨地闭上了眼睛,坠入沉沉的黑暗……

[奉献]
正文 第171章 伊人如玉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