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1 晴天霹雳

第181晴天霹雳

冬日的天光收得早,申时刚过,太阳已渐渐西斜,温暖的灿黄中融进了一丝带着红色的金光,明亮的色彩在屋檐上垂下来的冰晶上反复跳跃,折射,融出一片五彩绚烂的光环。

楚临风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御街上不时传来孩童们的笑声和热热闹闹响个没有停歇的鞭炮声。

车到路口,他忽地张开眼睛,低低地说了一句:“去济世堂。”

前些日子,柳青娘感染了风寒,一直闭门不出,卧病在床。

一来确实衙门里公务繁忙,二来实在不喜欢这个岳母,因此他一直未抽出时间前去探望。

明天已是大年三年,再不去看看,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是~”贤武怔了一下,熟练地挥鞭,将马车拐向左边,直奔济世堂而去。未几,车到枫树街口,贤武带紧马缰,把车速缓下来:“王爷,到枫树街了。”

楚临风撩起车帘往外瞧了一眼,淡声吩咐:“停车。”

“王爷,”贤武讶然提醒:“还有半条街呢。”

“不碍,我走着去。”楚临风说着话,已挑起帘子跳了下来。

“吁~”贤武忙喝住了马,正要跟着下来,楚临风抬手制止他:“你在这里等就是,我一会就回。”

“是~”贤武恭敬地应了一声,把车赶到路边靠边停下。

楚临风安步当车,负着手往前而行。

一名小厮执着一封书信匆匆奔进了济世堂,本以为是代替主人或是住客取药的,也没放在心上。

没多久,颜怀珉竟亲自从店堂里跑了出来。

“岳父大人~”楚临风见他神色焦灼,本想用马车送他一程,便张口唤了一声,哪知颜怀珉竟充耳不闻,跟着小二急匆匆的走了。

他不想独自面对柳青娘,一时好奇,便跟在颜怀珉的身后跟了过去。

只走了半条街,颜怀珉便在一间茶馆前停了下来,抬头往上观望。

楚临风微微一笑,心道:还以为遇上紧急患者,原来竟是约了朋友喝茶。

正要上前打招呼,从茶楼里奔出一个人,迎着颜怀珉走了过去。

他心一紧,笑容凝在脸上:乔彦?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不想在这种场合下与她见面,那句到了嘴边的“岳父大人”又咽了回去,楚临风迅速地侧过身子,低下头。

但,眼角余光却下意识地捕捉着她的身影。

她性子清冷,鲜少与人来往,认识一年时间,他从来也不曾见过她私下与什么人见面。

他不禁有些好奇,她跑到这里来看谁?

如玉的心里象是燃着一把火,猛烈地烧着,心口疼,脑子疼,四肢百骸没有一处不疼,偏偏想哭还哭不出来,眼睛凝在眼眶里,憋得整颗心象要炸开来一样。

见到颜怀珉到来,她立刻迎了上去,颤颤地叫了一声:“爹~”

“玉儿~”颜怀珉见她面容惨白,两眼发直,不觉又是吃惊又是心疼,急走两步:“你怎么了?”

如玉紧紧地捏着那份陈年医案,捏得手指节泛白,想要质问他,一切是否属实,偏越是心里着急,越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焦急的,委屈的,惶恐地瞅着他。

颜怀珉拉的她的手,向茶馆的二楼包间走去:“你别着急,天大的事有爹担着咱们先进去,坐下再说”

这一段日子,青娘卧病在床,他又是医馆又是家里,忙进忙出,也顾不上没履行和如玉的三日之约。晃眼过了二十多天,再见面,没料到她竟苍白瘦弱至如厮地步

楚临风呆呆地站在街边,看着那父女二人相携着进入了茶馆,竟然没有勇气追上去质问

如玉?乔彦竟然就是颜如玉?

这个惊人的发现,象一道惊雷劈在他的头上,把他炸得神魂俱散

不不不,这不可能他不相信

如果站在他面前的是如玉,那么娶回家中,软语温存的又是谁?

他一生精明,怎么会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

不,这不可能他拒绝接受这么残酷的事实

一幕幕往事,完全不听他的指挥,有自己的意识似地从尘封的记忆里浮了起来,填满了他的脑海。

尤记得,初见面,她的单薄和瘦弱,当他质疑她的医术的那一瞬间,她清秀的脸宠上涌出的愤怒和倔强……

更难忘,摩云崖,那惊艳的一瞥,她的艳丽和妖娆那双清润如水的眸子,纯净明亮,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常萦回,铁索桥,那惊魂的一刻,他身中两箭,不慎跌落深渊,被激流冲走时,她那撕心裂肺地一唤……

念在兹,他伤重昏迷一月不醒,她不避嫌疑,衣不解带地日夜守在床边,亲递汤水,硬生生地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那份深情厚谊……

桩桩件件,历历如目,如锥刺心,如骨鲠喉。

越想,越悔,越恨,越愧,越痛

当初,如玉受尽委屈,其实是离家去寻他的呀

她一个孤身女子,忍羞含辱,担惊受怕呆在军营,守在他的身边,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就连逐流都已看出她是个女子,她清冷内敛,感情含蓄,却失口两次唤了自己的名字,而自己,对此异常竟然毫无所觉真是糊涂透顶

而那次,逐流在酒楼多嘴,帮他宣布婚讯,如玉吃惊之下,失手打翻了茶杯,这么明显的表现,他竟然也视而不见?

他,竟以为她只是失手,甚至曾为她的芳心暗许而沾沾自喜……真是愚不可及,蠢笨到家

他失魂落魄,在街上茫然而行。

贤武斜坐在车辕上,冷不丁一闪眼,他已直直地越过马车往前走了。

“王爷~”贤武又是惊讶又是疑惑,追上去:“天快黑了,咱们不回王府吗?”

楚临风停下来,极为古怪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回去?”

那个家,只有冒名顶替的妻子,和与外人联手起来欺骗他的父母他回去,又有什么意思?

“呃?”贤武一呆。

这话是什么意思,回家难道还要理由?

“我不回去~”楚临风冷冷地移开目光。

“那,”贤武小心翼翼地道:“王爷要去哪,我送你去?”

“酒,我要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奉献]
正文 第181 晴天霹雳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