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母女相商

第172章母女相商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愤怒和委屈席卷了她。

可与如玉争吵一翻,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痛痛快快地发泄一场之后,剩下的却是满满的不安和惶恐。

跟如玉撕破脸后,她会不会豁出去,索性把真相对楚临风和盘托出?

他知道真相后,又会怎么处理她和如玉?

万一他选择的是如玉呢,她该怎么办?

千里挑一的佳婿,到手的富贵荣华,世人称羡的王妃头衔,那些让她爱不释手的华衣美服,珠宝簪环……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全部拱手让人,化为泡影?

不,不,不!如兰猛烈地摇着头,泪如雨下。

她做不到!失去这所有的一切,她还怎么活?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堵住如玉的嘴!

“娘,娘~”她跌跌撞撞地闯进了济草堂。

颜怀珉抬起头来,见她一头一脸的汗,鬓发散乱,珠簪横坠,襦裙下,竟然跑掉了一只绣鞋,原本雪白的袜底染得乌七抹黑。

“你看看你,成何体统!”颜怀珉蹙起了眉,无奈地摇头。

“爹~”如兰一手扶着柜台,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气:“我,我有急事。娘在家吧?”

“急?”颜怀珉板着脸训道:“再急也不能没了章法吧?”

“行了老爷~”柳青娘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她如今已是靖边王妃,你别老把她当孩子,一天到晚只顾着训她了!”

“她哪点象个王妃?”颜怀珉忍不住数落:“她呀,要是有一半象……”

“象什么?”柳青娘竖起了柳眉。

“唉~”顾忌着店里的客人,颜怀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都是你惯的!”

“我惯的咋了?”柳青娘提高了声音嚷:“我能惯出个王妃来!你到是知书达理,把个女儿教成啥样了……”

“哎呀~”如兰心急如焚,哪有心思听这老两口斗嘴,拖着柳青娘的胳膊就往后堂拽:“娘!你能不能少说几句?我这都快烦死了!”

“出什么事了?”柳青娘这才见她一身狼狈,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忍不住狠狠瞪颜怀珉一眼:“我把你个老不死的东西!女儿都成这样了,也不知道问一声,就知道骂人!看你日后归天,谁给你送终!走,我们屋里说去,别搭理他!”

“你!”颜怀珉被她轰得灰头土脸,登时回不出话。

其实如兰这般模样,他心里如何不关心?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询问,柳青娘已经夹枪带棒地骂起来了。这时见那娘俩往内堂走,放下手中的药材,往柜台外走。

“爹~”如兰惊见颜怀珉一副想要跟进来的架式,连忙挥手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些私己话,想跟娘说。你就别进来了!”

“那好吧,你们先说着。”她这么一讲,颜怀珉也就不好再掺和了:“我拣完这副药再来。”

娘俩进了卧室,如兰还不放心,把门栓落下,又查看一下窗后,确定没有人偷听,这才牵了她在床边坐下:“娘,出大事了!”

“慌什么?”柳青娘训了她一句,语气却并不严厉:“你爹也没说错,都已是王妃了,就得有个王妃的样子!最起码一点,遇事不慌,得沉着。既使心里没底,也不能现在脸上,明白吗?”

交待完之后,她这才带着笑道:“行了,到底什么事,看把你吓成这样!”

“姐,我看到姐姐了!”如兰面色苍白,手心不断冒汗:“她没死,她就在京城!”

“哦?”柳青娘倒并不惊慌,只略挑了挑眉:“你见着如玉了?在哪?”

“娘!”如兰听了她这语气,狐疑地蹙起眉:“难不成,你早就见过她了?”

“嗯~”柳青娘轻描淡写地道:“是有一段时间了,怕你瞎想,就没提。”

“原来你们都知道,就只瞒着我一个人?”如兰心一凉,脸上显出愤怒之色:“那我成什么了?”

“成什么?”柳青娘冷笑:“不是成王妃了吗?要是什么都摆在明面上,楚临风这样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夫婿,能轮得到你吗?”

如兰一窒,又羞又气:“娘!”

“傻丫头!”柳青娘胸有成竹地道:“娘都盘算好了,你只管安心做你的王妃,别的什么都不用管!等你为楚家生下一男半女,就算有一百个如玉都没用!”

“可是,如玉还活着呀!”如兰气急败坏:“她就在楚大哥的身边,天天见面,随时都有可能揭破我的身份,要我怎么安心?”

“放心,”柳青娘十分笃定:“要说她早就说了!一直不说,一是没那个脸,二是没那个胆!娘养了她十几年,这点还是拿捏得到的~”

“她现在变了!”如兰伤心之极:“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处处疼我,事事让我的姐姐了!她在男人堆里混了一年,变得既不要脸,还胆大包天!她今天,今天公然跑到靖边王府去了!明知道公公婆婆都在,分明是存心的!”

“她去王府了?”柳青娘吃了一惊:“你婆婆他们怎么说?楚临风呢,他又是什么态度?”

“他们还不知道~”

“那就好~”柳青娘长吁了一口气。

如兰十分沮丧地道:“好什么呀?都怪你,事先一点口风都不露!我突然见到姐,完全懵了!楚大哥那么聪明,肯定起疑心了。娘,我该怎么办啊?”

“你先说说,事情到什么程度?”

如兰于是把白天在王府发生的事,连同她们姐妹在小巷里争吵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末了,六神无主地哭道:“姐肯定生我的气了!她一生气,哪还会顾忌我啊?完了完了,说不定这会她正跟楚大哥哭诉呢!娘,我不活了~”

“所以,谁让你跑回家来呢?”柳青娘恨铁不成钢,用力拧她的颊:“你就该寸步不离地守着楚临风,不许他们二人碰面!不给他们单独说话的机会!你不是有丫头么?就不会使唤她们传个信?”

“我不是不太会写信么?”如兰委屈地道:“这事也不能写在纸上,万一落在别人手里怎么办?再说了,娘不是不认字吗?”

“死丫头!”柳青娘伸手就掐:“说你一句,你就顶十句!娘不识字,你不会传口信呀?”

“疼疼疼~”如兰捧着脸哇哇叫。

“没出息!”柳青娘笑骂。

“我已经出来了,现在怎么办?”

“这样,你先回去,”柳青娘沉吟一会,道:“装得什么事也没有。只要今天不说,娘就有办法堵住她的嘴,叫她永远都开不了口!”

“这么肯定?”

“哼!”柳青娘凤眼微眯,露出阴冷狠绝的表情:“她那点破事都捏在娘手里呢!”

“**的事,楚大哥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如兰撇撇嘴,很不以为然:“再拿来要胁,会不会太晚了?”

柳青娘意味深长地笑:“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娘可是连她的老底都摸得一清二楚!跟我斗,她还嫩着呢!”

“其二是什么?”如兰好奇地问。

“少打听!”柳青娘拍她一掌,眼露凶光:“总之,她要敢让你不好过,惹急了,娘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

如兰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喃喃地道:“娘~”

“她最好不要逼我,娘也不想弄得鱼死网破。”柳青娘瞥她一眼,淡淡地道:“娘心里有数,你回去吧。”

“那,楚大哥要问起来,我该怎么回呀?”如兰怯生生地问。

“那不简单?”柳青娘冷笑:“就说是同乡,肃州战乱的时候,听说是死了,老家办了葬礼的。突然跑出来,能不吓破胆么?”

“这样,能行吗?”如兰将信将疑:“他要是再去问婆婆怎么办?”

“你见过哪个做大事的男人这么嘴碎?”柳青娘笑着嘱咐:“他要是问过了你婆婆,就不会来问你了,那你就乐得装傻。”

“真的?”如兰破渧为笑。

“记住,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帮楚家传宗接代,别的事,有娘呢!”

“谢谢娘!”如兰吃了定心丸,这才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奉献]
正文 第172章 母女相商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