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章 孽债难偿

第182章孽债难偿

“爹~”茶楼里,如玉咬着唇,身体止不住地发颤,眼睛死死地盯着颜怀珉:“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玉儿~”颜怀珉又是诧异又是焦急:“你这是怎么了?”

他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如玉,她一直是沉静的,淡漠的,清冷的,再多的情绪也都敛在心里,默默地,静静地承受着。(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可眼前的她,却是如此地激烈,惊讶,愤怒,委屈,绝望,悲伤,恐惧……无数强烈的情绪都在她那双清泉似的眸子里翻腾。

如玉没有说话,颤抖着把一直死死捏在手里的那份医案递了过去。

“这是啥?”颜怀珉讶异地低头,只瞥了一眼,立刻面色大变。

就算地上突然裂个大洞,门后冲出一只张牙舞爪的猛虎,都不会比眼前这份陈旧,泛黄的宫中旧医案来得更震憾,更让他惊惧。

他噔噔噔连退了三步,撞到椅子,膝一软,跌坐下去,哑着嗓子问:“这,这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原来,这都是真的?”如玉心一凉,用力闭紧眸子,再缓缓睁开,一颗晶莹的泪水自眼角滑了下来,跌落在桌面上……

原本惨白的脸颊,染上了怪异的红晕,象抹上了一层胭脂。

颜怀珉痛苦地闭上眼睛,双手捧着脸,干枯的老泪里涌入羞愧的泪水,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头,涨得发痛,愣了许久,才艰难地挤出几个字:“三十年了~”

他这一生,就只做了这一件错事本以为自此可以平步青云,谁知道不但葬送了大好前程,还差点丢了性命

虽然侥幸逃过追杀,却也被迫隐姓埋名,一辈子背井离乡,提心吊胆地在外流浪着,抛弃了家人,抛弃了事业,甚至埋葬了所有的过去

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不敢停留半年以上,就这样逃亡了十年,风声渐渐平息,追捕的人似乎也没了耐心,最终放弃。而他也年近不惑,最终选择了在朗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落足,娶妻生子……

眼看着,三十年时光转瞬即逝,本以为这事已烟消云散,就此掩埋在岁月的长河里,谁想到如玉会冷不丁把它挖出来,血淋淋地摊开在他面前?

“玉儿,爹这三十年来,一直活在悔恨当中,日日都受着良心的煎熬。只要一想到被逼屈死的岳小姐~”颜怀珉老泪纵横,捶着胸口泣诉:“这里,揪心揪肺地疼啊~”

这事在他心里藏了三十年,这些话也憋在肚子里三十年,而这些眼泪,更是默默地忍了三十年~

如今,面对女儿的质问,他如何不羞,不愧,不悔,不伤?

如玉神色茫然地听着颜怀珉用沧桑的声音,低低地泣诉着他的过去,他的一念之差,他这辈子唯一犯下的过错……一颗心痛到麻木。

她要如何告诉他,岳小姐并没有死,她假死逃出齐国,到了秦国做了王妃,生下一个威震天下的金刀狼王?

那个孩子,三十年后,手握复仇之剑,站到了她的面前,夺走了她的一切——包括爱情,亲情,甚至将她的快乐和悲伤夺走?

她一直恨命运不公,恨花满城恩将仇报若不是他,她原本可以拥有一段美好的婚姻,一个人人称羡的丈夫,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是他的出现,打碎了她所有的希望和梦想,毁了她的一生……

原来这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昨日因今日果,让她和花满城在一起纠缠不清的,不是造化,是孽,是债,是魔障

如玉没再看颜怀珉,颤颤地站了起来,直直地走了出去,身后,是颜怀珉悲怆而压抑的哭声……

她的眼神里没有愤怒,甚至也没有来时的激烈奔涌着的各种情绪,有的,只是满满的失望,那种失望到绝望的失望……

她机械地走着,迎着寒风,冒着大雪,踉跄而茫然地前行。

这些日子,她完全靠着对花满城的恨才支撑下去,突然之间,发现自己连恨他的权力都没有

一夜之间,她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亲情,甚至失去了愤怒的对象她的感情找不到缺口,满腹的伤痛和委屈全郁在心中,横冲直撞偏又无隙可钻,越积越多,涨得胸腔几乎要爆炸……

她必需要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不被郁在胸中的那团熊熊大火烧成灰烬她只能不停地,机械地,固执而盲目地往前走。不分方向,不辩左右,不问目的,有路就走,见弯就拐……

这辈子,她没走过这么远的路,也从没试过这么长时间,远距离,不间断地行走,她双膝发软,牙齿打颤,身体已冻成冰柱,却始终不肯停下来……直到,被一堵墙挡住了去路。

她停下来,茫然四顾。

雪很大,天很黑,隐约可以看到四周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而面前,是高高的围墙。墙内,寂静无声,偶有狗吠声远远的传来,给幽微森冷的雪夜增添一点点人气。

她站了许久,终于辩出,这里竟然是远离京城的岳阁老的府砥与她一墙之隔的是橙园。那里,也是岳仪君长眠之地。

为什么会来这里?

她瞪着黑漆漆的橙园,蹙起眉尖,唇边浮起一丝嘲讽的,尖锐的冷笑。

事隔三十年,逝者已沓,你来这里有什么用?

道歉吗?伤害已经造成,大错已然铸就,一句苍白的对不起,除了让自己心安,于事何补?能还给她一份完整的爱情,一个甜蜜幸福的美梦,还花满城一座花花江山吗?

不知从哪里钻出一只流浪狗,腾地窜到她的脚边,向她伸出血红的舌头,饥饿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她。

她冷不防受这一吓,“啊”地一声尖叫出来。

“滚”一声怒吼,五狼从身后冒了出来,曲指轻弹,将狗击毙。

可是,如玉却止不住尖叫。

郁结在心中,一直找不到出口的情绪,突然间象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她象个受尽委屈的孩子,抱着臂蹲在墙角失声痛哭了起来。

“哎~”五狼吓得面无人色,搓着手围着她团团转:“你别哭呀~奇怪了,明明没有咬到嘛,干嘛哭得这么惨?喂,你哪里受伤?赶紧起来,找小九包扎一下……”

“玉儿~”一道颀长的身影如鬼魅般掠了过来,停在她的身边,焦灼地问:“出什么事了?”

大半夜的,她怎么会跑到这荒郊野岭来?

“不关我的事啊~”五狼被花满城隐隐散发的怒气所震慑,举起双手力示清白:“我一直很安静,要不是那条狗突然蹿出来,死也不会跑出来打扰她……”

“滚~”简单一个字,成功地止住了五狼的唠叨。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五儿小声嘀咕着,没入大雪中继续当个隐形人。

“有没有受伤?”花满城低叹,想去扶她的肩,终是不敢。

老天,她这个太医是怎么当的?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脸色真差,苍白得象个鬼

如玉眨了眨眼睛,慢慢抬起头,看清楚眼前的人影,条件反射地跳起来,掉头就跑。可惜,大脑虽发出了指令,太过僵硬的身体却无法执行。她只站起了一半,膝盖已经发软,身子往后就倒。

花满城及时伸手,揽住她的腰,触及她纤瘦冰冷的身体,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俊颜瞬间铁青:“你搞什么?”

只不过二十天不见,居然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
正文 第182章 孽债难偿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