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章 夫妻对谈

第173章夫妻对谈

一场腊八宴,最终不欢而散。

楚临风送走贤王,回到内堂一看,本该卧床休息的如兰却不在房中。

“夫人好象出门了。”杏花见他进来了,赶紧曲膝行礼。

楚临风本以为她找娘说话去了,也未在意,听丫头一说,心里越加疑惑,剑眉微微蹙起:“夫人不舒服,你怎么也不跟着?”

他的表情其实并不严厉,声音也很平静,却有种不怒而威的威严。

杏花双膝一软,不由自主就跪了下去:“奴婢该死!可是,夫人不让奴婢跟~”

她当时怒气冲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她哪敢拂她的意呀?

“夫人没有说要去哪?”

“没有~”杏花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小小声地回。

楚临风淡淡地道:“夫人身子不好,你要多上点心。”

“是~”

“起来吧~”楚临风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直到他修长的身影迈出房门,杏花才敢站起来,背上爬满了冷汗。

约摸小半个时辰之后,如兰回了房,表情轻松与出门时的慌乱愤怒截然不同。

杏花忙迎上来,替她脱了外裳,见她心情愉悦,笑着讨好道:“夫人,王爷对你真好,一会不见,着急得不得了呢~”

“楚大哥找我了?”如兰一怔,面色刷地白了。

“是啊~”杏花低头整理大氅,并未看到她的表情,笑道:“他说夫人身子不好,还把奴婢训了一顿,怪我没有侍候好夫人呢!”

“他,他还说了什么没有?”如兰心神不定。

“他还吩咐奴婢要对夫人上点心。”杏花一脸羡慕。

王爷平时话不多,对下人和气,跟夫人也客气,她一直觉得两人关系虽然和睦,却少了几分少年夫妻新婚燕尔应有的甜蜜。

今日却是大为改观——原来,王爷不是不关心夫人,只是把关心都放在心里

如兰等了一会,见没了下文,很是不安:“就这些,没再问别的?也没问我去了哪里,见什么人,也没说要我回去后去见他?”

“没有啊?”杏花眨了眨眼:“夫人想见他吗?我看他是去书房了……”

“他什么意思?”如兰心中焦躁,冲口而出。

她表现如此反常,他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呃?”杏花一脸莫名。

“我,我找他去!”如兰一咬牙,转身就往书房跑。

“夫人,夫人~”杏花叫了两声没叫住她,赶紧取了大氅追上去。

如兰一口气跑到书房,从门缝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楚临风的身影隐隐绰绰地映在窗纸上,模糊而遥远。

忽然间,她犹豫了。

她是不是应该象娘教导的一样,他若不问,她就装聋作哑,蒙混过去?

可是,他们是夫妻呀!

你瞒着我,我防着你,这么过一辈子,有意思吗?

吱呀一声响,书房的门忽然开了,如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就想躲。

“夫人,”俊武走了出来:“王爷请你进来。”

“啊?哦,好~”被逮个正着,如兰无法可施,只得讪讪地走了进去。

楚临风从书桌后走了出来:“坐。”又对俊武说:“看茶。”

“不用~”如兰想说我不渴,但对着他的眼睛,拒绝的话竟然说不出口,只得两手交握,摆在膝前,规规矩矩地坐着,象个初进学堂的稚龄学子。

俊武泡了茶过来,笑道:“夫人,这茶是王爷特地从肃州……”

如兰听到“肃州”两个字,立刻象被火烫了一样,迅速地弹了起来。

好在俊武反应快,敏捷地一侧身,才没有把茶泼到她身上。他慌张地问:“夫人,没烫着吧?”

怪了,他刚才好象还没碰着她呢。

楚临风只抬起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俊武讪讪地住了嘴:“你们谈,卑职告退。”

俊武出了门,细心地把门带上,楚临风这才弯下腰,低声问:“烫哪了,让我看看。”

“没,没事。”如兰不敢看他,只拼命把手往背后藏。

楚临风看她一眼,道:“脸色这么差,别站着了,坐吧。”

他身材高大,站在娇小的如兰身边象一座大山沉沉地压在她的胸口。

如兰心脏狂跳,那一点点想找他理论的心早已飞到九屑云外,她只想赶紧离开,低了头,慌慌张张地道:“我,我不打扰你办公,先回去了。你,你也早点睡~”

她心中委屈,一句话说得凌乱之极,话到末尾,已带着哭音。

楚临风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退了一步,望着她的发旋,无奈地道:“我很可怕吗?”

只不过离她稍稍近一点,竟吓成这个样子。

如兰紧紧地绞着双手,咬紧了下唇,不敢说一个字,怕一开口就会失声痛哭,更怕会对他和盘托出真相。

楚临风蹲下去,轻轻握住她的手:“我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告诉我呢?”

如兰无助地瞅着他,豆大的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不能说,说了他们就做不成夫妻,她就会永远失去他了!

她爱他呀!

“好吧~”楚临风苦笑,放开她,慢慢地朝书桌走去:“你慢慢想,等想通了,愿意告诉我真相的时候,再来找我。”

他们成亲的时间不久,据他的观察,她虽然市井气浓了一些,娇纵任性了一些,对物质的需求多了一些,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大的毛病。以他现在的身份,完全有能力满足她,这些其实也就算不上缺点。

他最欣赏的是她的活泼和单纯,不堪的过往对她似乎并未造成任何阴影。

他一是确实公务繁忙,二来因对着她无话可说,因此很少抽出时间陪她。她却并无抱怨。他在时开开心心,他不在,她也能自得其乐,省却他许多麻烦。

所以,最近他偶尔会想,她虽然缺乏端庄,少了才情,并非他理想中的知音良配,两人不能举案齐眉,剪烛夜话始终是桩憾事。但至少她能讨得爹娘欢喜,得妻如此,亦可知足。

多愁善感与她搭不上边,遇事掉泪更不是她的习惯。他百分之百确定,她如此反常,肯定跟今日乔彦来访有关。

他派了人稍稍调查了一下,知道她回了娘家,并且出来后,情绪发生了根本的逆转。不难推测,肯定是他那精明干练得过了头的丈母娘,给了她灵丹妙药。

他有预感,揭开乔彦的身世之谜后,将会在他的生活里掀起轩然大*。

然,如兰咬死不肯说,他不想逼她,那样只会得到一堆经过虚词矫饰后的谎言。

他只能耐下性子,等她自己想通,主动坦白。

因为他相信,至少如兰对他的感情是真的。

[奉献]
正文 第173章 夫妻对谈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