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章 豁然开朗

第174章豁然开朗

送走了如兰,柳青娘赶紧从梳妆台的抽屉最深处摸出一只妆盒,揭开盒盖,大红的内衬上放着一对翡翠嵌丝镯子。

她把镯子拿出来放在桌上,小心地把内衬揭开,盒底上静静地躺着一块狼形的和田美玉,在烛光的映照下,散发着碧莹莹的光泽。

当时肃州战乱,玉器根本卖不出好价钱,她舍不得贱卖了,就一直揣着。刚进京城时,初来乍到,买房置家什,入不敷出,用掉不少积蓄,她便想卖了玉贴补家用。

哪知去过几次典当行,每个掌柜的都说这块狼玉图案古怪,彩头不好,不好出手。给的价,竟只在五到二十两之间。

柳青娘虽不识玉,但一件袍子能卖五百两,没道理随身佩戴的玉会如此廉价?她心有不甘,跑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玉器店,只有青莲居给出了二千两的天价,却必需证明玉的来历才肯买,否则拒绝交易。

她哪里说得出玉的来历?只得在掌柜狐疑的目光下,在玉差点被当成赃物没收之前,带着玉仓惶逃出了青莲居。

她受了一次惊吓,卖玉之事也就被搁置了下来。

接下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如兰意外地嫁进了王府,有了楚家的支持,她手头宽裕,也就渐渐淡忘了此事。

颜怀珉药铺开张,花满城意外来贺,让她疑窦丛生,直到——她看到名贴上印着的那头狼,这才豁然开朗!

想到这里,她急慌慌地从抽屉下角找出半张名贴——正是当日济世堂开张,花满城送来贺礼时附上,被撕碎的那张。

名贴的左下角,赦然印着一头仰天长啸的独狼。

她把名贴与玉拿到一起,两相对照——两头狼虽说神态略有出入,各异其趣,但那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却是如出一辙!

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当初百思不得其解,朗梨地处偏僻,左邻右舍谁不认识如玉?谁家没有受过颜家的恩惠?谁又不知道她是楚家没过门的媳妇,是准参将夫人!谁有那个胆子去打如玉的主意?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有人见色起心,朗梨是个小地方,楚家在当地是大户人家,周围住的都是些苦哈哈的猎户山民,了不起有几个小员外,土财主,谁有这样雄厚的财力,穿得起五百两银子一件的袍子?

好吧,就算如玉运气不好,被偶然打此经过的外地人欺侮了去。俗话说,雁过留声,这么个小地方,来个生人格外打眼,也不是事先预谋,怎会连个影子都没瞧见?又不是鸟儿,还能插翅飞了去?

现如今,一切真相大白。

原来是他,威震天下的金刀狼王!

当初两国正在交兵,朗梨与肃州相距只有五十里。若说他顺着雪峰山脉往南,想绕道朗梨,顺溧水而下,走昌平偷袭楚临风,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象他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既然可以悄没声息地越过国界,深入朗梨,自然也有办法不动声色,悄然撤走。

如玉啊如玉,不是二娘心狠,你既然已经勾搭上了花满城,何苦还要来惊动楚临风,搅得如兰不得安宁?

柳青娘打定了主意,阴冷一笑,把玉和名贴一并用丝帕包了,小心地揣在怀里,把镯子依旧放进盒子,收进抽屉,转身出了门。

“青娘,”颜怀珉见她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不禁奇怪:“眼瞅着要天黑了,你这是上哪去?”

“玉儿哭着回娘家,我总得去看看吧?”柳青娘随口扯了个谎。

“回来!”颜怀珉喝道:“做错了事就该挨训,她那刁蛮的性子,也该有人管管!你别没事跑去搅和,搞得连亲家的面都不好见!”

“人情世故,我可比你懂得多!”柳青娘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心里有数,坐你的堂,家长里短的事,少管!”

出了巷弄,她便雇了乘轿子,急急往紫竹路赶去。

她满心以为,如玉在京举目无亲,除了乔府并无落脚之处,哪知到达苇子巷之后却扑了个空。

颜婶上次见过她,奉了茶,让她在花厅等候,笑道:“真是不巧,我家大人今日还未回府。许是太医院活多,抽不开身,让你久等了。”

自打她到府里侍候如玉以来,每日见她早出晚归,忙的都是公事,除却几位军中旧友,几乎足不出户,也不与任何街坊来往,亲朋故友更是几近于零。

似乎这位乔大人是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身无挂碍,全没牵畔。

如今终于来了位表亲,自然格外热情,尤其瞧她的模样,就是标准的市井长舌妇,更萌发了想籍机打探的念头。

无奈柳青娘如今母凭女贵,已是堂堂靖边王爷的丈母娘,她自持身份,哪肯与下人攀谈?

颜婶碰了个软钉子,只得留下她一人,讪讪地离去。

柳青娘枯坐了半个时辰,等不到如玉,眼看着天已黑了,再不回去恐怕颜怀珉责备,只得恨恨地起了身。

颜婶在厨房里忙着,见她出了花厅,隔着窗子问了一句:“要走啊?”

柳青娘胡乱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乔府大门。

她乘兴而来,如今败兴而归,自是窝了一肚子火。偏偏出了门后,原本约好在原处等候的软轿竟然不见了!

无奈之下,她只得徒步走出巷弄,到街口重新去雇轿子。

不料走到巷子拐角处,身后悄没声息地蹿出一个人,冷不丁撞了她一把。哪知那人不但不道歉,还回过头,冲她诡谲一笑,转眼跑得没了影子。

“我的娘呀~”她吓得咕咚一跤跌在地上,张嘴就骂:“兔崽子,有种的别跑,让老娘逮到,非剥了你的皮……”

她破口大骂了足足一刻钟,这才爬起来,低头检查一遍,还好地上雪厚,虽受了惊吓,脏了衣物,却也没大碍。

她气呼呼地掸了掸身上的雪沫,感觉不对,赶紧伸手到怀里一掏:坏了!她的钱袋,连同丝帕包着的那块玉以及半张名贴全都不见了!

突然回想起那人回眸的一笑,似乎别有深意——莫非,竟被花满城的人盯上了?那偷儿的目的不是钱,竟是她怀里的玉?

呸呸呸!花满城又不是神仙,哪能这么巧就盯上她了呢?多心了,多心了!

她连连宽着自己的心,却总感觉背后有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自己,越想越觉得心胆俱寒,全身三万六千根寒毛都竖了起来。她不敢多做停留,一口气走了四五条街,回到济世堂时,已是汗流浃背,累得象狗一样直喘粗气……

[奉献]
正文 第174章 豁然开朗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