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 原来是你

第175章原来是你

夕光收尽,暮色四合。

花满城坐在黑暗里,手里虽握着一本书,然而他的心思显然并不在书本上,目光幽远,似穿过书卷,落在一个遥远的时空。

三狼垂着手立在房外,轻声提醒:“爷,掌灯了。”

花满城未动也没有吱声。

三狼心中犹豫,只得又说了一句:“爷,是不是该上晚膳了?”

略等了片刻,房中依旧未有动静。

五狼嘻地一笑,用好奇的眼神瞅着他:三哥,爷会不会是睡了?

三狼瞪他一眼,挥了挥手:皮痒了?走,爷饿了自然会传膳。

两个人蹑手蹑足地转身,刚走了几步,房中传出低沉的声音:“传膳。”

没多久,晚膳在花厅中陈设。因是腊八,厨房里也应景地上了几样腊八粥,甜咸都有,风味各异,配上几样精致的小菜,摆了满满一桌。

花满城吃了几口,只觉索然无味,便又倒了杯酒,慢慢地品尝。但饮着饮着,竟只是寂寞难言。

回首过往的三十年,忙忙碌碌,蝇蝇苟苟,马踏西风,披星戴月,竟不知为了什么?

他放下酒杯,慢慢地踱到院中。

连年征战,好容易盼来个天下太平,眼下年关将近,京中上上下下都忙乎了起来,上至皇亲贵胄,下至百姓,都憋着一股劲要好好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新年。

只是腊八,城里到处已开始点灯放炮,远远的喧闹之声随着夜风飘来,隐约可闻。但那片繁华离他这般遥远,在齐国,他始终是个异乡人。

他心中苦笑,原来他也不过是个俗人!

天边一钩冷月衬着几粒星子,明明灭灭,闪闪烁烁。

他的心便也似那星光,忽明忽暗,忽起忽落。

就算也曾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雨,那又如何?

到如今,也不过落得形单影只,伶仃一人。

一个如玉,还是他强行绑在身边的,若不是他一直纠缠,她只怕早投到楚临风的怀里去了吧?

想到如玉,他孤寂凄冷,彷徨无计的心,忽然又生出一丝温暖,一丝希望。

是的,他还有如玉。

他唯一可以抓住的,也只有如玉了!

“爷怎么了?”五狼见他茶饭不思,坐立不安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圆睁了眼睛,瞪着花满城的背影,悄然问身边的三狼。

“嘘~”三狼示意他噤声,待目送花满城颀长的身影没入房中后,这才压低了声音提醒:“爷有心事,这几天皮都给我崩紧点。”

“心事?”五狼更奇怪了:“爷能有什么心事?”

三狼翻个白眼,低叹:“真是夏虫不可语冰!总之,你老实点就对了!”

正说着话,十三狼一阵风似地刮了进来,清亮亮的眼睛带着笑:“三哥,五哥,爷呢?”

“在房里,什么事?”三狼回。

“嘿嘿~”十三狼从怀里摸出个小包裹得意地晃了晃:“老妖精那顺手牵羊拿的,顺便修理了她一下,这会子怕还在路上走呢!”

“给我瞧瞧~”五狼跳上来就要抢:“啥破烂玩意,得意成这样!”

“行了,”三狼拦住他,示意十三狼敲门:“不管是啥,先给爷送去再说。”

花满城在屋里已经听见,不待他请示,发了话:“进来吧。”

十三狼推门而入,五狼赶紧跟了上去,三狼皱眉:“你跟去干嘛?”

“嘿嘿~”五狼索性回头将他也拽了进去:“爷又没说只让小十三进,咱们不都得侍候着吗?”

“什么情况?”花满城已在书桌后坐着,淡淡地问。

“卑职奉命跟着小妖精,她果然回了娘家。我在屋顶上听了一会,好家伙!那老妖妇真是狡猾,教她怎么糊弄楚临风;还说拿着乔大人的把柄,要把乔大人搞得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她敢?”五狼把袖子一捋:“老子先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花满城抬起眼皮,淡淡地撩了他一眼。

五狼立刻焉了,嗫嗫低声:“十三,你继续说~”

十三狼把他听到的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末了得意洋洋地道:“小妖精走了,她立马就鬼鬼祟祟拿了样东西,用手帕包着出了门。我就猜那老妖妇不是省油的灯,肯定要去找乔大人麻烦。我一路坠着她,果然到了乔大人门外。她没想到咱们爷捷足先登早把乔大人接走了。我呀,乘机就把她的轿子给打发走了。她左等右等没等着,只好打道回府,她一出门,我就把她的东西给顺走了,还撞了她一个仰八叉。那老泼妇,坐在地上猛骂街,骂了足足刻把钟,才发现东西和银钱都没了。嘿嘿,这会呀,那老妖妇指不定在哪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呢~”

“哈哈哈~”几个人对视一眼,皆仰头大笑。

花满城未动声色,冷冷淡淡地问:“东西呢?”

“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最要紧的事!”十三狼急忙从怀里掏出手帕恭敬地呈上去:“爷,在这呢~”

“啧,”花满城拆包裹的时候,五狼打趣:“这老妖妇的东西,你还敢贴身藏着,小心秽气一直缠着你!”

“我怕什么~”十三狼满不在乎地道:“小爷专杀老妖精!”

手帕层层打开,首先露出的竟是半张名贴。

三狼瞧了一愣:“她收着这玩意做什么?”

接着,啪地一声轻响,从丝帕中滑出一物,掉落在地毡上。

花满城刚要弯腰,五狼手快,已抢先把玉拾了起来,就着灯光一看,嚷了出来:“咦~这不是爷掉的那块玉嘛,怎么在老妖妇手里?”

三狼心中咯噔一响,忽地意识到一件事,冷汗瞬间爬满了背脊。

世上,果然没有永远的秘密!

王爷苦心隐瞒的事实,竟然让这老妖妇给发现了!

“爷的玉?”十三忙忙踮了脚过来看:“真的诶,真是爷的!奇怪,它怎么在这老妖妇的手里?”

三狼赶紧掐了他一把。

他当日并不在摩云崖,所以对整件事至始自终并不知情。

“三哥,你掐我做什么?”十三狼不解,委屈地嚷。

花满城脸上阴晴不定,目光阴冷,伸手,从五狼手里把玉拿过来,也不看,只合在掌中细细地摩挲。

五狼这时也想到了原由,机灵灵打了个冷颤,脱口道:“不好,老妖妇要下毒手!”

“爷,这事如何处置才好?”

柳青娘死不足惜,但她毕竟是颜怀珉的妻,是如玉的二娘,如今更是楚临风的岳母。轻重之间拿捏失当,搞不好又是一场风雨。

花满城面色阴沉,并不说话。

窗外忽地传来一声娇笑,十一狼隔着窗子道:“爷,这事交给我吧。包管不伤她性命,却又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永远都不敢开口吐出一个字!”

“着啊~”三狼微笑着击掌:“女人最了解女人,说到对付这种市井泼妇,没有人比十一妹更在行。”

“是啊,”五狼也发表意见:“爷,我看让十一妹去最合适。”

“嗯,做得干净利落点,别落下把柄。”

“是!”香风远去,十一狼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花满城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吩咐:“本王累了,都下去吧~”

“王爷早点休息~”三狼等人鱼贯而出。

花满城这才悄然松开手指,默默地凝视着掌中长啸的青狼。

耳边,依稀响起的,竟是如玉低低地,哀婉地企求:“求求你,放过我吧~”

“你不能这样对我,求你了~”

“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会有报应的……”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伴着衣物的悉簌声传来,如玉的声音低低地响起,轻若梦,飘如絮,低到几不可闻:“是你,原来是你~”

花满城一怔,背心僵直,苦笑慢慢浮上嘴角。

报应?报应!

他以前从不相信报应。

今天,他终于信了。

原来,世上真的有报应!

[奉献]
正文 第175章 原来是你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