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章 狼王有泪

第176章狼王有泪

如玉走了。

在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发现他才是那个陷她于深渊,毁了她一生幸福的罪魁祸首,她不哭不闹,甚至连眼泪都不曾流一颗。

她很冷静,冷静得近乎淡漠。

她嗓音冰凉,用一种悲伤和绝望的眼神冷冷地觑着他的背影:“王爷,从此以后,我们再不必相见了吧?”

花满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千言万语都堵在喉间。

他想跟她说对不起;他想说,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他想说,忘了过去,让我们重新开始;他还想说,他要见她,想见她,不能不见她……

然,象是有一根尖利的骨刺卡着喉管,刺得他鲜血淋漓,涨得胸口发痛,却终是没能吐出一个字。

如玉没再说第二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他的视线,离开了逍遥王府,更淡出了他的生活。

花满城一动不动,甚至连回头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直到此刻,如玉彻底与他绝裂,他才明白。

原来,他要的,一直都不是如玉的人,而是她的心。

原来,当日在肃州街头,他鬼使神差地走进她的药堂,并不是为了确认她能否认出他,并且揭破他的身份,只是为了想再看她一眼,再听听她的声音……

原来,当日他决定反出秦国,降于大齐,并非是在秦国走投无路,更不是他自以为的想要叶落归根,而是因为她被楚临风掳走,他心里放不下……

原来,那一点点愧疚,一点点想念,一点点牵挂,一点点不安,就叫做喜欢,叫做心动……

“爷!”五狼喘着气闯了进来:“乔大人走了,她不肯坐车,也不肯乘轿,硬拗着就这么走回去,还不准人跟,谁劝也不听!”

“逍遥王府和紫竹巷,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东,两处相隔大半个京城,这得走到啥时候去?”

“黑灯瞎火,又是雪又是风的,她连件厚实的大氅都没穿,回去了也该大病一场!”

“现在只有爷能留住她了,快呀~”五狼絮絮地抱怨着。

花满城不动也不吭声,就这么笔直地站着,背着光。

他当然可以留住她,象以往的数个月一样,将她强行绑在身边——以她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与他抗衡。

可是,一个带给如玉最大的痛苦与灾难的人,有什么权力去挽留她,抓住她,又有何脸面强迫她与他厮守一生?

一念及此,他忽然有些想笑。

花满城呀花满城,曾经叱咤风云,啸傲沙场的金刀狼王,怎会变得如此优柔寡断,患得患失?

你的阴狠,你的毒辣,你的果断,你的目空一切,你的那份将世上所有都踩在脚底,唯我独尊的霸气……都跑到哪里去了?

一个颜如玉,竟然叫你颓废至此?

真真是可怜,可叹,可恨兼可悲!

五狼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不见花满城有任何反应,又是奇怪又是焦急,忍不住绕过书桌,跑到花满城身前:“到底怎么办,爷倒是……”

声音嘎然而止,他张大嘴巴看着花满城腮边两行可疑的湿痕,傻了!

花满城猝然转身,沉喝一声:“滚!”

“爷~”来不及了,五狼倒退一步,一跤跌在地上,头撞到桌角,肿起好大一个包,惊天动地地嚷:“你哭了?”

这一嚷不得了,哗啦一下,冲进来好几个人。

哭?男人有泪不轻弹,他又不是娘们,一点小事哪里会哭?

花满城蹙眉,下意识抬手抹了一把脸,竟然触手冰凉。

他呆了一下,忽然恼羞成怒:“混帐东西!谁让你们进来的?滚!”

“王爷,你哭什么?”五狼不知死活,爬起来往他跟前凑。

奇怪了,他刚才就在门外,里面一点响动都没有,按理说如玉也没把他怎么样呀,怎么就把爷给整哭了呢?

“滚!”

“小五!”三狼在窗外,又是着急又是生气:“还不赶紧出来,找死呀?”

“放心,滚我是肯定要滚的,不过,你为什么哭呢?”五狼不依不饶。

这一次,花满城没有说话,上前,直接一脚将他踹飞。

哗啦,咣当!

五狼撞破了窗户,落在院中,仍然托着腮百思不解:“三哥,你说爷到底为什么哭?”

“你看清楚了?爷真的哭了?”

“切,乔大人哭还差不多~”

“就是,活该你挨踹……”

六七八十狼围过来,七嘴八舌。

“你们都活腻味了?”三狼板着脸骂:“还不赶紧去把乔大人拦回来?”

“不许去!”一声沉喝,从屋中传出。

院外群狼,集体愣住,面面相觑。

“爷,”沉默一会,三狼说话了心:“夫妻间拌几句嘴很正常,你是男人,哪能跟女人一般计较?这么大的风雪,她身子又弱,有什么事,把她劝回来再说。你看行不?”

他这里苦口婆心地劝,那几头狼一致点头,异口同声地道:“就是!”

“我说,”花满城忍住气,一字一顿地喝:“不准去!今天,明天,以后都不准!若有违背,逐出王府,永不录用!”

众狼呆若木鸡,现场一片岺寂。

这是乞今之止,花满城对他们下过的最为严厉的命令。

犯了错,不是打军棍,就是关水牢,再不然就是吊起来,几天几夜不准睡也不能吃东西。他们是军人,又都身怀绝技,这点子皮肉之苦,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这次不同,他居然说出“逐出王府,永不录用”的决绝之词。

看得出,他是动了真怒。

可是,为什么?

虽然他从来也不说更不肯承认,但只要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王爷对如玉动了真感情,更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交付真心!

花满城是他们的主子,更是他们的恩人。

他们跟在他的身边的时间并不一样,年纪最大的大狼,跟他的时间最长,快有二十年;年纪最小的十三,也已经跟了他五年。

这么多年,血雨腥风的一起走过,起伏跌宕一同承担,祸福与共,悲喜同享。

别人羡慕和妒忌的,也许是金刀狼王的光环和荣耀。

只有他们才知道,他经历了多少痛苦和坎坷,付出了多少努力与汗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也只有他们才清楚,为了她,他放弃了什么,失去了多少……

正因为如何,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他的下辈子,可以活得比谁都幸福。

他,有这个权利。

可是,一直不管不顾,积极向着这个目标迈进的人,却突然间泄了气,放弃了?

这让他们如何甘心?

[奉献]
正文 第176章 狼王有泪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