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7章

第177章

走出逍遥王府,外面是鹅毛大雪,冷冽的寒风,吹得树叶沙沙做响,高大的槐树在寒风中剧烈地摇晃着,暗影幢幢,如无数狂舞的鬼怪。

迎面吹来的风,挟着又冷又硬的雪粒,刮在脸上生生的疼。

昏黄的街灯透过浓浓的风雪,映着她的身影,忽隐忽现。

如玉低头疾行,不时与人擦撞,引得路人侧目,她机械地说声“对不起”又跌跌撞撞地继续前行。

鞭炮声,欢笑声不时传来,听在耳中,恍如隔世。

心里,只恍惚着一个念头——结束了,纠缠了她长达一年的恶梦终于结束了她,可以回家了

是的,她要回家

此时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家的温暖,渴望家人的慰籍,父亲的怀抱

想着家,想着白发苍苍的颜怀珉,她的心里象揣着一团火,脚下越走越快,最后终于奔跑了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当济世堂的金字招牌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当颜怀珉被生活压得微微佝偻的身影映在窗纸之上,她却犹豫了。

“那老妖妇说,手里拿着乔大人的把柄,要把乔大人搞得一辈子抬不起头……”五狼的话倏然在耳畔响起。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要象鬼一样出现?”

“既然已决定隐姓埋名,就该老老实实做你的官,为什么要跑来扰乱我平静的生活?”

她怎么忘了?

自如兰李代桃僵,嫁入楚家的那一天开始,颜如玉就已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她,已经无处可去了

家,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一念及此,一直支撑着她的意志瞬间垮了。

她剧烈地颤抖着,瘦弱的双腿再也支持不住她的体重,眼睛却固执地,死死地盯着窗纸上那一道苍白的剪影,扶着墙慢慢地滑坐下去。

这一晚,颜怀珉心里很不踏实。

白天如兰失魂落魄而来,傍晚柳青娘神神秘秘而走,二个时辰后披头散发,面色铁青地回来,问她,又什么都不肯说,进了房倒头就睡。

偏偏今天济世堂的客人很多,他心神不宁,又抹不开面子让那些信任他的乡邻拖着病弱的身子离开。

好容易捺着性子给最后一个病人扎完针,送出门去,细细叮嘱:“记得按时吃药,三日后再来复诊。”

他回过身,正要关门,却发现窗子下面有一团暗影,黑乎乎的象是一个人,又象是一只破麻袋。

若真是一个人,这么大的风雪到明晨肯定会冻死。虽不至惹上官非,但盘问起来,总是件麻烦事。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提着灯笼走了过去。

如玉胸口疼得象有钢针在扎,蹲在墙角勉强调均呼吸,听到脚步声出来待要躲避已然不及,只好缩成一团,指望会被忽略。

谁知颜怀珉还是看到,并且走了过来,她无法可施,只好抬起头来,低低唤了一声:“爹~”

“玉,玉儿?”颜怀珉骇了一跳,提了灯一照,见她冻得发紫,又是心疼又是难过:“你这傻孩子都到家门口了,为什么不进来?看看,冻成啥样了?”

“爹~”如玉心中一热,勉强忍住痛禁,强装笑颜:“我没事,就是想你了,来看一眼就走~”

“胡说”颜怀珉叱道:“深更半夜的走到哪里去?赶紧进屋来暖和暖和”

“不~”如玉咬着唇,轻轻摇头,摇落了一脸的泪花:“我还是不进去了,给人瞧见了不好。”

“玉儿~”颜怀珉瞪着她,又惊又痛:“你,你这是咋地了?”

如玉的性子他清楚,若不是碰上天大的难事,她不会半夜三更,失魂落魄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没,我没事~”如玉慌忙抬手擦泪,谁知越擦越多,竟是止也止不住。

“进屋,进屋再说~”颜怀珉拽住她的腕,触手一片冰凉,脉息更是一阵急一阵慢,紊乱不已,顿时心惊:“玉儿”

“没事,”如玉咬着牙,额上冷汗涔涔:“只是走得急了,吃了一点冷风。”

“你,走过来的?”颜怀珉也顾不得忌讳,弯腰下去摸一把她的裤管,已湿了一大截,越发惊讶。

“爹,”如玉不敢看他,低着头快速道:“你转告二娘,让兰子安心,我绝对不会去打扰她的生活。”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玉儿,你这是,连爹都不肯信了?”颜怀珉心中一凉,缓缓落下两行老泪。

那声音如此苍凉,绝望,如玉心一痛,再也迈不开脚步。

颜怀珉一脸沉痛地道:“不怨你,是爹没有本事,不能护得你周全,连名字都没能给你守住害你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认,爹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上?”

“爹~”如玉回过身,紧紧地抱着他:“这都是玉儿的命,玉儿从来也不曾怪过爹~”

“老爷~”青儿见他送客久也不返,挑了灯出来察看:“你在呀?”

冷不丁见窗下站着两个人,似乎是抱在一起,骇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老,老爷,你这是干啥呢?”

“咳咳~”如玉一急,又呛了口风,剧烈地咳嗽起来。

颜怀珉急中生智,搂着如玉的腰,回过头叱道:“愣着做什么,帮着扶一把呀~”

“哦~”青儿将信将疑,走过来,搀着如玉的手,帮着把她扶进了药堂。

她边走,边打量如玉,嘴里嘀咕:“这是谁呀,半夜三更的,得了急诊怎么也没个人送……”

如玉把身子伏在颜怀珉身上,并不敢与她打照面。

等进了房,青儿见她穿着官服,倒也不敢再盯着她瞧。

“好啦,”颜怀珉胡乱挥了挥手:“你去睡吧,回头我自个把大门关了。”

“是~”青儿巴不得,眉开眼笑地走了。

父女两个相对而坐,都有满肚子话偏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相对无言,想到伤心处,又忍不住各自落下泪来。

良久,还是颜怀珉已开了口。他颤颤地伸出手,抚着如玉的脸:“玉儿,你瘦了~”

“爹~”如玉悲从中来,伏在他怀中,低低地啜泣起来。

她心中悲楚,又不敢放声大哭,只能隐忍着低低啜泣,偏是这样压抑的哭声,最是惹人心疼,勾人心伤。

颜怀珉抱着她,老泪纵横:“天哪,是我造的孽,就该报在我的头上为什么要折磨这苦命的孩子呀~”

[奉献]
正文 第177章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