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7章 佛寺赏雪

第167章佛寺赏雪

“昨日宫中一切太平,并未有任何事情发生。乔太医进宫后,被传到景怡宫为十六皇子治伤,之后楚临风和孙逐流陪着她一同回了公所,期间并未去过别的地方,也未与任何人发生冲突。”四狼恭恭敬敬地道。

“照你这么说,”花满城抬起眼,冷冷地觑他一眼:“她是被鬼打了?”

四狼尴尬地垂下眼帘,不敢吭声。

花满城怒道:“这才多大点事,竟然查不到?上了战场,要你刺探敌情,又当如何?我养你这废物何用?”

“王爷息怒~”三狼适时插言,替四狼解围:“依卑职看来,应该是有人动用手段,封锁了消息。”

“哼!”花满城冷笑:“楚临风还没这么高明的手段!”

况且,他也没有理由做这种无聊的事!至于孙逐流,则根本想不到这一层!

“楚将军或许没有,”三狼压低了声音,小心提醒:“但,有一个人……”

花满城眉心一跳,倏地转过头看他。

在宫里,还有谁比他更有能力?他甚至都不必亲自出面就可轻松摆平——虽说此举有效地阻止了谣言的扩大和外传,从而维护了如玉的名声。但,做为一国之君,他有这么闲吗?

三狼恭顺地低下头:“当然,王爷若一定要追查下去,也并不是完全无迹可遁……”

“老三~”花满城抄起茶盏,眼中带笑,令人胆寒地笑:“你长本事了啊!在本王面前卖起关子来了!”

“属下猜测,”三狼脸一红:“钱铮友太医,可能会知道一些内情。”

“我立刻去查!”四狼不待吩咐,转身便走。

“王爷~”三狼犹豫一下,硬着头皮道:“若查出肇事之人,王爷打算如何处置?”

花满城神色冷竣:“怎么,你打算替他求情?”

三狼恳切地道:“属下只是希望王爷能三思而后行。他敢在宫内殴打朝廷命官,其背景定然不俗……”

“三哥,”听到这里,一直沉默的五狼不满了:“你胆子啥时变这么小了?”

“咱们当然不怕~”三狼苦笑:“可你有没有想过乔太医的立场?她不会一辈子在太医院里做事。事情闹大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花满城崩着脸没吭声,但眼中的不悦之色已淡了许多。

“那,”五狼窒了一下:“依三哥,这事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啸天十三狼可受不起这窝囊气!

三狼看花满城一眼,见他并未制止,慢吞吞地道:“其实,我猜那人已受到惩罚了。”

五狼不解:“人都没找出来,怎么惩罚?”

“楚临风会忍,孙逐流不会。”九狼从外面进来,接过话头。

五狼强辩:“你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们是事后才赶到呢?”

“懒得跟你讲。”九狼不屑解释,直接放弃。

三狼点了点头:“既然孙逐流和楚临风已搅和进来了,咱们大可静观其变。当务之急,是加强对乔太医的保护。”

“哼!”花满城冷哼一声,端起茶杯啜了一口。

三狼知道他虽未完全赞同,至少是勉强同意,悄然松了口气:“属下这就去安排。”

五狼更加茫然,追上去纠缠:“你的意思乔太医以后还有危险?为什么?那人跟她有仇?三哥,你别走啊!把话说清楚……”

“王爷,孙逐流来了~”九狼赶紧禀报。

“他不去衙门办公,跑这来献什么殷勤?”

九狼垂着头,聪明地保持沉默。

“她人呢?”花满城皱眉。

“应该还在睡。”安神汤加苏合香的药效,没有这么快过去。

“嗯~”花满城满意地点头,起身往外走:“备车!”

“是~”

花满城翻过围墙,直接进了如玉的家,熟练地推开卧室窗户,见她果然还在沉睡。

孙逐流和颜婶的对话清晰地传了进来:“……不用叫,让她睡吧。我左右无事,等一会也无妨。”

“那,少爷在这里坐一会,我去泡茶。”

花满城冷笑一声,悄没声息地潜了进去,将如玉连人带被抱在怀里,复从原路返回,搬进了马车。

九狼轻轻挥鞭,马车“笃笃”,大刺刺地自乔府门前经过,很快出了苇子巷。

“爷,咱们这是要往哪?”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兜了个圈子,九狼问。

“随便~”花满城闭着眼睛,淡淡地道:“清静就行。”

“不如去玉佛寺吧?”九狼侧头想了想,建议:“那里离城三十里,天气又冷,人一定多不了。等乔太医醒了,王爷还可与她踏雪赏梅。”

“赶车便赶车,哪这么多废话?”花满城斥道。

九狼嘿嘿一笑,果然牢牢地闭紧了嘴巴。

不出所料,因雪天路滑,天寒地冻,玉佛寺游人寥寥。放眼望去,于群山裹素,万木披银中隐隐露出几点飞檐,被太阳一照,折射着七彩的光环,端的是美不胜收。

如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马车顶篷,顿时茫然。怔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蓦地坐直身体:“呀~”

这明明是自己的被子,自己的衣裳,可为什么却在马车里?

“你醒了?”花满城并未远离,听到声音,隔着帘子道:“包袱里有衣服,箱子里铜镜,收拾好了出来吧~。”

“王,爷?”如玉又惊又诧。

“你是自己换,还是要我帮你换?”冷竣的声音飘进来。

卑鄙!除了威胁,他还会不会别的?

如玉敢怒不敢言,找了一遍,果然发现车厢角落扔着一只红色木箱,上面放着一个粉缎布包。打开一瞧,竟是一套女装。

月白的夹袄配着银蓝的缎裙,搭着一条纯白的狐狸围脖,清雅中透着高贵,庄端里显着大气。

如玉皱了皱眉,放下衣服,打开箱子。

里面放着一柄桃木梳,一面铜镜,此外,只有一枝白玉簪。造型非常简单,但玉质却极佳,看得出价格不斐。

如玉一颤,心尖上象被什么轻轻刺了一下,酸痛从四肢百骸里翻涌而来,泪水无声地滑下来,流到嘴角,又苦又涩……

“磨蹭什么?”花满城见车内久久没有动静,心生不耐,冷声催促:“难道,真在等我亲手帮你穿?”

生恐他真的闯进来,如玉一急:“别,别进来!”

“切~”花满城撇唇,眼里却浮起笑容:“也没什么好看~”

抹去颊边泪痕,如玉强打精神,低声问:“还有没有,别的?”

“不喜欢?”花满城微怔,随即恍然:“除非你想穿僧服,否则将就着穿吧。”

“僧服?”如玉一呆:“什么意思?”

“给你半盏茶时间,自己出来看。”

片刻之后,车厢里传来悉簌之声,花满城微微一笑,袖起手,慢慢地踱开。

[奉献]
正文 第167章 佛寺赏雪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