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8章 悲愤问天

第168章悲愤问天

“玉佛寺?”看着半山高高矗立的汉白玉山门上龙飞凤舞的大字,如玉的表情非常惊讶。

他怎么看也不象是会进庙烧香,求神拜佛之人。

“怎么,我不能来吗?”花满城对她的反应早在预实之中,嘲讽地弯起了唇。

被看穿心思,如玉显得有些尴尬:“我,只是觉得意外。”

花满城冷冷一笑:“象我这种双手染满了鲜血的人,也来求佛祖庇偌,岂非笑掉别人大牙?”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又要来呢?

如玉虽感疑惑,却只存疑于心,并不宣之于口。

见她不吭声,花满城心中恼怒,故意道:“孙逐流那小子来了,本王看他不顺眼,特地把你劫走的。”

如玉怔了怔,心道:在未完全调整好情绪之前,两人见面徒增尴尬,避开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不动声色,花满城反而有些心浮气躁:“你不生气,不希望我立刻送你回去?”

“生气有用吗?”如玉淡淡地反问:“你会听从我的意见,把我送回去吗?”

一年来的斗争经验早已告诉她,正面冲突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反倒是消极抵抗偶尔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花满城窒了一下,忽然生出一种理屈词穷之感。

他沉默了好一会,讪讪地指着远处的山林道:“绕过前面那道梁,就是著名的香雪海。听说里面有数千株梅树,清一色的白梅,每当寒梅傲雪之季,根本分不清哪是梅花,哪是雪花。正所谓,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听到“梅花”二字,如玉的脸一白,下意识地停了下来,他拉拉杂杂了一堆,她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怎么,”敏感地察觉到她异样,他转过头来看她:“你不喜欢梅花?”

如玉垂着头含糊地应了一声,双手在袖子里紧攥成拳,身子止不住一阵阵地发抖。

花满城蹙起眉尖:“你抖什么,很冷吗?”

“回去吧~”如玉猝然转身,仓促地往回走。

“等等~”花满城反手拽住她,触手竟是一片冰凉。微微的颤抖透过她纤细的指尖传到他的掌心,莫名让他的心揪了起来:“你究竟在怕什么?”

“没有~”如玉咬着唇,声音低到几不可闻。

“如玉~”花满城抬起她的下巴,斩钉截铁地道:“你最好说实话,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更不要试图欺骗我!”

“我,”如玉挣了几下没有挣开,只得移开目光:“没有~”

花满城咬牙切齿地道:“你应该知道,惹恼了我,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乖乖地顺从,难道就有好处了吗?”如玉忽然激动起来:“我活了十九年,一直乖巧柔顺,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只!可是,老天爷是怎么对待我的?”

花满城一呆,脑子里忽地浮现起梨园的那一幕。

她,是因为白梅盛开的景色太象梨园,才却步不前的吗?

“你说过,只要我听话,你就会放过我的家人,放过我!可是,你做到了吗?我受够了你的谎言和折磨!我不需要任何好处,只要你离开,走得远远的,从我的视线,我的生活里消失,永远!”

如玉瞪大了眼睛瞪着他,苍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泪水肆意地横流着,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从心灵深处发出的悲鸣声如一记记铁锤重重地敲在花满城的心上。

他以为那不过是浮生中的一梦,很快就会在时间的长河里消逝不见。却没有想到,从事发的那一刻直到今天,她一直被困在这个恶梦里,走不出来。

花满城看着她,一贯坚硬冰冷的心,忽然软了。

他上前一步,揽着她的肩,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玉儿……”对不起!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做出任何伤害她的选择。

“你走开,不要碰我!”如玉哭叫着,拼力挣扎:“滚开,滚,滚啊!”

如玉的悲愤无可抑制,哭得声嘶力竭:“我从来也不曾伤天害理,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花满城没有说话,只低头默默地亲吻着她的发梢。

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就算伤害已经造成,伤痕无法抹平;就有朝一日,真相大白于天下,她将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可,即使他明知她深深地恨着他,他都没办法放开她的手。他,已经离不开她……

这场痛哭,发泄了如玉长期积压在心底的情绪,更消耗掉她大部份的体力,返程的路上,她睡着了。梦中犹紧锁着愁眉,并不时发出一两声哀怨地抽泣。

花满城盘腿坐在车中,低眸看着她瘦得只剩巴掌大的小脸,情不自禁将她抱在怀里,替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手指则无意识地抚上她的眉梢,一遍又一遍,固执地想要将它抚平。

“爷~”九狼低声询问:“是把乔太医直接送回去,还是先回府?”

“先回府吧。”花满城沉默了一会,淡淡地答。

“我要回家。”如玉忽地接了一句。

“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花满城讪讪地放开她,轻咳了一声,道:“总得先换了官服才好进门。”

“我不去你家。”如玉垂着头,固执地道:“衣服你怎么拿走的,怎么送回来。我还在车里换就是~”

“这里可是大街,人来人往的!”花满城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如玉倔强地沉默着。

她也知道此举荒唐之极,以往的她连想都不敢想!只是知道会惹他生气,她就偏要坚持!

“爷~”二人好不容易消停,眼看着又要争执起来,九狼急忙道:“要不,咱们用老办法,乔太医也不用跟爷回府换衣服,直接回家不就结了?”

“什么老办法?”如玉心生疑惑。

“嘿嘿~”九狼干笑一声,跃下马车,径直进了院子,过不多会出来:“行了。”

花满城冷哼一声,抬腿下了车,负着手站在车旁:“乘现在没人,赶紧进去吧。”

如玉心怦怦直跳,咬着牙跳了出来,也不敢往四周看,低着头闪进了院子,一溜烟跑进了房,反手掩上房门,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

[奉献]
正文 第168章 悲愤问天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