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章 情难自禁

第192章情难自禁

离开坤宁宫,如玉越想越觉得奇怪,脚下也越走越慢,最后索性停了下来。(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这趟坤宁宫之行,怎么想都觉得象做梦一样——平白无故把她叫去,没有找碴,竟然打赏?

她左右张望一下,见四处无人,忍不住把红包拿出来,就着走廊下的灯光拆开一瞧,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乖乖一千两”

不过写了一张药膳,竟然赏了她千两纹银?足足可抵她三年的俸禄了

糟糕,一定是放错了得送回去

如玉不假思索,掉头就走,走了一段,忽地醒悟,复又折返回来,嘀咕:“不对呀,人家是皇后,已经出了手的东西,哪可能还会收回去。即便真的错了,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那么,她岂非得了一笔意外之财,可解燃眉之急?

这么一想,连日晦涩沉重的心情突然一扫而光,忍不住把银票送到唇边亲吻一下,眯起眼睛笑了。

真好,她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站到楚临风的面前,理直气壮地与他划清界线;向如兰证明,她绝不会觊觎她的荣华,更不可能抢走属于她的幸福了

“啧啧~”低醇的男音蓦然响起,带着明显的讥刺。

“谁?”如玉吃了一惊,迅速将手背到身后。

冷风飒然,如玉眼前一花,已被人握住了手腕,推搡着踉跄后退数步,贴墙而立。

高大的身影逼过来,一双冒着火的熟悉的星眸紧紧地盯着她,声音里是不可错辩的嘲讽和怒意:“人前装出一副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模样,背后却是这般见钱眼开的嘴脸”

“胡说什么呢?”如玉恼了,高悬的心却悄悄放下。

还好是他,若被别人瞧到她忘形的样子,这脸可就丢大了

“我胡说?”花满城将她的手腕推高过头顶压在墙上,轻松地从她手中取走银票,二根手指夹着,在她颊上刮了刮:“难道我眼睛花了,这并不是银票?”

“你管不着”如玉将头一偏,倔强地还嘴。

“管不着?”花满城眼里迸出火花,退后两步,把手中银票往走廊下的大红灯笼上一递,做势欲烧:“这样,也管不着?”

“还给我”如玉骇然低叫,扑过去抢夺。

“说,”花满城一只手举高,另一只手轻松地将她拂开,眸光冰冷:“你要银子干嘛?”

“不关你的事”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丢了这一千两,短时间里她哪有能力凑够聘金?

“好”花满城又妒又恨,忽地一扬手,银票咻地飞上了屋顶。

“你疯了?”如玉急得跳起来:“这可是一千两,赶紧拿下来”

“关我什么事?”花满城负手而立,态度傲慢。

一千两?她干啥好事了,皇后要赏她一千两?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姓孙的小子在背后搞的鬼也只有她这种傻蛋,傻乎乎的,还以为真的天上掉馅饼

呸姓孙的自己得不到,就使烂招,想釜底抽薪,挖他的墙角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她就别想拿着别的男人的银子逍遥快活

“你”如玉握紧了拳,气得声音都在抖。

“那么舍不得,不如自己爬上去呀。”花满城双手环胸,冷声揶揄。

如玉瞪他一眼,掉头就走:了不起三条腿的蛤蟆难找,偌大一个皇宫,会轻功的男人还怕没有?

“你去哪?”花满城笑容倏地隐去,闪身拦住她的去路。

真当他没脾气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限?

“王爷不肯纡尊降贵,下官就去找人。”实在不行,她爬也要爬上去

“那银子对你真的这么重要?”花满城变了脸。

“我不知道一千两在王爷的眼里是什么,”如玉冷着脸,低低地,一字一句地道:“可它在我的眼里,比性命还重要”

有了它,她才有可能找回失去的尊严;有了它,她才有机会求得如兰的谅解;有了它,已经破碎的亲情才有可能被修复……

“好,很好,非常好”花满城眼里闪过暴戾的火光,一连说了三个好,脚尖轻点,倏然往返,手里已捏着那一千两银票站在她面前。

他嘴角噙着冷酷的微笑,慢慢地一撕两半,再撕,再撕,再撕……

看着眼前飘舞的碎屑,如玉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混蛋”

“哼”花满城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如玉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冲上去从身后抱住他的腰:“不准走,还我银子”

花满城一震,脚下再挪不动分毫,僵直着身子呆呆地立在原地,任她推打。

“混蛋,你还我银子,还我,还我~”如玉情绪激动,撕扯着他的锦袍,嘶声咒骂。

两人的争执,终是引来的附近的侍卫。花满城听得脚步声逼近,急忙掩住她的嘴,将她拽到假山后躲藏:“嘘有人来了~”

“我不,唔唔……”如玉拼命挣扎,怎么也挣不脱他的制锢,情急之下张嘴咬住他的手掌。

花满城闷哼一声,忍住痛,贴着她耳朵低声警告:“想清楚,被人看到,麻烦的可是你,本王没有半点损失”

他巴不得两人的关系召告天下,好向所有觊觎她的男人宣告他的所有权

如玉一呆,猛地松了口。

两个人挤在假山后,直到脚步声离去,才慢慢地从暗影中走了出来。

如玉一声不吭,低头疾走。

“好了~”花满城忆起来意,按捺住脾气追上去,却在乍然看到她眼中含着的泪光时,愣住了:“你,哭了?”

她,真有那么恨他?

如玉抬袖,匆匆抹一把眼泪,哽着声:“走开”

“偏不走~”他忽地伸手,将她拽入怀中,低头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唇。

好,她要恨,就让她恨好了只要她不离开,只要能一辈子守着她,就算是恨也认了

“呜呜……”如玉又羞又气,扭动着身子拼命挣扎,拳头雨点似的落在他的头,肩,背上……

他一只手随手一捞,已轻松地握住了她一双胡乱舞动的拳头,将她的手高举到头顶,施展男性先天的优势,把她紧紧地抵在墙上。

急切的吻如狂风暴雨般袭卷而来,毫不温柔地啃咬,**。霸道而狂猛,强烈而炙热。象是抵死的缠绵,倾吐着绝望的爱恋……

“放弃吧”良久,他才轻喘着气,放开了她。黑眸黯沉,语音坚定:“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我是绝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因为我不许你乘早死了这条心”

如玉被他吻得几近窒息,呼吸急促,胸膛剧烈地起伏。心中又羞又气,却又夹了丝隐隐约约的甜蜜。

她涨红了脸反诘:“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不许?”

花满城凛着容,神情冰冷,眼里含着悲伤,语气却分外强硬地道:“就凭,我是你的男人”

如玉很想挺起胸膛,大声驳斥他。

可是,他眼中的那份痛楚与悲愤却深深地震憾了她。她被他的悲伤吓住了,震慑了。他的表情脆弱得不堪一击。仿佛,只要轻轻一触就会倒下。

她张了张嘴,却吐不出半个字,只能看着他的脸一寸寸地逼近,碾转亲吻,抵死缠绵。

“啊呀”惊呼声起。

两个人受到惊吓,蓦然分开,花满城回过头,沉声喝斥:“什么人?”

走廊那头,只见一个黑影慌慌张张地掉头就跑。

花满城想要追赶,瞥一眼面色惨白的如玉,改了主意,握着她的肩,柔声道:“不要怕……”

如玉猛地跳起来,推开他,仓惶逃离了现场。

完了,她没脸见人了
正文 第192章 情难自禁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