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3章 流言蜚语

第193章流言蜚语

如兰神色局促地呆站着,身边的女子环肥艳瘦,年纪从十几岁到几十岁不等,唯一相同的是,她们个个珠环翠绕,贵气逼人。(顶点小说手打小说)

这是她第一次进宫,更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地加入到皇室贵胄的活动之中。她本来以为,这种前所未有的荣耀足够她热血沸腾好多年。然而,现实远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美好和愉悦。

身边没有一张熟面孔,她们谈论的话题她插不上嘴,讨论的内容她稀里糊涂,谈论的对象她一无所知。

周围明明笑语喧哗,人满为患,她却犹如置身荒岛,孤立无援。

楚临风与她相隔不过十数丈,置身于一堆的文武百官之中,在明亮的灯光下,在喧嚣的人群里,他是那么的俊拔出群,卓尔不凡,如一颗耀眼的明珠,璀璨夺目

田青梅犹豫了一会,走过来试探着邀请:“我们几个正打算以元宵为题,咏诗联对,以助游兴,靖边王妃要不要加入?”

“呃~”如兰神色慌张,胡乱找了借口推搪:“你们先玩,我想到处逛逛。”

田青梅知她是初次入宫,环境很陌生,热心地道:“要不要我陪你?边走边猜猜灯谜,也很不错哦。”

“不,不用了。”如兰骇了一跳,摇手拒绝:“我,我喜欢一个人走。”

“这样啊?”田青梅碰了个软钉子,心中有些不舒服。但她毕竟出身世家,很快掩饰了情绪,礼貌地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了,王妃若是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加入我们。”

“嗯。”如兰挤了个笑容出来,怕再被纠缠,赶紧转身,往僻静处走。

走了一段路,看着离人群已有些距离,害怕走得太远,会找不到回来的路,便停了下来,在假山旁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着发呆。

望着远处繁华的灯火,熙攘的人群,如兰悄然叹了口气——原来嫁入王府,并不代表被人尊重和仰视。她大字不识几个,要想融入王公贵胄的世界,被那些京中权贵认可,还有一段极其艰苦而漫长的路要走。

“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何用?”啪地一声脆响,紧接着男子暴戾地喝斥倏然响起。

如兰一惊,下意识地缩起了身子,往暗影中藏。

“少爷~”富贵躬着腰,小声翼翼地劝解:“奴才打听过了,那小子今儿千真万确是在宫中当值。他不在公所,想必是为哪位大人或娘娘叫去了。况且,今儿楚临风和孙逐流都在,不如改天再找他晦气?”

司马炀挽起袖子,上前照他脸上就是一脚:“狗奴才楚临风算个逑我司马炀会怕他?惹火了,连他一块收拾了”

京城恶少的大名如雷贯耳,如兰在暗处听得他自报家门,一颗心吓得怦怦乱跳,生怕发出点响动,被他撞到惹上麻烦,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是是是~”富贵被他一脚踹在地上,脸上鲜血直流却不敢嚷痛,一咕噜爬起来:“奴才这就去把乔彦那小子找出来,大卸八块……”

万想不到如玉竟然与司马炀有过节,如兰惊讶之下,脑中灵光一闪,不由生出一条借刀杀人的毒计。

若是如玉跟臭名昭著的京城恶少搞在一起,楚临风就算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娶她回家了吧?

司马炀嘴里说得气壮山河,到底也不敢真在宫中闹事,悻悻地喝道:“少爷兴致都没了,还找个屁算那小子命大,走,喝酒去”

他骂骂咧咧地绕过假山,忽见一人站在暗处,挡住去路,顿时大怒:“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挡本少爷的路?”

“司马公子请了。”如兰壮着胆子,曲膝行了一礼:“奴家方才听到,公子似乎与太医院的乔彦有些过节。我有一条妙计,保证可以让乔彦手到擒来,不知公子有没有兴趣?”

司马炀一怔,偏着头细细打量着她一遍,发现很是面生,越发诧异:“你是谁?”

“与乔彦不共戴天之人。”

“少爷凭什么信你?”

如兰冷笑一声:“我本以为只要大家目标一致,不管是谁都可合作。既然公子不信,那便算了。”

“等等~”司马炀眼珠转了圈,想着乔彦俊美的面宠,禁不住咽了口口水,叫住她:“什么妙计,先说来听听?”

如兰上前一步,低低说了几句话。

司马炀眉毛一扬:“你确定不会骗我?”

“即使是骗局,公子又有何损失?”如兰不答反问。

“好”司马炀望着她,狞笑:“若你敢欺骗少爷,就算掘地三尺,也会把你找出来碎尸万段”

如兰机灵灵打个寒颤,避到路旁:“放心,绝不会让公子失望”

“我们走”司马炀越过她,扬长而去。

“少爷~”富贵急匆匆地跟在身后:“你真的相信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去给我盯紧了”司马炀冷笑一声:“只要查出她的身份,不怕她飞到天上去”

“是”

如兰怔怔地站在园中,想到冲动之下,竟然不顾一切与魔鬼结盟,不禁又愧又悔还有一些后怕。

落在司马炀的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她十分清楚。

可,一想到如玉背弃姐妹之情,暗中勾搭临风,企图破坏她的婚姻,又觉得理直气壮,那一丝丝愧疚,便又烟消云散。

对,是如玉无情无义在先,不能怪她狠心

她情绪激荡,在园中站了许久,直到阵阵喧哗传来,才蓦然而醒,回过头来,朝湖边望去。只见湖边聚会之处人影幢幢,人群先是四处散开,很快又围成一个圆圈,并不断有女子尖叫声传来。

她心生好奇,提起裙子奔了过去,走近了一瞧,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场中桌翻椅倒,杯盘狼藉,四五个男子掳拳捋袖打成一团,楚临风和孙逐流赫然在列

孙逐流面色铁青,一手揪着一名武官的衣领,另一手握成拳痛揍对方,一边打还一边喝骂:“老子打光你的牙,叫你以后还胡说”

那边楚临风一人独对两名壮汉,手中拎着一个,脚下还踩着一个,凛着容正在教训对方。

她来得晚,站在圈外,四周又闹哄哄的,只看到他的嘴唇翕动,却听不到他说些什么。

孙逐流打架,一点也不奇怪,可是楚临风向来冷静自恃,怎么也不顾场合,在宫中与人动手?

“出什么事了?”如兰心中焦灼,随便拉了一个人就问。

“啧啧~”那人挂一脸鄙夷的笑,神色暧昧地道:“还能有什么事?争风吃醋呗~”

“争风吃醋?”如兰满心疑惑。

那人却不理她,转过头与身边人笑谈:“坊间传闻,靖边王,镇北将军与乔彦早有暧昧,看来所言非虚~”

“不会吧?”有人提出质疑:“乔彦本事再大,岂能在逍遥王和靖边王之间左右逢源?这两人可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

“这可不一定,所谓空穴不来风,”另一人唯恐天下不乱:“不然那乔彦年不及弱冠,怎么可能进太医院?”

“搞不好姓乔的早就是楚孙二人的禁脔,姓花的既存心与他们做对,横刀夺爱也不稀奇呀”

“就是,就是……”众人附议。

“听说前一段时间,也是为了这姓乔的,孙逐流大打出手,把某人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有人神秘兮兮。

这个某人,大家心照不宣,相视哈哈大笑。

“嘻嘻~”有人涎着脸,压低了声音调笑:“别说,乔彦还真是生得俊俏,皮肤比女子还嫩,掐得水出,与他春风一度,不知是何等滋味……”

“嘘~”立刻有人提醒:“你可小心些,传到靖边王耳里或是逍遥王耳里,小心小命不保~”

众人谁也不认识如兰,毫无顾忌地信口开河,听者眉飞色舞,说者津津有味,如兰气得浑身发抖,站在人群里,犹如置身冰窖。

楚临风,你有种如今连收敛都不肯,当着全天下的面,为了如玉在宫中跟人大打出手,竟连前程都不顾了?
正文 第193章 流言蜚语
下堂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