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万里寻仙 第1节 鸡汤

打开草屋的门,看了看外面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天空和纷飞的雪花,“又下雪了,今天去砍柴的话,应该能换几个铜钱!”李悠默默的想到。

对着外面哈了一口白气,回到屋子里,用碳灰把屋子中间柴火堆埋起来,这样可以很久不会熄灭,拿起柴刀,紧了紧身上的破皮袄,踹上一个糙米饼,李悠向门外走去。

“希望今年也能顺利的度过这个冬天吧!”瘦弱的身影看着庄外的蒙仪山,目光坚定了许多!

李悠是个孤儿,在懂事以前就流落在了这个山边的子是一个猎户搭建的,不过很多年没有回来了,庄子里人估计是遇到了老虎。

李悠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是被村子的老学究收留做杂物的那段时间,不用为吃喝犯愁,每天只是打打水,帮村子里来念书的孩子磨墨,洗笔,还能站在一旁听老学究教习识字,晚上自己在沙地上偷着练习。

可惜好景不长,夏天的时候老学究被他儿子接去镇上养老了。李悠开始了自己砍柴卖柴生活。

八岁的李悠身体瘦小,一次背回来的柴火只能卖一个铜钱,一天李悠能来回背两次,五个铜钱能买到一斤糙米面,一斤糙米面能烤成五个大饼,五个大饼够李悠吃三天。

“今天要在天黑以前背三次!”李悠给自己今天定下了一个不容易完成的目标!

-------------分割线--------------------------------------------

九蒙山脉到底有多少座山,这个估计没有人能数的清,蒙仪山只是九蒙山脉最西面的一座小山。一道有些暗淡的黄色遁光在群山之中向着蒙仪山飘飞而来。

“前面有个世俗的村子,躲到世俗村子里差不多能安稳一段时间。”遁光里一个穿着褐色衣衫的身影自言自语道。

而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红光从下方山林里面激射而出,直奔褐色身影袭来。

褐色身影大惊,忙捏法决,脚下三尺长的褐色飞剑化作丈许,迎向红光,可那红光却一分为二,一道撞向丈许飞剑,另一道绕过飞剑直奔褐色身影。

“轰!”

“嘭!”

一声炸响和一声闷响相继传来!褐色飞剑化为碎片,褐色身影喷出一口黑血,抛飞出去!

“终于还是没逃出来吗?”褐色身影暗暗的想到。而手上却没有停留的扯下系在腰间的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向一边远远的扔了出去!

一道红色身影出现在刚才褐色身影被击中的位置,看到对方丢出袋子。叹了口气,捏了个法决,刚才一分为二的两道红光重新合二为一,从上向下,再次狠狠的撞向那个喷血的身影,而自己却向那个小袋子直飞而去。

“嘭!”又是一声闷响,褐色身影径直坠向地面!

红色身影拿着小袋子,看了看,再次叹了口气,收了红光,向着东方的群山急飞而去!

----------------------------------------------------------------

正在山上用草绳捆柴和的李悠,抬头看了看天。

“下雪天应该不会打雷啊!”李悠奇怪的想到。

“不管了,这捆柴应该送到白大婶家,她家里应该没多少柴火了。”庄子里其他的樵夫都是把柴禾拿到庄上的集市上去卖,李悠却是背着柴禾挨家挨户的询问,虽然少了一些,不过因为能直接送上门,所以还是有些老弱妇孺家的收益的。

“咦?”

“珍珠鸡?”正背着柴火往山下走的看到了雪地上两排一排深一排浅的三叉脚印。

“好像是只受伤的!”

这珍珠鸡是山上的野鸡,平时跑的飞快,李悠遇到过很多次,可是没有一次能追上。李悠心情大好,丢下背上的捆柴,拿着柴刀沿着雪印猫了过去!

一炷香时间以后,李悠满脸开心的提着一只被打断脖子的珍珠鸡,回到了丢柴的地方,背起捆柴,继续往山下的庄子里走去。

一只珍珠鸡送去庄子里的小酒馆的话能换到三个铜钱,这相当于李悠状态最好的时候一天背柴的收益。李悠很开心,不过他不打算把这只珍珠鸡卖掉,因为这是他第一只打到的猎物,也因为他已经有5个月没有吃过肉了。

日上三竿的时候,李悠跑回了自己的草屋,柴禾也被他直接背了了回来,急急忙忙重新引着了屋子中间被草灰盖住的火堆。架起一锅雪水,煮了起来。

李悠见过庄子里人杀鸡,杀了鸡以后要用开水烫,这样容易拔毛,虽然是第一次搞,毛手毛脚的李悠也干得有点样子。至于本来还要在背两次捆柴的的计划,早被他忘的一干二净。

“哗啦”被剁成碎块的鸡肉,被李悠下到了锅里,然后李悠抱来一堆柴和,傻乎乎的坐在火堆旁边看着破铁锅里鸡肉一点一点的变化。李悠太想吃肉了,即使是以前在老学究私塾里做杂物的时候,也没吃过几次,最后一次是老学究离开的时候给了李悠一吊铜钱(十五个),李悠咬牙买了两个肉包子,那已经是李悠这辈子吃的最好的一顿了。

而现在,有一只肉鸡,一整只属于他自己的肉鸡,李悠怎么能不激动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悠看着铁锅里的鸡肉,由肉红色变成白色,再变的越来越松散,锅里的鸡汤也越来越浓稠,肉香气已经让李悠吞下很多次口水了,才拿过一个小破罐子,从里面捏出一小撮白色的粉末,撒在锅里,又捏了一小撮,李悠想了想,还是咬咬牙,又捏了一小撮洒在锅里,才小心的盖上罐子,放在一边。是盐,李悠家里唯一的调味料,因为不吃盐会没有力气,所以李悠才用积蓄买了几两。

李悠盛了满满一碗鸡汤,仅捞了一块鸡肉,拿出怀里的糙米饼,再吞了一口口水,伴着鸡汤和鸡肉,淅沥呼噜的吃了起来。

“太好吃了,要不在吃一块肉吧!”已经了喝了三碗鸡汤,一整个糙米饼的李悠已经撑的什么都吃不下了,可还是眼巴巴的看着锅里滚动的鸡肉。

“就一块,大不了明天只喝汤!”李悠给自己找到了充分的理由。所以李悠理直气壮的又捞出一块鸡肉,正要放在嘴边的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

“小兄弟,能分我一碗鸡汤吗?”

李悠慕的回头,“啪”刚捞起来的鸡肉又重新掉回锅里!自己的草屋并不大,也就一丈方圆的空间,不可能屋子里有人自己一点察觉也没有啊!可是就在自己的眼前,一个满脸苍白,穿着褐色衣服老头儿盘膝坐在自己的草炕上,嘴角和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

“老老人家受受伤了!”很久没有说过话的李悠,话语很是生涩。

老头儿咧嘴笑了笑,“呵呵,没什么,可以分我点鸡汤吗?”

李悠看了看锅里,马上捞了满满一碗鸡肉鸡汤,端给了老头儿,因为老学究的原因,李悠对老者一向很尊重,而且这个老头儿好像很厉害。明明受伤了,应该是吐了血,却说自己没事。

老头儿很快吃完了碗里的肉汤,说道:“谢谢,可以在给我一碗吗?”

李悠有些心疼,不过还是给老头儿又端来了满满的一碗鸡肉鸡汤,珍珠鸡并不大,两碗过后锅里已经没有多少肉了。“以后肯定还能在抓到”李悠这样安慰自己。

等老头儿再次吃完了以后,终于起色好了一些,苍白的脸上也有些许红晕,老头儿擦擦嘴,“好多年没有吃过世俗的东西了,没想到在老夫临近终了的时候还能在吃到,谢谢你了,小兄弟!”

“我去,我去找大夫大夫!”说完,李悠就要往外跑。

“不用了,小兄弟。”老头儿叫住了李悠,“我这是咎由自取,我已经被师叔震碎了生机,已经没有人能医治于我了。”

“可可是”李悠很急。还是扭头向门外跑去。

盘坐着的老头本来有些涣散的目光,突然亮了起来,正好照在已经一只脚踏出房门的李悠身上。然后眼睛又恢复成涣散的样子。

“水火木三灵根,四等资质吗?”老头儿没有再次换回李悠,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有些机缘的话,倒也能够筑基成功”

“哇~~!”一口淤血再次从老头儿嘴里喷出。

“唉~~!没有多少时间了!”说罢,老头儿撕下身上的一块布幅,用手指沾着淤血,书画了起来!

============================================================

褐衣老头儿接过场务递来的盒饭,回头对埋头布置场景的乱来狠狠的竖起了中指,“强烈鄙视你连个名字也不给我起!”
第一卷 万里寻仙 第1节 鸡汤
李悠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