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洪荒战 第五章 后羿射日

夸父的万丈身躯轰然倒下。

远处一人飞掠而来,正把这一幕看在眼中。

那人身背长弓利箭,双目充血,须飞扬,仰天悲啸一声:“大哥英灵慢走,且看小弟为你报仇。”言罢,转身过来,带着刻骨的仇恨,死死瞪着眼前几人:“孽畜,尔等残害洪荒生灵无数,造下无边恶果,尚且不知悔改,更害了我夸父兄长,真是最该万死。”

众金乌此时接近油尽灯枯,纷纷化出金乌本相,准备肉搏拼命。

此人面相英武不凡,浑身透出一股锐气,正是后羿。从背后取下长弓,低头抚摩,神色温柔道:“此弓名曰射日,尔等为金乌,犯了忌讳,合该受死。”说话间,抽出一根箭,闪电般拉弓射出。

但见一点精芒闪过,惨叫声与弓弦声同时响起,老大已经被射落尘埃。众金乌见得后羿神射,胆气被夺,深知今日恐难幸免。但老大身死,念及平日里兄弟情义,纷纷拼命上前,欲与后羿同归于尽。奈何手段不及,转眼间又被后羿射死七人。

6压呆呆地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一点精芒,心中万念具灰:这就要死了吗?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叔父了,还有九哥。他们一定会很伤心吧,一下子失去了九位亲人。

就在6压要被利箭穿体而过的瞬间,一图一书结成太极流转之势将箭矢挡下,原来是匆匆赶来的6久到了。

6久此时也不好过,匆忙间接下后羿这满含凶猛法力的一箭,受了不轻的伤。此刻也顾不上这些了,转眼望去,八个兄弟倒在地上,再无生机。心中充满自责,夹杂着愤怒、怨恨直冲天灵。眼看6久就要入魔,成为一具没有意识,只知道杀戮的傀儡。这时,6压一声悲呼将其唤醒。6久元神一片通透,脑后现出一亩大小的云光,清亮如水。一只三足金乌从中飞了出来,出震天长鸣声,把身一转,化为一个身着金袍的少年,朝6久一礼道:“贫道金阳见过道友。”随后跳入6久头顶云光之中,一同消失不见。

后羿看得是目瞪口呆,心底盘算:居然临阵突破了,这位想必就是天庭九太子了,果然是好资质,难怪鸿钧道祖都收其为隔代亲传弟子。斩去一尸进入了罗仙境界,修为已经高我一筹,好在刚才匆忙硬受一箭,此时当非我敌手。正好将此子除去,如若不然,日后必成我巫族心腹大患。

后羿眼中充满了坚定,道:“九殿下果然不凡,今日后羿胜之不武,念及为兄长报仇,故不上那许多了。”随即拉弓射出一箭,比先前几箭更急更快,显然是用了全力。

6久虽然斩去一尸,道行大进,但身受重伤,又要护着身后的6压,只能祭起河洛图书全力防御了。看着后羿全力射向自己的一箭,感觉时间流逝越来越慢,刹那间的流转仿佛一个元会般的漫长。6久此时道心通明,往日里被天道掩盖的天机也朦朦胧胧地现出一角。看着笔直飞来的箭矢,6久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仔细探究时确又消失无踪。

看着将要及体的杀机,6久心中不免有些黯然:这就要结束了吗?还是没有夺过这命中注定的一劫啊。

钟声响起,一口古朴金黄的巨钟出现在6久头顶,箭矢被定住,东皇太一来了。后羿长叹一声,向远处飞遁,连夸父的尸体都顾不上带走。

太一出现在现场,看着这一片凄凉的景象,悲痛欲绝。挥手收回东皇钟,强忍着心中酸楚将八个侄子的遗体亲手收好。看到夸父尸体,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情绪失控下,太阳真火溢出,将周身十米几乎化为灰烬。太一从怀里取出一个金黄色的葫芦,正是不周山上收取的那个,恨声道:“匹夫害我侄儿还想回归天地,妄想!”挥手将尸身打散成精气,收入葫芦中。

6久上前道:“叔父可否将葫芦与小侄?待斩杀后羿,我为十弟炼一件护身法宝。”

太一点了点头,就将葫芦递给了6久。转身抱起6压,招呼6久回天庭去了。

帝俊乍见八个孩子的遗体,当即大怒,欲尽起妖族之众与巫族决一死战,好在为东皇太一和席智囊妖圣白泽所阻。只是暗自恼怒,誓一有机会就要将巫族斩尽杀绝,以告慰八位孩儿在天之灵。

经过此事,巫族损了一位大巫,妖族折了八位太子,双方都是损失惨重,两族之间仇恨日深。虽说此事因金乌而起,可仇恨这种事又怎么会讲道理。巫妖两族各自整军备武,积蓄力量,下次大战,必是不死不休之局。

6久回到天庭,随父亲叔父安葬了八位哥哥,就闭关恢复伤势去了。顺便巩固下自己的修为,还有面对后羿时感受到的那种玄妙的境界。自从借着心中的负面情绪斩出恶尸以来,6久觉得灵台前所未有的空明,仿佛一面积满灰尘的镜子,被人擦拭了一般,真灵渐渐显露出来。隐隐能够把握到一些天机了。

大道之下有着无数的法则,为天道所掌。6久尚且不知自己是多么的幸运。旁人要触摸到这些法则都要到斩去二尸的至仙境界,完全掌握则要到空明境界。即使有天资卓越之辈,也只是在至仙境界完全掌握罢了。似6久这般罗仙境界就窥得法则门径的,别无他人了。何况6久苦苦追求的,是两**则之的时间法则。这时间法则乃是大道之下的第一逆天法则,要想掌握,何其难也!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6久的伤势早已无碍,只是怎么都进不去那种玄妙的感觉了。他本是心性坚韧之人,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关闭六识,撤消所有防御,只留下面对后羿时的记忆,细细参悟。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事,修炼者闭六识、消防御,就是一只苍蝇撞上,也是轻则法力全失,重则丧命。好在帝俊太一经历了丧失子侄的惨事后,大大加强了对6久和6压的防御力度,修炼地点都有重兵把守,6久才能放心修炼。

现代物理学认为,世界是一个四维世界:上下左右前后的三维空间和从古到今的一维时间。在洪荒世界中,时间和空间也被称为是两**则。

6久抛开一切,一心探究时间法则的奥妙,倒是契合了时间法则的修炼法门,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数,莫非就是此理?

十年间,6久修炼掌控时间略有小成,完全掌握了时间缓慢的法门。根据6久的设想,应该还有时间加、时间静止和时间倒流这三种法门,一时之间也修炼不出什么头绪,眼下紫霄宫开讲在即,只能有待日后了。这也是6久穿越而来,灵魂之中带着浓厚的时空气息,再加上后世在起点看书的收获,方能如此轻松亏得门径。换了他人修炼,有无机缘暂且不提,就是修炼,也不知要耗费多少时日。

6久开关出来,还是一袭青衣罩体,蜕去绒毛的面庞带着淡淡的神秘,更见英俊。举手投足间显露出某种若有若无的晦涩玄奥气息,让人不自觉中心神迷醉。往见帝俊太一,两人大是惊讶。太一把6久更是上上下下打量几遍,方才疑惑道:“小九这次闭关想来大有收获,为叔居然看不透你?”

6久淡然一笑,道:“叔父若有疑惑,一试便知。”

太一放声大笑:“好小子,敢与老夫叫阵,且看老夫如何教训你。”帝俊也在一旁微笑,招来一个近侍,吩咐道:“去扶桑树下把十太子找来,就说九太子出关了。”6压自从目睹八位兄长在眼前陨落,自己若无九哥拼死相救,也早就与几位哥哥一样了。深知在这洪荒世界只有拳头大才是道理。这些年心性大定,每日要不就是随帝俊练习近战肉搏之术和诸般术法,要不就是在扶桑树下打熬法力,浑然去了从前的顽劣。帝俊太一两人见其如此,也在伤心之余多了些安慰。

不一会儿,6压到了。先向两位长辈行礼,而后又与6久打了个招呼。6久见弟弟如今行事沉稳有度,也放心不少。与太一之战正式开打。

6久修炼时日及不上太一,但其进步神,已经堪堪追上了太一的脚步。只是太一已经进入罗仙境界数万年,而6久确是刚刚进入。如果算上凝聚星力法门和刚领悟的时间法则,两人实力孰高孰低或未可知。当然是双方都不动用灵宝的情况下,否则开天三宝之一的混沌钟一出,又有几人能当得东皇太一的威势。

太一打算先试试6久的水准,看似随意一拳击出。6久正欲迎上,忽感身体似乎馅于泥沙之中,眼看太一的拳头就要到了,心中一凛,全力运转法力打破束缚,同时心神一动,时间缓慢动,一拳迎上,爆开的法力将两人分开。
第一卷 洪荒战 第五章 后羿射日
星辰妖皇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