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陆宇抢婚(完)

为了庆祝马京英大婚,还有政治上的需要,马氏家族还有台湾当局,在台湾举行了形式各异的庆祝活动,整个台北成了欢乐的海洋,比过年还要热闹、、、

在台北的主要街道,婚车所要经过的道路两侧,全都挂满了喜庆的花灯,一些政府部门、主人企业的门口,也都挂上绚烂光彩的灯笼,将整个台北照成了一个欢乐的不夜之城、、、

时间逐渐接近了晚间,天空开始慢慢的黑了下来,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嘉宾,包括世界各国政要、台湾地方名人、豪商巨富,在台北最大的酒店——米朗国际大洒店礼堂济济一堂。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www.26dd.Cn阅读网)此时这里已是政要云集,群星璀璨,大家都在热情的谈笑着,等待着婚礼的开始、、、

此时在礼堂当中,人们自然的分成了三个集团,以美国外交副部长罗伯特为首的西方国家政要人士,聚集在一起,他们被安排在大厅的右方就坐、、、

而以中国外交副部长杨明迟为首的新兴国家和亲华阵营人士,则坐在左边。整个大厅中人数最多的,还是坐在中间的普通宾客,达官贵人,新人亲友,台湾地方著名人士,他们几乎占据了礼堂中人数的七成左右、、、

晚上七点,主持婚礼的牧师出现在礼堂,婚姻仪式开始了。

夜空中突然光芒四射,一束七彩强光穿过漆黑的夜幕,直上云霄。瞬间,台北全市的所有灯光按照顺序瞬间开启,只见灯光象漂浮着珍珠的滂湃海浪,在漆黑的夜色中滚滚而来,由南到北,由远及近,光明逐渐扩大,越来越亮、、、

很快,整个台北的灯光全都亮了起来,将台北照成了夜空中一颗光芒璀璨的夜明珠、、、

伴随着灯光的亮起,市内盛大的婚礼游行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豪华车队向米朗国际大酒店开去。

在车队最前面开道的,是六骑雅马哈摩托车,随后是八辆路虎吉普车,车身铮亮,气势威武,每辆车上都挂上了彩旗和鲜花,两辆为一列,浩浩当当的向前开去、、、

在路虎吉普车之后,则是婚庆车队的主体,十辆黑色的宝马、奔驰、法拉利、劳斯来斯、玛莎拉蒂等世界各款豪华轿车、、、

欢闹的人群,跟着豪华的迎婚车队缓慢的向前涌动,大家都在兴奋热烈的议论和期盼着婚礼仪式的开始。看着车上挂着的马京项和叶语晨的婚照,少女们心中满是羡慕和妒忌,长相如此风华绝代,还拥有如此盛大的婚礼、、、

而青年们则羡慕马京英好运,不足三十岁就已经富有四海,还能以如此盛大的婚礼,迎娶一个漂亮的新娘,实在是得意辉煌的人生、、、

浩浩荡荡的车队缓缓的开进了婚礼的举办地——米朗国际大酒店,此时米朗国际大酒店装扮的格外高雅靓丽,充满了喜庆的气氛,不过因为前来参加婚礼的人物中,有各国政要,宾客非富即贵,因此米郎国际大酒店内外的戒备,森严异常,普通的民众远在一个街区外就已经被挡住了、、、

随着一排清亮的喇叭声响起,车队缓缓的停在了米朗国际大酒店门前,车门拉开,一身穿着考究手工定制西装的马京英,在其家人的陪同下走入米郎国际大酒店、、、

此时米即国际大酒店的礼堂中,包括各国政要在内的观礼宾客们,都站了起来,鼓掌向新郎马京英表示祝贺。而马京英则是面带微笑,仪态优雅的边走边颔首还礼,显示出了极好的家教、、、

一段热烈而喜庆的音乐响了起来,曲调很巧妙,由热烈到缠绵,由高亢到悠扬,由快速到舒缓,曲调开始悠扬动人,缠绵悱恻,就好象一位少女怀着无尽的爱怜和憧憬,面对着自己的爱人、、、

这时清澈而柔和的钢琴声响起,瞬间抚平了人们心中的情绪,只剩下空灵而静谧的感觉、、、

伴随着柔和的钢琴声,只见叶语晨披着美丽无比的婚纱、在伴娘的陪伴下缓缓向场内走来,她身上那洁白的婚纱长达数米,拂过地面,婚纱上面光芒闪耀,轻纱浮动,她如同童话中的仙女一般,仿佛要随时乘风欲飞、、、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聚精会神的看着那漂亮的新娘、、、

婚礼特邀的维也纳钢琴大师安德烈,以自己精湛无比的技艺,将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结婚进行曲演绎的出神入化,那单纯的节奏,那明快的旋律,将曲子中的快乐与幸福传达到了礼堂每个人的心中、、、

伴随着结婚进行曲,礼堂上的所有人,此刻脸上皆不由露出了一抹微笑,为这对新人真心的祝福。

所有人都被这动人的曲调吸引,沉浸在这优美的音乐声中,可是并没有人注意到,新娘的身体随着那优美的音乐,却在微微的颤抖着,只有她的伴娘郭书瑶,清楚的感觉到了好友此时的心境、、、、

自己不是告诉他晨晨今日结婚吗,可是为什么他还没有来。马上婚礼就要举行了,他再不来就来不急了。难道自己看错他了,他真的那么狠心,放弃了语晨、、、

也是,语晨的婚礼来了那么多的达官政要,牵扯到了台湾回归中国大陆这么敏感的问题,他畏惧了、他害怕了,他有顾虑了,所以他退缩了,这很正常、、、

只是为什么,我心中知道这样的现实,会那么的失望,那么的、、、痛呢、、、、

叶语晨自从答应爷爷嫁给马京英时,就做出了要牺牲自己,保全家族的心思。可是,钢琴大师安德烈的技艺实在是太精湛了,那直透入人内心深处的钢琴曲调,深深的动摇了叶语晨的灵魂,她记得这首曲子描述的是圣杯武士罗恩格林拯救公主爱尔莎的事迹,那是一个悲壮而凄美的爱情故事、、、

想到这里,叶语晨的毅力和决心,再也无法抑制自己汹涌的感情,她的泪水夺眶而出,瞬间打湿了婚纱、、、

郭书瑶看着叶语晨此时的模样,心中暗叫不好,这种场合虽然掉眼泪很正常,可是问题是叶语晨这眼泪流的太多了。不过,好在一众宾客现在都沉浸在钢琴大家安德烈的曲目中,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新娘的异样。而且就算看到了,也只当叶语晨是高兴的、、、

可是,一直观注着叶语晨的马京英,却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一点。看着泪流满面的叶语晨,马京英的拳头不由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就算你不愿意,也没有用,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私有财产、、、

此时,获得了台湾当局和马氏家族许可的世界六家著名电视台,才被允许开机拍摄。他们分别是中国国家电视台,美国广播公司,英国广播公司,法国路透社,俄国通讯社,台湾台北电视台、、、

新娘叶语晨,在伴娘郭书瑶的扶持下,走到了礼堂的中心,新郎马京英和证婚人早已在那里等候。牧师站在主席台前,待叶语晨和马京英站在一起后,开始为他们主持婚礼、、、

微笑的看着叶语晨和马京英,牧师开始诵读圣经,这个时候,整个礼堂所有的吵杂声都寂静下来。只有牧师诵读圣经的声音,在礼堂的上空回荡、、、

“让我们低头祷告,天父上帝,你是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你创造世人也眷顾世人,我们仰赖你的大能保守。求你赐予我们洁净的心、正直的灵,不让私欲拦阻我们认识你的旨意,也不让软弱拦阻我们顺从你的旨意,求您赐福新郎马京英和新娘叶语晨,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愿意共同进入婚约之时、、、”

念完一段圣经后,牧师首先对马京英道“马京英,在全能的上帝面前,你是否愿意娶叶语晨小姐为妻,无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你都保护她、爱惜她,和她一同承担、、、”

“愿意,我愿意以自己的灵魂发誓,我将永远的爱护叶语晨小姐,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健康疾病,永不背叛、、、”马京英温柔的看着叶语晨,眼中炽热的光芒,足以熔化一切拒绝的火焰,深情的道

待马京英发完誓后,牧师又对叶语晨道“叶语晨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马京英先生,无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你都陪伴在他身边,与他一同承担、、、”

此时的叶语晨好像没有了灵魂的躯壳一般,听到马京英和牧师的话,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恶梦。她迟疑了,犹豫了、、、

郭书瑶看着叶语晨越来越白的小脑,心中喃喃的想,晨晨她真的要发誓了吗、、、

此时,叶语晨成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世界六大电视台的摄像机,更是在同一时间瞄准了她、、、

叶语晨突然感觉自己好累,她好想让那个坚强的臂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依靠和温暖、、、陆宇,你告诉我,我,我该怎么办、、、

看着站在那里不说话的叶语晨,全场所有的宾客都感觉到了一分不对劲,特别是马京英,他此时只觉得自己像极了一个小丑。虽然,他仍然努力维持着自己社会精英的风度,可是那双眼睛仍恨不得吃了叶语晨、、、

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难看,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语晨小姐,你愿意嫁给马京英先生为妻吗,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建康疾病、、、”看着叶语晨不吱声,牧师又重复的道

“她不愿意、、、”

牧师话音未落,一道凌厉霸道的声音,突然在礼堂中响了起来,久久回荡、、、可是令人惊讶的是,这道声音不像是在礼堂中喊出的,反而是像在千里之外传过来的一般,是什么人有这样的嗓门、、、

听到这道声音,全场憾然,各国政要富豪面面相视,随身带着的武官保镖,更是将枪都给掏了出来、、、

就在这时,在礼堂的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劲风,紧接着,一只体积庞大的不明飞行物缓缓的降落下来,正好将礼堂的大门给堵个严实、、、

看到那不明飞行物,中国代表团团长杨明迟,还有美国代表团团长罗伯特,这两位礼堂中身份最贵重的宾客,眼角皆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在场中也只有他们二人认识这不明飞行物了、、、

外星飞碟,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杨明迟和罗伯特的心中,皆闪过一道不好的预感、、、

飞碟门打开,一身外星军装的我,在一群格斗机器人战士的簇拥下,很是潇洒的从中走了下来。摘掉头盔,我直接无视一众宾客惊讶的眼神,走过绚烂灯光映照的地毯,一直走到了叶语晨的面前、、、

“他是、、、”

“怎么是他、、、”

杨明迟和罗伯特看清楚我的长相,脸上皆露出骇然之色。在各自国内皆地位不低的他们,自然知道那外星飞船的实际掌控者,一个二十来岁的中国青年,他的照片在两国政府高层,几乎是公开的密秘、、、

我走到叶语晨的身前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微笑的看着她,张开了自己的臂膀、、、

泪水再次不可抑制的从叶语晨漂亮的眸子中,流了出来,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喜悦的泪水。不可抑制的,叶语晨瞬间忘却了一切,什么责任、什么家族,她的眼中此时只剩下那个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青年、、、

忘情的扑进我的怀中,叶语晨没有想到他会来,幸福来得是那么的突然、、、

一旁的郭书瑶羡慕的看着扑进我怀中的叶语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鼻子发酸,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是妒忌吗、、、

马京英双眼冒火的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如果双眼能够杀人的话,估计我和叶语晨此时连渣都不带剩下、、、

全球六大电视媒体的摄影记者,在迟钝了一分钟之后,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兴奋的将镜头对准那对青年男女。本以为只是例行公事、很普通的豪门婚姻报导,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条大鱼,这下那些不愿意来的家伙,得后悔死,活该自己要发了、、、

此时,这些记者们已经开始在脑海中编织剧本了。千金小姐叶语晨,如何在一次游玩中邂逅贫家子弟,两人一见钟情,陷入热恋,可是家中长辈嫌贫爱富,强行拆散这对恋人,并将叶语晨许给马京英、、、

于是,一个悲剧老套的爱情故事诞生了。虽然那个三男主角,怎么看也不像是贫家子弟、、、

“陆宇,真的是你,你真的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偎在我怀中的叶语晨,喃喃的道

我听到叶语晨的话,怜惜的揉了揉她可爱小脑袋,柔声道“不是在做梦,你放心吧,一切有我、、、”

“嗯、、、”叶语晨听到我的话,像只小猫般,乖巧的点了点头

叶语晨多日来,一直都在独自忍受着无数的煎熬和痛楚。一个女孩子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此时一见到我,精神一松,她只觉头昏目眩,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想好好的伏在他温暖的怀中,做一个小女人,好好的睡一觉,什么烦恼都不用自己操心、、、

感受着叶语晨对自己的依恋,陆宇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双臂只是下意识的紧紧搂着叶语晨有些瘦弱的身子。自从两人认识以来,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多久,而确立恋爱关系更是只有几天,就因为种种原因夭折了、、、

可是,这却并不能影响,他们双方对对方的爱恋。直到有一天,当命运逼他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对方对于自己而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化为了永恒。这一刻,骑士罗恩格林和爱尔莎公主在看着他们、、、、

六大电视媒体,真实的记录了这一切,并在一时间,向整个世界转播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于是,从繁华先进的上海到六朝古都北京,从碧绿苍翠的苏格兰山岗到风景如画的莱茵河畔,从宽阔整齐的香榭丽舍大道到罗马雄伟的大斗兽场,从壮观的金门跨海大桥到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从伦敦到纽约,从维也纳到巴黎、、、

整个世界都目睹了这对青年男女面对着世界,毫无顾忌对爱的宣言和诠释、、、

“这是在好莱坞吗,我的上帝,太浪漫了、、、”一个白人少女的惊呼声,打断了人们的震惊,所有人都看向礼堂中的二人,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

“这人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世界各地看到这一幕的观众,都激动的在那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北京QH大学,一群学生大声叫道“哇,太帅了,太浪漫了、、、”

巴黎,香奈尔专门店,一高佻的法国女郎看着屏幕,捂着嘴巴叫道“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太棒了、、、”

纽约时代广场,一个两米高的白人小伙高举双臂,大声叫道“祝你们幸福、、、”

就在全世界都在议论这场特殊的婚礼时,电视屏幕突然一片雪花。婚礼的负责人已经反应过来了,采取了强硬措施,不顾记者们的强烈反对,给打断了、、、

不过他们虽然可以截断电视台的直播,可是却阻止不了婚礼现场宾客的议论,此时整个礼堂像菜市场一般,乱作一团、、、

马京英,可以说是今天最不如意的人了,他深深体会到了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周边尽是人类的议论声,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家族的脸面都被自己丢光了、、、

看着叶语晨和陆宇二人的眼波流转,柔情密意,他只觉这一幕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羞辱,仿若有人狠狠抽他的脸一般。一股难言的愤恕和羞耻,冲击他的全身,他只觉自己恕火焚身,恶从心起、、、

手慢慢的摸向腰后,那里有一只沙漠之鹰。从小生长的环境,让马京英极其没有安全感,即使是结婚,他的身上也藏着一把手枪。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此时他所想的,所要做的,就是杀了眼前这对给自己带来耻辱的狗男女,让他们的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就在婚礼的宾客们都在那里议论纷纷、不知该如何处理眼下局面的时候,“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响彻了整个礼堂,让吵杂如菜市场般的礼堂猛得一静,紧接着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惊讶一生的事情、、、

只见在礼堂的正中,此次婚礼当之无魁的主角,新郎马京英,手中拿着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婚礼的不速之客,那个突然出现在礼堂现场的青年男子。枪口冒着青烟,显然刚才那一枪,是他打的、、、

这不是令一众宾客感到惊奇的地方,在自己的新婚之夜,在婚礼现场,三方横刀夺爱,将自己的新娘给抢走了,即使是再大方的男人,也会拔刀相向的,真正令一众宾客感到惊奇的是那颗子弹、、、

只见那颗黄澄澄的子弟,此时竟诡异的悬浮于半空之中,在距离那横刀夺爱的三者男人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不前近不后退,也没有掉下来,就这么停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

止住要动手擒杀马京英的陆宙和机器人战士,我看着马京英,笑眯眯的道“马京英,你杀不了我,与我斗,你永远都是输、、、”

听到我的话,与一众宾客同样诧异的马京英,终于反应过来了,毫不犹豫,马京英抬起手中的手枪,啪啪啪、、、

三颗黄澄澄的子弹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快向我逼近,可是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在距离我十厘米的地方,那三颗子弹好似被什么东西阻止了一般,与先前那颗子弹一样,硬生生的停在了我的面前,就这么悬浮在半空当中、、、

我看着面露惊恕之色的马京英,笑眯眯的道“我说过,你杀不了我,现在轮到我了、、、”

说罢,但见我手掌一挥,悬浮在我跟前的那四颗子弟,突然凭响消失,飞快的朝马京英飞去。紧接着只听一声惨叫,马京英的身体轰然倒下,他的额头呈一字型,出现四个血洞、、、

礼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所有的人都面露敬畏的看着我。突然,一声狼嗷响起,一个珠光宝气的妇人,扑到马京英的身前,哭声叫道“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干嗷两声后,那妇人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朝我扑来。两名机器人战士一下出现在我的身前,架住那妇人、、、

“你还我儿命来,我要杀了你,杀你全家来给我儿偿命,杀你全家、、、”被两名机器人战士架住,那妇人仍就张牙舞爪的在那里对我叫器道

“杀了她、、、”我淡淡的瞄了一眼那妇人,仿若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对那两名机器人战士平静的道

听到我的话,但见一道光芒闪过,那妇人的脖劲已是出现一道血痕、、、

见我如此干净利索的又杀了一个人,此时整个婚礼现场已是一片寂静,所有人皆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敬畏的看着我,无一人敢多说一句话、、、

我目光凌厉的在一众宾客中一扫,扬声道“美国代表团团长在哪里,出来说话、、、”

听到我的话,礼堂中所有人的目光,皆下意识的向礼堂一角望去。罗伯特嘴角发苦,却不得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对我深深的鞠了一恭,罗伯特对我恭声道“陆先生,您好,我是美利坚合众国外交副部长罗伯特,代表美国政府向您致敬、、、”

罗伯特的言行,让整个礼堂又是一片骚动。罗伯特是什么人,那可是世界头号大国美国的外交副部长。虽然因为中国的崛起,美国已不再是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人的势力仍不可小眈、、、

看罗伯特此时的举动,资态竟是放的出奇的低,好似对那个年轻人特别的敬畏一般。就算那个年轻人拥有神鬼莫测的实力,也不应当让拥有整个美国为后盾的罗伯特,如此的忌惮啊、、、

“你认识我、、、”我听到罗伯特的话,诧异的问道

罗伯特听到我的话,对我更加恭敬的道“陆先生,我见过您的照片、、、”

“噢,认识我更好、、、”我听到罗伯特的话,点了点头,看着他道“回去告诉贵国的总统,就说是我说的,我不希望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什么心眼,否则我会很不高兴的、、、”

我的话音一落,整个礼堂不由一片哗然,而罗伯特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们感到,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是,陆宇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将您的话转达、、、”罗伯特对我恭声道,心中却是更加的苦涩

对罗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接着道“还有,台湾马家,我想没有必要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就麻烦你们帮我解决一下吧、、、”

“是,愿意为您效劳、、、”罗伯特听到我的话,竟是有些讨好的对我道“陆宇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让您满意的、、、”

“嗯、、、”对罗伯特点了点头,我转首看向礼堂的左侧,那里聚集的是中国代表团,还有国际和台湾亲中人士、、、

“杨明迟叔叔,侄儿今天任性了一回,办了点私事,打扰了您的工作,还请您见谅、、、”

对于杨明迟,我是认识的,他在中国属于周家阵营。当初,周老爷子为了培养我为周家下代继承人,曾与他见过两面、、、

杨明迟听到我的话,心中一片苦涩,这架势,我能不见谅吗、、、

心中那样想,嘴巴上却是不能说出来。摇了摇头,杨明迟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对我道“小宇客气了,遇到这种事,男儿就当如此、、、”

额,我听到杨明迟的话,不由愣住了。在我的印像中,杨明迟应当是一个比较正经,或者说古板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仅仅是愣了一会,我便对杨明迟道“杨明迟叔叔,这婚礼没有参加的必要了,您还是回国吧,有时候没必要委屈求全。一个月后,政府接收台湾,我倒要看看,谁敢使小动作,马家就是他们的膀样、、、”

说到最后,我已是杀气毕露、、、

能参加这场婚礼的,都是台湾上流社会的人士。此时听到我的话,那些不情愿台湾回归中国大陆,仍在那里磨牙谈条件,小动作不动的人,心中皆是一寒,下意识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笑话,连美国都得低头和服软的人物,岂是他们能够得罪的。能爬上如今的位置,没有一个是笨蛋,此时听到我的话,看着外面那架飞碟和机器人战士,在场的大部分宾客倒是都隐约猜出了我的身份、、、

杨明迟听到我的话,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赞赏的笑容、、、

“行了,没事大家都散了吧、、、”我好似主人般,对着全场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拥着叶语晨朝飞船走去

从始至终,叶语晨都乖巧的伏在我的怀中,看着我发挥,一句话也不说。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说话,什么时候自己不该说话、、、

这样的女人,几乎是贤内助的典型代表,属于那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

、、、、、、、

两个月后,宇宙飞船在太平洋某海域,载着我和我的女人,还有翼狐一族,离开了地球,向茫茫宇宙驶去,开始了新的征程。而我在地球的所有财产,全都过继到了那不足一岁的大胖儿子身上。那小子可比他老子幸福多了,吃屎的孩子,就拥有亿万家资,还有周家的背景。他长大后惟一的任务,便是拼命的花钱和泡妞,为周家开枝散叶,而不断奋斗、、、、、

(全书完)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陆宇抢婚(完)
坐卧美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