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八章 同消天地

. “不————”

愕然一刹,雷孤岚出了泣血的悲嚎,眼霎时溢出一层血雾,却再次牙咬道:

“快走!大家快走!小虎哥已动了毁天灭地印诀,神界即将出现吞噬空间的逆流黑洞了!!”

这一次,绿没有丝毫异议,更是一马当先,扯住了紫亦云的小手,瞬间如流星般飞逝而去。

三龙沉吟一刻,忽然眉峰一挑,抓住最为虚弱的顾天麟便也追踪绿而去。

银琅破皇暴躁地昂天狂吼,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涨地暗红泛光,却还是在雷孤岚清澈却决绝到一塌糊涂地眼神下,带着落弘燕绝尘离去。

当众人的身影一一消逝在神识时,雷孤岚绷紧地身子才忽然一泄,如同一滩烂泥般抱着黑剑瘫跪了下来。

“小虎哥,你让我做的,小鱼都做到了,就让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你离开可以吗?小鱼誓,小鱼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会继续活着,为了你活着……就让我留在这里,多看你一眼吧……小虎哥……求你了……呜……”

固执的少女,就这样固执地怀抱着一柄暗淡无光的黑色大剑,苦苦乞求。

她心的痛,无人可知,她灵魂的悔,无人可晓。

过往,那一直在追逐着她的身影,如今却是难以一顾。

当她明白武小虎对她的追逐与痴爱时,她被震惊到灵魂窒息。

如果可以,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愿意放弃所有,只为这双一直注视着她的眼眸停留。

可惜,时光无法倒流,时空却会在逆流爆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吞噬那过往的一切一切……

割据空间内,展风惊慌失措。

因为他现,他无法摆脱武小虎的束缚,就连暗神之力,也被禁锢在了一个怪异的黑洞。

当武小虎不苟言笑地打出各种手诀,灵魂之勾画出一重重图案相近却不相同的符印时,他便被禁锢了。

他的惊恐不但源自他的灵魂,更来自灭绝一切至高至邪的暗神之力。

他从未体会到过,暗神之力会有如此躁动的时刻,这种躁动的本源,近乎将他的心脉与灵魂燃烧,令他痛苦,令他干渴,令他想要用手去扣抓自己的咽喉,挖去所有的干涩。

随着武小虎手诀的一次停顿开始,展风所在的方位右侧,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就犹如被人硬生生地撕裂了空间造成的一般。

当武小虎手诀二次停顿时,展风所在方位的左侧,亦同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漩涡。

紧接着,是三次和四次的停顿,相应的,在展风所在方位的前后,也出现了一红一黑两个巨大的漩涡。

两个黑色漩涡倒向旋转,两个红色漩涡顺向漩涡,且度是越来越快,在顷刻间便聚成了四股巨大的吸力,分别从四个不同的方位开始扭曲着暗神之力,撕扯着展风的身躯。

如此作为,就连展风都被骇的不轻,疯狂狰狞道:

“武小虎!不要让我有机会挣脱,否则我不会让你活着——”

“你没机会了。”

武小虎的声音非常沙哑,沙哑到令人怀疑这个声音是否就是从石头缝里逼出来的一样。

为了禁锢展风,武小虎直接就使用了四重毁天灭地印诀的叠加,而今,当手诀四次停顿时,他已将毁天灭地印诀进行到了八重叠加的地步。

他的消耗之大,更胜展风万分!

说实话,若是割据空间内飞进一只蚊子撞武小虎一下,他恐怕就会立即魂飞魄散了……

就在这时,武小虎听到了神界雷孤岚的泪语,他默许了她的留下。

或许,他更想多看她一眼,因为,他是那么的爱她,爱到骨子里,爱到生命里的每一刻。

“小鱼,我爱你,永远永远……”

低喃着这一句不是口诀的誓言,武小虎豁然扬起嘴角,灵魂之力与邪气奋力扩张到最大,以自燃的方式激起千层邪浪,在灵魂强行地勾画出了毁天灭地印诀的九重!!

九重印诀的勾画,令武小虎的灵魂力量与邪气力量毫无保留的外泄,那恐惧的凝聚之力与外放的坚韧光辉,在一瞬间给展风带来了死一般的绝望……

【那是什么力量?武小虎凭什么爆出那样的力量?他凭什么获得那样的力量?我展风那里不比他强,那里不比他优秀,为什么最后我爱的女人和我,都会被他压在身下?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不甘的嘶吼仿佛巨蚁吞噬着展风的灵魂,然而这却不是最终的痛苦,更加可怕的征兆骤然惊骇了一双双幸存的眼眸,将天地变得可怖残忍!

四个处在展风左右前后的巨大漩涡,徒然像有生命般地朝着展风聚拢,在顷时间便将他团团围住,就在观望者认为展风会被这漩涡撕裂成肉块的瞬间,无数亦真亦幻的手臂却徒然从那四个漩涡伸出,疯狂地开始撕扯着展风的衣物、皮肤、毛,惊悚的嚎叫更是伴随着这种疯狂的举动同一时刻从旋涡扩散爆,如惊涛骇浪般席卷了整个割据空间!!

“不………不……这是什么……放开我……放开我……父亲……你放开我……不要吃我的手……爷爷……我是你的孙子……你不要——啊——滚开——你们这些贱仆——给我滚开啊——”

一个个鬼魅透明散着幽暗红芒的身影扯抓着展风的身体,将他当成了一根攀爬的肉柱,紧紧地拽住,分别从四个巨大的漩涡心艰难爬出。

展风的瞳孔在看清这些鬼魅的容貌后,收缩凝固,继而是乞求、悲嚎的乞求……愤怒……无尽的愤怒……

然而无论他怎么挣扎,他的**都开始被这些扎堆的鬼魅寸尺蚕食……那些被生生拉扯撕裂的血肉,出了种种惨绝人寰惊悚灵魂的乍然声响,在吧嗒吧嗒的咀嚼与磨牙声,被吞噬殆尽……

看着眼前这残忍的一幕,武小虎亦皱眉侧不能继续相望。

他是恨展风,他亦很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扒皮卸骨,可此刻,展风所遭受的,要比那痛苦的多。

毁天灭地印诀,不但毁灭**精神、更要摧毁灵魂与这个灵魂在世间上的一切交集印记。

而且,在灵魂毁灭之前,还要遭受到一种因果的惩罚。

如今,那些从漩涡心爬出的鬼魅身影,正是过去被展风虐杀的宿主,他们被一种时空错乱、时空逆流的力量,拉扯到了割据空间这个位面的这个时间段,看似鬼魅,其实是他们未死之前的一个时空错乱。

或许,这一幕,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泄愤或是一个警示的梦,其实,这是真真实实生过的……

规则的力量、万物的循环、周而复始的因果与时空位面相辅相成,如此之不可抗拒,又是如此鬼魅难寻。

武小虎不想使用九重毁天灭地印诀的原因,便在于此。

展风即使被忆辰判罚,也好过落到如今这个下场,被他过去亏欠的灵魂一分一毫的吞噬,那种无尽的恐惧与不甘,即使他的灵魂消亡,亦不会消散,只会无尽的徘徊在无际的时空,无止无尽。

“想不到,我最终还是做到了。”

微微一笑,武小虎不再去关注割据空间内那不断膨胀、随时都会爆炸的混乱力量,只是缓缓地朝着割据空间的边缘移动而去,目光循着他期盼的那个身影而落下。

混乱的力量,已不是他所能阻挡,随着九重毁天灭地印诀的释放,他殷实的身体也逐渐开始变得飘忽透明,那灰色的邪气越来越稀薄的从他脚下开始散去……

当他移动至割据空间边缘时,他的身体已经消失到了膝盖,恐怕不消一时半刻,他就会和展风一样,完全消散在这个割据空间之内,再也不会存在。

这时的雷孤岚,已是全身散着乳白色的光晕,不顾一切地驱散着罡风的撕裂,冲破阻隔来到了割据空间的边缘,与武小虎咫尺相望。

“小虎哥……”

紧紧捏抱着黑剑的雷孤岚除了哽咽含泪的望着武小虎,便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哎,小鱼妹妹,叫小虎干啥?是不是饿了?”

武小虎咧嘴一笑,露出了一颗一直藏在唇齿间的虎牙。

“我不饿……小虎哥……”

被武小虎问的愣了一霎的雷孤岚,忽然就破涕为笑,擦了擦红肿的眼,柔声答道。

“没关系,小虎哥有力气,今天我就去抓个兔子给你吃!”

小虎曲起一臂,拍了拍那鼓起的肌肉,一脸憨傻的模样炫耀着,而此时,他的身体已消散到了大腿根部……

“不要抓兔子,我不吃小兔子……”

雷孤岚的眼是小虎那熟悉的笑容,她努力的想要与武小虎重复完儿时的一段对话,可她的心就快要痛得窒息,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武小虎听到雷孤岚的回答后,做出了一副极为认真思考的模样,紧接着恍然大悟的说道:

“这样啊?那我去吃萝卜,把萝卜都吃光,这样兔子就饿死了,那时候就不算是小虎杀的了,小鱼就有肉吃了!”

“哇——小虎哥——你不要走——你不要死——小鱼不能没有你——”

眼见武小虎那满脸的宠溺,听着他重复着那儿时幼稚却自真心的话语,再看到他已经消失到腹部的身躯,雷孤岚的精神再也承受不住这种折磨,蓦地大嚎一声,抱着黑剑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鱼……我亦舍不得你……追逐了你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要牵住你的手了,但我真的很快乐,能够真实的触碰到你,我已经很快乐很满足了,守着你的那几年……是我武小虎最真实的幸福……小鱼……不要忘记那时的感觉,那种感觉会让你更加坚强……为了那最初的纯真……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我最大的幸福……便是你能幸福……你能幸福……”

断断续续的话音,饱含了无尽的不舍与祝福,只是随着话音的消散,武小虎虚幻的身影亦消散在了割据空间之内……

颇为讽刺的是,展风的**与灵魂,也在这一瞬间被啃食殆尽……

“失去了你……我的幸福还会在那里?”

武小虎消失的瞬间,黑色的巨剑亦失去了最后一丝光泽,猛地出了一声悲鸣,再度剧烈颤抖了起来!

“不要!!不要离开!!”

神情恍惚呢喃的雷孤岚,突然犹如狂的母狮,那般紧紧地抓着黑剑,不允许黑剑在颤抖脱离她的掌控!

然而,随着一声闷响,照阳剑的剑胆毫无征兆地从剑身迸脱而出,在雷孤岚的眼前停顿了瞬间,便轰然碎裂成了粉尘……

此时,她手还紧紧攥住的剑身,亦变成了死灰般的感觉,不再拥有一丝灵动的气息,就那么安安静静,沉沉甸甸地躺在了她的手。

“不要……不要……小虎哥……你的灵魂……不要走……不要走……”

感受到这一变化的雷孤岚再也承受不住失去武小虎的打击,就这样身形一翻,哭地昏厥了过去……

此时,已是忙的手忙脚乱的忆辰,不由得眉头一皱,眉心射出一道细微的金芒,化为了一缕分身,接住了在神界笔直下坠的雷孤岚,带着她昏死的躯体,快地朝着守护神台方向隐去了。

一路上,雷孤岚血淋淋的双手在昏厥始终都未放开黑剑丝毫,口亦是不断呢喃重复着同一句话:

“小虎哥……我的幸福……就在你那……”.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八章 同消天地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