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九章 跨越规则的幸福 上

. “小虎哥……他是没有资格轮回的。”

这是雷孤岚醒来后,木讷的抱着那把沉重黯泽的黑剑说的一句话。

她的身边,伫立的是一群最关心武小虎的人,她知道,她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

神界浩劫,终究还是被忆辰力挽狂澜,他强行地将割据空间压缩带入了始然界,令割据空间的暴乱在始然界内爆,继而湮灭。

而忆辰本人,则是天地间位受到重创的始然界主,开创不灭的强者受到伤害的先河……

此时此刻,雷孤岚正是置身于银琅破皇在妖兽界的府邸,那窗外美丽的紫色花海在微风的拂乱下,散出阵阵沁人心扉的暗香,这本该令人陶醉的人间仙境,却在殿宇内几人释放的凝重气息下,冰冻三尺,威压重生!

雷孤岚的眸子里,仅剩下的只是死灰般的木然,从她睁开双眸的刹那,她那灵动透彻的眸子便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死气,触之令人不寒而栗。

银琅破皇**着身体,手握酒坛,就这样斜依在重月的身旁,大口的喝着酒,整个大殿内,除了雷孤岚幽灵般的声音,便是他喉管出的“咕咚咕咚”的吞咽声。

身着一身月牙白长袍的重月,面色白的任凭银琅破皇压在他的肩侧,如月光半洒下的银色长,也不能言盖住他悲痛的神色。

落弘燕则是在银琅破皇与重月二人的身后,默默的开启着一坛又一坛封印着的烈酒,递给银琅破皇。

绿亦如一株静止的苍松,与紫亦云这朵紫色的紫檀花相偎而立,紫亦云在他的怀,无声的哭泣着。

三龙早在将顾天麟送到之后,便化为龙形本体,腾空而去,恐怕是受到了忆辰召唤,去了始然界。

而顾天麟,则是沉寂的仿佛不曾存在一般,独自一人孤坐在殿内的一根廊柱之下,凝视着雷孤岚如同空壳般的背影,沉如磐石。

殿内众人姿态各异,行为各异,却都出奇相同的流露出一种深刻到灵魂的哀伤,他们都在等待,等待雷孤岚为他们讲述那最深的哀痛……

“最终一战,我陷入沉寂昏迷,却意外的与小虎哥心灵相同,他在展风毁灭他肉身的一霎,将灵魂强行地融入到了照阳剑的剑胆之内,照阳剑的意识也为了他这个主人,放弃了自主。照阳剑才是小虎哥真正的致命点所在,只要展风不识破这一点,小虎哥便是不灭的。”

“可展风又怎么会识破?小虎哥所做的这一点,除了他,世间无人可以做到,神器的意识怎可与灵魂共存?灵魂又怎可寄生与神器之内?除了小虎哥的灵魂……”

说道这里,雷孤岚停顿了一瞬,仿佛回忆又仿佛叹息般,重复到她醒来时所说的那句话。

“小虎哥……不能轮回……因为他没有轮回的资格……”

“轮回者,生灵,天地万物,花草树石,不分贵贱,不分来源,只要能获得生灵资格的,便能轮回,但有些死物,却是非轮回之物。”

“这些死物,便是出自生灵之手,无法赋予自然规则的……譬如,柴刀、渔、衣裳……”

“而这些死物当,却有一种死物拥有了和生灵一样智慧的死物,那便是拥有了意识的神器!!”

“神器若是拥有了将意识升华为灵魂的力量,那么便能踏入始然界,成为始器。”

“可小虎哥不是的……他仅仅只是神器,却又是越神器的存在……”

听到这里,银琅破皇不禁哑然大笑道:“哈哈哈哈,三弟的前世竟然是一把神器?哈哈哈哈,三弟简直是太猛了!!”

“是的,小虎哥是一把神器……而且是我的神器……”

“哐啷”

银琅破皇手的酒坛掉在了地上,碎成了碎片。

雷孤岚的这个答案,实在是出人意料,可她依旧仿佛如述说故事般,不带着丝毫感情继续说着。

“这一切要从始然界前任界主,尘说起。尘为了寻找始然界的继承人,不断游走在各个空间,有一天,他就遗失了他腰间的挂佩。”

“这个挂佩,便是由灭世异龙灵魂力量炼制的龙穗压制住的暗神珠和夜魔珠。它掉落在了神界一座普通的山峰上,落在了山峰上的一块大石上。”

“无数年后,龙穗力量渐弱,暗神珠与夜魔珠崩断了龙穗,逃脱了束缚。暗神珠力量强大,直接隐遁天地,而夜魔珠稍须差一些,被我父尊与七彩神龙现,联手压制获得。随后我的父尊现,一直依托着挂佩的那块普通大石早已被邪气渗透,拥有了一种奇特的力量,是难得一件的好材料,他便将那块大石带回了五雷城。”

听到这里,重月忽然摇头叹息道:“那块大石,就是三弟的前身,对吗?在三弟还是大石的时候,他是应该拥有转世的资格的。”

“是的,那便是小虎哥的前身,只是父尊不知道,那块大石当时便已经产生了部分意识,实为少见的神品。”

“旋即,父尊便用那块大石,为我炼制了一柄纵横神界无数年的神剑“无御”。”

绿这时也冷声道:“如此说来,小虎修炼毁天灭地印诀时所处的那座山峰就是他为山石时的大山,他所置身的大鼎,便是当初炼制他的大鼎!”

“或许是吧,我想我母尊是知道这一切,只是我却太过后知后觉了,在我回到神界追问母尊“无御”的去向时,母尊却是寥寥数语便带过了……”

“以后的事,诸位都该知道了,身为神器的“无御”,竟然默默爱上了我这个主人,它没日没夜跟随着我,始终保持着海一般的深沉,守护着我,感受着我,遥望着我,直到有一天,他知道我必须转世轮回。”

落弘燕忽然失声哭道:

“我一直以为,我和重月的爱,已是波折重重,爱入灵魂,噬入骨髓,怎想到小虎这个傻小子,竟然打破了规则,强行突破神界,追随你轮回转世而去……他对你的爱是那么深,我竟曾妄图取代妹妹你在他心的地位……重月……我真的……”

“绫纱……什么都不用说,我懂……”

这一刻,重月动容的轻掩住了落弘燕的红唇,将她温柔揽入了怀。

“是的,落姐姐,我一直忽略了很多事,甚至于是一个在神界流传了许久的传说,破坏规则转世者,必然只得半份心智半份心,不容于世……”

说到这里,雷孤岚空洞的眼,忽然留下两行血泪。

紧接着,她晃晃悠悠地站起身,迈着看上去随时都会摔倒的飘忽步子,就这样抱着黑色巨剑,一步一行血泪的朝殿堂外走去……

“孤岚妹妹……”

眼见雷孤岚这番模样,紫亦云欲要追逐而去,却被绿一把拉住了臂膀。

“让她去吧,姐姐,她需要一个地方疗伤,去化解小虎带给她最痴最真的爱。”

一直孤坐在廊柱下的顾天麟,此时也豁然起身,一边朝外走去,一边淡然道:

“她知道的一切,都是在割据空间内昏迷时,武大哥告诉他的,并不比我们所知早上多少时日,这对她来说,太过突然了。希望岁月真的能够淡化这份哀伤……”

“顾天麟,你要去何处?”

重月见顾天麟要离去,开口追问道。

“武大哥必然有许多事情需要善后,譬如和他解除了契约的溪边与魔凰,譬如他的师门,我一向都是为他处理这些事情的,不能让他留有不安。”

平淡的回答,顾天麟已经渐行远去,只是他对武小虎的那份心意,却从未远去……

岁月悠长,但许多事情,真的能够被岁月所磨灭吗?

这份答案,或许只有在每个人的心里去寻找了…….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九章 跨越规则的幸福 上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