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七章 逃

. 听闻展风的咆哮,神色凝重的武小虎微微摇头,心惆怅叹息。

或许在不久前,展风对他说这句话,他还会感到威胁,可在他的肉身被展风完全毁去之后,一切就已经不能构成威胁了。

到如今,狡智如展风,亦不能现一个事实,那就是武小虎的致命点在何处。

神界,拒绝了天道域传承的雷孤岚,脸色白如霜雪,虚弱颤的身躯依偎在紫亦云的怀,哽咽低泣。

紫亦云温柔的抚摸着她乌长如缎的黑,一脸的怜惜。

天道域的威慑,对紫亦云这种命注定的天道侍女,是不可抗拒的。

可拒绝了天道域传承的雷孤岚,在她看来,虽是主人,却也又恢复了过往姐妹的那种感觉。

谁都知道,割据空间内的形势岌岌可危,谁都担心,眨眼之间他们的那个兄弟就会消逝在眼前,所以,他们不甚明了,为何到了此时,雷孤岚仍只是在神界低泣,而不是到那割据空间的附近,与他见上最后一面。

“轰轰轰轰……”

忽然间,一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席卷了整个神界拥有意识的生命,无数高压的轰鸣一浪高于一浪地震荡着他们的灵魂。

在他们眼,山河大地都是稳稳当当地扎根原处,未曾晃动一下。江河湖海亦顺畅地舒缓流淌,未曾逆流翻滚,可那天崩地裂的感觉却是根深蒂固地扎根在他们的灵魂,令他们自灵魂地战栗、晕眩、惶恐、抑或是不安。

“怎么回事?”

就在某些靠近割据空间的生还者问出这句疑问的时候,银琅破皇、绿、顾天麟等人的目光早已被牢牢锁定在了割据空间之上!

生震荡的,并不是神界,而是割据空间!

割据空间竟然生了肉眼可见的震荡!

本是无形的边界此刻犹如被淡墨泼过了一般,显出了边缘,在无数罡风的肆虐下,不断生着天摧地塌般的错乱,无数黑色的电芒如条条黑蛟,张牙舞爪的从空间缝隙窜出,盘绕在割据空间之外,以邪气勾勒的符数度险象环生的被抹去,又被修补,苍穹再次被黑暗吞噬,那仿佛被利刃划开的边界上,毁灭撕裂万物的时空裂缝层出不穷,一切景象无一不在向众人述说着一个可怕的事实——割据空间危在旦夕!!

“三弟!!”

银琅破皇刀眉一竖,心急如焚地喝道:

“不要管我们,从割据空间逃出去!我知道你可以!!听大哥的!!不然大哥不会饶了你!”

顾天麟亦是开口沙哑道:“武大哥……不要管我们……活下去……”

绿碧绿的眸子里染上一层波澜,冷声道:“武小虎,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不要让我们欠你的情!”

落弘燕更是干脆的插腰怒颜道:“小虎,不许死拼,你还要和我回去见重月,不然落姐姐拧掉你小子的耳朵!”

三龙更是直接,胸膛一挺就喊道:“忆辰——把小虎子丢出来——不然要出命案了——!”

紫亦云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感受到怀虚弱的雷孤岚忽然身形一僵,手多出了一件硬物时,便忍住了内心的心酸与痛楚,毕竟她才是他爱的人,她唯有将最深的情感埋藏,才能不加重雷孤岚的伤痛。

“银琅大哥、落姐姐、天麟、绿、三龙前辈、亦云姐姐……”

一直没有停止隐泣的雷孤岚,在紧握住手硬物时,忽然开口呼唤了所有人,令众人都不得不将目光从割据空间处收回,看向了她。

就在众人看向雷孤岚的瞬间,眼神凌厉的银琅破皇一眼就瞪见了雷孤岚手之物,不禁乍然道:

“弟妹!你手的剑……怎会是三弟的照阳剑!!”

众人顿时心头大惊,心痕剑此刻还在他们手,而这照阳剑便是武小虎唯一的利器,如何会出现在了雷孤岚手?那武小虎岂不是赤手空拳对上展风那变态?

各种疑窦虽是层出不穷,可更多的却是对武小虎的担忧,众人无一例外地盯着雷孤岚,焦急等待着她的回复。

“诸位,你们所言小虎哥都能听到,他让我对大家说一句,这一世再多苦难他都无悔,能够与你们相识相知,便是不枉。”

“他能听到!?”

众人一惊,却现雷孤岚泪痕已干,神情无比肃然。

“是的。”

握紧手黑剑,雷孤岚心剧颤,痛道:

“小虎哥要大家赶去守护神台处,联手破开禁制,随意选择仙魔妖兽界任意空间,躲避即将出现的空间吞噬。”

“空间吞噬?”

绿冷声重复,回望向割据空间那方,不知怎地,心模糊感到一种冥动,却是言道:

“小虎要与展风同归于尽?他能与你在不同的空间沟通?不论怎样,我却是不走。”

雷孤岚一怔,咬牙道:

“是的,我的确能与他在不同的空间沟通,因为小虎哥的一缕魂识便在这照阳剑,照阳剑若碎,他人便亡……只是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难道我想离开麽?可小虎哥做到如今这般,却是为了谁?就算诸位心痛苦,就算往后我们会痛苦一生一世,都不能菲薄了这份兄弟之情,男女之义!不是吗?”

或许,这世间上,最重的责任,便是情。

无论是人情、感情、亲情,那怕是一丁点恩义之情,都不是表面上那么轻易可以放弃与回报。

谁不想舍身取义,谁不想成为闭上两眼,让众人生生世世记挂住的那个人,可并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

武小虎的这份深情厚谊,在此时此刻伫立当前的几人心底,谁都不想去要,孤傲如斯的几人,都希望自己是给予的那一方,而不是承受的那一方。

众人默然,独有绿横眉冷对,再次冷言道:

“雷孤岚,小虎不是为我绿一人,我大可不必承受如此盛情。再给我一个理由,我便会离开。”

面对绿之态,雷孤岚一时愕然,她原本是想将所有人都劝离,自己悄然留下,与武小虎同归,可过往一向很看兄弟之义的绿,却忽然像转性了一样,有些不近人情。

“理由很简单,绿,武小虎的生机在你身上。”

忽然之间,一个熟悉却陌生的声音在绿灵魂响起,他蓦地一震,问道:“是谁?”

“始然界主,忆辰。绿,我刚刚翻阅始书,才知神界四块区域的神霄,竟然是最强大也是最无赖的一个神霄。”

忆辰的声音就这样突厥地与绿开始了对话,而绿表面神态的不言不语,却也让众人误会他正在等待着雷孤岚的回答。

“那又关我何事?”对忆辰,绿亦没有敬语。

“因为你便是那四块区域的神霄,这是始书上刚刚显露的抉择,恐怕是你通过了选择的试炼。”

“是我?选我?开什么玩笑!就算我如今的实力不低于神霄,我也不屑这神霄之位,看这神界三大神霄,有哪一个落得了好下场?我宁可和兄弟同死,也不愿痛苦的往生!”

“呵呵,看来你态度的坚决,是源自这个。不过,你真的不想知道四位神霄统御的是什么吗?”

忆辰的声音多少透露出了丝丝赞许,绿的内热外冷,他终于看清。

“能救小虎?”绿有些不确定道。

“或许有机会。”忆辰的答案模棱两可。

“说!”坚定的一个字。

“器霄。统御一切有意识的器品。亦是说,只要有新的高品次的有意识的神器诞生,在神器认主前,都会先将一缕意识传递到你这里做印记,你的地位过他们的主人,但却不能命令他们诛主。”

绿沉默半晌,的确是很变态也很无赖的一个神霄,可以说,这个神霄将会是神界将来最强大的存在,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愿意看着兄弟为保护他而死,他还毫无损的活着。

人都是有脾气的,成神了也不例外。

“我有我的固执,我拒绝。”

“是否觉得这和救武小虎无关?那么你现在开口告诉雷孤岚,你会成为器霄,看了她的反映,再给我一次答案。”

忆辰似乎并不恼绿的无礼,反而恰似诱惑般的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绿脸色再度一冷,却真的出乎意料的对雷孤岚道:

“雷孤岚,神界四块区域的神霄选定者,是我,听说这个神霄,是器霄。”

对于绿突如其来的言语,众人反应不一,但都带着不解与一丝温怒,毕竟武小虎此时正在割据空间内血战,而绿的态度,来的太奇怪。

“器霄……你是说真的吗?真的吗?你能成为器霄?”

再度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雷孤岚在听到绿的话后,竟然像是疯了一样激颤着身躯,瞬间临近到绿身前,握在胸前的黑剑近乎与他的肌肤贴在了一起,失声道:

“绿!你要活着,你一定要活着!只有你才有希望救小虎哥!!只有你!!”

说到这里,雷孤岚立即对紫亦云道:“亦云姐姐,无论如何你要让绿和你走,逃到下界去躲避即将生的空间吞噬,他是唯一复活小虎哥的希望,唯一的希望!!”

紫亦云一楞,却在雷孤岚的眼看到了一种不容抗拒的期望,她猛地一点头,栖身抓住了绿的一臂道:

“弟弟,姐姐知道你有你的执着,可既然你是救活小虎的关键,就请你暂且放下你的执着,好吗?”

面对紫亦云含泪的双眸,绿说不出那个“不”字,可他的灵魂却在对忆辰说:

“只要可以真的救武小虎,我就放弃不羁的性子,当这个破神霄!”

“我不可能说虚言,只是,是否真的能救,还待努力。”

忆辰当即应道,同时,一抹代表灵魂印刻的绿光也从绿的额前飘出,直冲割据空间那方而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都要搞糊涂了!”银琅破皇獠牙一戳,暴躁地吼道。

雷孤岚正欲说明,忽听手黑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鸣,原本沉寂的黑剑如被无数重锤同时敲击在剑身上一般,剧颤了起来!.
第八卷 剑之心 第九十七章 逃
剑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