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竞价

几人相视一笑十分默契的走出厢房而且几人似乎是这里的常客院落中的仆役见到他们纷纷恭敬行礼对几个的动作也视若无睹片刻之后几人就来到府衙客厅之外从这隐隐约约就可以听到厅内说话的声音。

虽然已经来到客厅之外可是几人却没有就此进去而是熟练的拐弯抹角悄无声息的来到一个偏房之内当徐长贵随手拿开墙上的几幅挂画之后客厅内的声音居然清晰的传进这里来几个悄然一笑仔细的聆听起来。

“王百户今日怎么会有这个雅兴前来拜访本官啊。”寒喧客套几句之后任乐安迫不得已的直接询问起来。

“难道没有事情的话我就不能专程来拜见任知府不成。”王杰微笑说道。

“自然不是王百户能来本官心里高兴得很啊。”任乐安轻轻笑道:“只是以为王百户有事情要办情急之下失言了。”

“任知府说的没错我今日确实是有事。”王杰笑道:“而且还是张大人亲自吩咐我来的。”

“不是所为何事啊只要本官力所能及绝对没有推脱之言。”任乐安昂说道恨不能拍胸保证自己一定完成任务。

“任知府是否还记得前两日曾经说过的事?”王杰问道。“王百户指的是?”任乐安试探问道摆明是在装糊涂在没有把状况完成弄清楚之前他可不敢随意答话。

“任知府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王杰也不介意多说:“不是说有许多丝商不满只给几个商号参加朝廷竞拍会经常到衙门打扰任知府吗。”

“王百户一提本官就想起来了那些商人见到本官也毫无办法早就已经散去了。”任乐安眼睛一转满脸笑容说道。

“这么说来任知府已经将此事解决了?”王杰一脸疑惑问道。

“已经解决了原来王百户是为此事而来的真是要谢谢张大人和王百户的关心了。”任乐安微笑说道。谁知道王杰是为什么事情来的如果是来训斥怎么办。先把自己撇清再说。

“这么说我岂不是白来了而且还浪费大人的一片心意。”王杰喃喃自语说道。

“王百户此话何解?”任乐安惊讶问道。

“张大人回去之后觉得若是为了此事而让任知府为难实在对不住任知府考虑两天之后决定听从任知府的意见准备再多给让几家商号参加竞拍之事至于让哪些商号参加。张大人有意让任知府亲自决定。”王杰微笑说道:“可惜任知府已经解决此事那也无须再生枝节这事情就算了。”

“张大人有意有让我决定商号名单?”任乐安惊喜说道。

“我今天来就是这个目的不过如今看来我却是白来一躺了。”王杰说着站了起来拱手道:“既然如此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向任知府告辞了。”

“王百户且慢。”任乐安急忙拦截。

“任知府还有什么事情吗?”王杰微笑说道。

“王百户。实不相瞒刚才本官所言有不实之处还请王百户见谅啊。”任乐安讪笑说道将事情办好才是真的面子的事情以后再说。

“哦愿闻其详。”王杰顺势坐下满面微笑说道。

“其实那些丝商还在纠缠不清只不过刚才本官不愿意让张大人为难这才想隐瞒下来。没有想到张大人居然如此体恤本官本官又怎么能辜负张大人地一片心意呢。”任乐安一脸嘘唏之意。

王杰喜笑吟吟的看着任乐安在表演如果不是已经查清楚那些商人地背景来历自己才不会跑这一躺呢这任乐安还想隐瞒下去。实在是太瞧不起人了。不过想起张信的吩咐王杰也没有兴趣再与任乐安逗戏。

“你明白就好。这么说此事还要继续劳烦任知府了。”王杰微笑说道在任乐安还在唯唯诺诺之时。不顾任乐安的热情阻拦再度告辞离去了。

今天现的事情让任乐安感觉有些糊涂困惑将王杰送走之后任乐安也没有着急将这个消息告诉徐黄等人而且安静的回到客厅坐下仔细的思量起来片刻之后还是不得要领干脆轻叹一声开口说道:“诸位都出来吧。”

不久之后几人从隔壁偏房之中走进客厅也不等任乐安招呼就坦然自若的在客厅四周分别坐下脸上丝毫没有被现的尴尬。

“各位怎么看待这事。”任乐安询问道。

“这自然是好事不用我们再费心思怎么买通张信他就回心转意了还能省下一笔银子呢。”江东家满面笑容说道。

财迷任乐安在心里鄙视也不理会江东家而且询问其他几人道:“难道你们不觉得此事有蹊跷吗?”

“可能人家看任知府顺眼心疼任知府受累这才决定改变心意地。”何东家怪笑说道言下之意让任乐安头皮麻心中一片恶寒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别胡说八道依我看来张信似乎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细了。”黄东家冷静的说道:“要是任知府当日这般来寻我说了那番话我必定要也起疑心自然要派人查个清楚。”

“可是我们的人一直都盯住驿站没见他们有什么动静啊。”江东家迷惑说道。

“刚才从驿站传回的书信里提到浙江锦衣卫都司罗纪今日到驿站拜访张信。”徐长贵眼眉一挑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

“我们几日总是在任知府衙上徘徊恐怕已然落入其他人眼里罗纪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张信稍加询问罗纪肯定会全盘托出的。”黄东家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解决了几位贵人那里我们也有个交待。”何东家吐了一口气觉得浑身上下轻松许多。

“事情是解决了。可是贵人们地打算就落空了。”徐长贵微微苦笑说道还想卖张信一个人情。却没有想到反而承了人家的情。

“事情还没算完呢。”黄东家冷冷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出了这个竞拍的主意如果不认真对待的话可能这次机会让其他商号给夺去了。”

“何某人经营各种生意二十余载从来没有想到居然还能这样做生意的如果让我知道是哪位大才想出这样地的主意我一定要以重金厚礼聘请他做我商号地掌柜。”何东家微笑说道可是其他几人都能看出他是认真地。

“从来都是听说价高者得的如今却是低价者胜。而各大商号的东家明知道这样做必然不会盈利可能还会有所亏损却依然趋之若鹜。”徐长贵笑叹道:“明知道前面是坑却不得不跳可见出这主意之人心思有多么的缜密把各方面的情况都考虑清楚了。如果我没有想差地话近日来在江南四起地流言想必也是出自己他之手。”

“消息是从各地锦衣卫官衙里传出地自然与他脱不了关系。”黄东家眼睛里露出欣赏之色和声说道:“这样地人才岂能埋没任知府你可打听清楚到时是谁给张信出了这个主意吗?”

“这事非常隐秘驿站里的人也打听不出来。”任乐安摇头说道。觉得这几人显然是本末倒置了忍不住提醒起来:“各位东家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待将贵人们吩咐下来地差事办好你们再慢慢寻访那个出主意之人吧。”

“任知府是的是。”徐长贵笑道:“我们确实要好好商议一下。怎么才能在这次竞拍中脱颖而出。其他丝绸商号的东家也不是易与之辈他们自然也清楚。如果能在此次机会上与皇家扯上关系会是什么样的机遇。必然全力以赴地。”

众人心里都清楚那些丝商背后也有人未必会顾忌他们身后的贵人所以这次只能是公平竞争自然不会再打威胁利诱的主意。

“大不了我们在报价时只写一两银子看他们谁人能和我们争。”何东家不情不愿说道心里却感到肉痛之极十万两银子可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真的把银子搬出来能砸死许多人呢如今却要轻易拱手让人何东家的心里真不是滋味。

“何东家心意虽好但是此种做法不可取。”徐长贵摇头说道:“这样做不仅其他丝商心中不服恐怕连朝廷也会拒绝的。”

“为什么?朝廷不用花钱就能得到二千匹绸缎他们为何要拒绝啊。”江东家感到非常不解换成是自己的话巴不得天天遇到这种好事呢。

“这样会有损朝廷威严让天下人觉得朝廷与民夺利以势欺人朝廷肯定会拒绝百官也会上谏的。”任乐安解释说道:“特别是这样令人瞩目的事情朝廷也要考虑在民间地影响如何。”

“朝廷的顾虑还真多啊真是……。”何东家嘴里轻轻嘀咕一句极其粗鲁的话来众人都假装没有听到只是任乐安的脸色却带着几分怒容怎么说自己也是朝廷官员何东家这话也把自己骂进去了不考虑到对方可能是无心之失正事要紧任乐安只能强忍下来。“如果能知道其他人的报价那就再好不过了。”徐长贵叹气说道:“而且只能有一次报价地机会成败在此一举让我们不得不慎重行事。”

“离竞拍还有十天想必其他丝商也来到杭州了让人密切注意他们地动静如果能趁机知道他们的底价那么我们也不必愁了。”黄东家沉着说道:“必要地时候我们亲自出马去会会他们探一下他们的口风。”

“王杰啊这几天杭州城似乎要比以前热闹许多。”一身轻衣便服打扮地张信饶有兴趣的在杭州市城里闲逛周围当然有几个家仆装扮的锦衣卫警戒着玩微服私访也要在确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啊不过从四处瞄来的眼光之中就知道张信的一举一动还是没有逃出有心人地掌控之外。

“公子。明日朝廷绸缎竞拍就要开始了不仅丝商们已经到达杭州。而其他想看热闹的人也纷纷赶了过来人来人往地自然显得热闹许多。”王杰微笑说道暗地里却悄悄的警戒起来如果不是张信拒绝的话他早就去把那讨厌的暗哨揪出来了。

“这么说来杭州城里的商店掌柜和走街串巷的小贩岂不是要感激我人多了他们的生意也会红火起来。”张信轻笑道。

“能沾大人的光是他们地福气。”王杰满面春风的奉承起来。

“解决此事后。想必苏杭二局应该将龙袍凤帔纺成我们也该起程回京。”张信微微感叹起来:“离开京城这么久还真有些怀念啊。”王杰也随之附和起来脸上也出现思念之色虽然江南美好但始终不是自己的家乡。

“回去吧明日的事情十分重要。也要提前筹划一番免得一时疏忽大意出现什么状况来那就麻烦了。”走了几步之后看到这么多人盯住张信也没有了兴致转身朝驿站方向行去王杰自然没有异议招手向锦衣卫们示意自己连忙跟了上去。

翌日清晨。张信入住的客栈前面热闹非常如果不是客栈门前的兵丁把守恐怕众人早就已经挤进客栈里面去了。而客厅之内已经安然坐着十数位人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就知道他们非富即贵。

“看到没有左边排第三位就是锦云坊地顾东家。锦云坊已经在江南经营数十年。是江南屈一指的丝绸大商号依我看这次竞拍会的得胜者非顾东家莫属。”人群之中。一人口沫四溅的对周围其他人说道不少知情人都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当然人群之中也有不少人是不了解情况的只觉得那人说的头头是道应该有几分道理的也开口附和起来见到众人佩服的目光开口表见解之人脸上露出得意洋洋之色来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这自然也引起其他有心人地不满。

“我看未必虽然说锦云坊是江南老店可是未必能胜过锦绣楼听人家说苏州锦绣楼绣艺是江南一绝绸缎更是闻名江南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都到锦绣楼去购买丝织绸缎如今夺得鳌头那是众望所归啊。”只见一人面露不屑之色随即开口反驳起来得到附近之人赞许那人见状更加使劲的开始鼓吹锦绣楼的优越之处来。

还没有等挺锦云坊的那人开口辩驳就有人打抱不平了:“锦绣楼才开张不过数年如何能何锦云坊相比人家数十年的积累可不容小觑光是年份就能压锦绣楼一头。”

众人都觉得有理而挺锦云坊之人自然是大喜过望正准备开口向“知音”道谢却没有想到那人语锋一转:“当然了锦云坊虽然还不错可是与百年老店织女坊相比还是稍逊一筹听说织女坊在百多年前就是给宫里纺织绸缎地只是后来永乐年间迁都北京织女坊没有跟着去如今再给宫里上供绸缎那也是理所当然地。”

众人也觉得这话有些在理转而支持织女坊这下子轮到挺织女坊之人得意了不过却把其他有心之人都给得罪了集中火力攻击织女坊之后没有忘记提起自己支持的商号反正只要是在能参加这次事情地商号都有支持者怎么能服气有人说别店的好。

刚开始时说话还算客气后来火气上来哪里还管那这么多一些粗言秽语开始冒了出来接下来自然就是你拉我扯场面变得十分混乱直到客栈前面地兵丁怕场面失控这些人冲进去惊扰里面的官员出来喝止之后众人才变得斯文许多但是场面依然吵闹喧嚣之极不过这些纷闹却让与此事无关的百姓看得十分高兴脸上都乐开花来。恨不得气氛更加浓烈火暴一些才好。

与客栈外面相比厅内的众人显得安静许多。这些商人每个都是在商场之中打拼摸滚十几二十年大半辈子都是在诡谲多变的商海中度过相对而言自然能沉得住气不过虽然不言不语但是眼神之间的交流却暗藏玄机毕竟大家都是生意上的对头若是没有一点矛盾摩擦才是怪是偶尔的眼神对撞蕴涵的意思要比外面地语言冲突激烈许多。

时间一息一秒的过去。众人已经在厅中等候大半个时辰不过仍然没有见人出来招呼他们但是众人却没有露出丝毫不耐之意连这点小小地考验都过不了还怎么能称得上一方臣贾恐怕今日客厅之上也没有他的位置。

“顾东家近日来身体可好。有许久没有见面了徐某心里真有些想念啊。”徐长贵打破沉寂已久的气氛满面笑容的对坐在自己身旁之人说道。

“顾某自然一切都好有劳徐东家挂念了。”顾东家淡然拱手说道心中却有些凛然眼前之人可是出了名的笑面虎自己可要小心应付。

随着徐顾两人的客气交谈其他人好像也得到信号似的纷纷开始与身旁之人客套寒喧起来。温言和语脸上挂着热情亲切的笑容客厅之中顿时呈现一片其乐融融地场景根本看不出这里有几对是冤家对头心里恨不得对方马上去死。

其实这里面有不少人心里有怨气的。本来只是和几个人竞争而已。如今却突然增加好几人对手原先得到机会的几人心里自然不怎么舒服。不过考虑到对方的实力背景也知道奈何不了对方。他们也只能把怨气积在肚子里准备在这次竞拍中一举击败对方证明自己的商号才是江南第一。

其实根本不用听流言这些商人都明白这次机会蕴涵的意思有多么的深只要能得到这次机会会对以后地生意产生多少深远的影响他们都是报着志在必得的心思前来的自然非常警惕一同前来的对手。

“诸位东家任知府有请。”当客厅众人的虚情假意还在进行之中时小米笑嘻嘻的从厅外走了进来说道。

“有劳这位小兄弟了。”徐长贵站了起来上前几步亲切说道非常轻快熟练的将一块银绽塞入小米手里小米也麻利的将银子藏好笑容可掬地为众人引手其他的商人自然不甘示弱故意走过小米身边不久之后小米的腰袋逐渐鼓涨起来脸上的笑容越灿烂。

在小米的带路下商人们来到一座独立阁楼地客厅内这里已经按照张信地意思布置成一个小型的拍卖场所在小米地提示下商人们纷纷在安排的座位上落坐屏气凝神地等待主要人物的出现。

“见过张大人、麦公公、任知府。”这次商人们没等多久的时间张信等人就从外面走了起来商人们连忙站起来恭敬行礼。

“都坐下吧。”在主席台中间的位置坐好后张信微笑挥手道本来这件事情根本用不着他亲自操办只须交给麦福或者王杰处理即可不过怎么说这也是大明朝廷第一次举行招标会张信还是有几分兴趣的反正闲着也没事张信索性亲自主持。

“这次竞拍具体的要求、规矩想必你们已然清楚如果诸位没有疑问的话那本府就要宣布竞拍会的开始了。”待商人们行礼坐下后任乐安温和说道。

“启禀大人我等并无疑问。”商人们异口同声的说道来之前早就已经这些问题询问清楚也已经考虑周详了。

“那就好你们旁边的台桌上已经准备好笔墨纸砚既然你们没有疑问那就开始把自己心中的价格写在纸上然后附上自己的商号和姓名待竞价结束之后本府会当众把诸位的数额报出来以示公平无欺。”任乐安微笑说道:“各位还有一刻时间考虑在这一刻钟之内只要还未将报价之纸交给本府的都可以再做改动一但上交的话便已成定数不得再有悔改之意。”

“计时开始。”任乐安话音刚落王杰立即在旁大声喝道。

这些商人都是久经锻炼的听到喝声后并没有着急拿笔纸写价各人的反应也不尽相同有人在安然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他人动作有人在专心致志的把玩着某样器物有人干脆就满脸笑容的坐在那里似乎想起什么美好的事情。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竞价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