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少

墙壁上的挂钟不停的摆动着时间逐渐过半这时其中几人商人才有动作提笔沾墨之后在上好的宣纸上仔细认真的写上几个字附上自己的商号姓名轻轻将墨迹吹干反手压在桌案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张信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下这些商人的动作现自己还没有从他们的动作表情上看出什么来心轻也有些叹服起来这些人真够心思缜密的都到这个时候了也没见露出什么端倪来。

“时间已到请各位将报价拿上来吧。”一刻钟很快过去王杰尽忠职守的高声叫喊起来眼睛直盯住底下的商人以防他们做些小动作。

商人们早就做好准备听到王杰的命令后也没有迟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依次将手中的纸片放到张信的桌案上面然后返回自己的座位坐好在这个时候商人们也没有刚才的那样轻松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此时除了几个脸上还挂着一丝微笑其他人都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毕竟成败在此一举谁人心里没有几分忐忑。

在商人们的注视下张信兴致勃勃的观看起众人的报价来时而皱眉时而微笑商人们的心思也随之起伏不定张信将手中的报价看完后直接分在两份递给麦福和任乐安随后把头搁在椅子上眼睛紧闭让人猜测不出他的心思来。

“你们怎么看?要取哪份的报价啊。”不久之后张信睁开眼睛轻笑询问说道。

“一切听从大人吩咐。”麦福和任乐安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同声拱手说道。

“滑头。”张信笑斥一声随后敛容叹气起来:“不过也是如此连我都觉得难以取舍不知道该要哪份才好。”

底下的商人们虽然已经听到三人的对话可是却丝毫不敢乱动也不像平时一样站起来鼓吹自己毕竟这与平时做生意不同。就怕惹对方生气了生意做不成也不要紧。恐怕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

“反正事情也不必急于一时大人可以考虑几天再作决定。”任乐安微笑说道丝毫没有在意底下偶尔几道愤然的目光。

“这可不成尽早解决此事大伙都安心。”张信微微一笑断然否决任乐安的提议暗箱操作可不是件好事。

“大人说的是。”似乎没有听懂张信话中的意思任乐安笑容依旧拱手说道:“那大人就要多费神了。”

“你们真的不打算向我推荐一两份报价吗?”张信轻笑说道:“只要言之有理。我自然会采纳从之。”

“奴婢也不知道如何取舍却不知道任知府心里是否有适合人选了。”麦福毕恭毕敬地说道眼睛却瞄了任乐安一下。

“下官也是如此。”任乐安毫不犹豫的说道让底下地某些人暗怨不已恨不能冲上前去代任乐安表意见。

“看你们的模样就知道是在避嫌或者说不想承担责任。”张信轻轻摇头也不理会两人的尴尬。笑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我来决定吧。”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盯住张信知道关键的时刻即将来临原本还在轻松微笑的几个商人脸上的笑容已然不自觉的消失都聚精会神的看向张信。

“这里共有十五份报价。”张信微微笑道:“其中有三份报价上只附上商号和姓名并没有写出多少银子。”

底下顿时有些哗然随后马上恢复了平静。有不少人心里暗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想这一招而有三人却露出得意洋洋之色江东家也在其中正当众人以为张信会在这三人之中选择其一地时候张信却摇头叹气起来。

“我真为三位感到可惜。当初已经向各位说明。报价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而三位却是过于紧张。只记得附上商号姓名却把价钱给遗漏了。实在是不应该啊。”张信轻轻叹惜:“按照规矩我只好舍弃这三位的报价了。”

说完张信抽调出三张白纸轻轻搁放在一旁不再理会这下子底下商人都觉得一阵瞠目结舌不明白张信是真不懂还是在装糊涂只要是脑子有几分聪明之人都知道人家给白纸的意思这分明是让张信随意填写自己想要的价格哪怕是写一文钱也可以的没有想到张信却拒绝了还真有此出乎众人的意料。

“你们有异议?”张信偏头问道。

“当然没有大人秉公办事奴婢怎么会有意见。”麦福迅恢复正常脸上从新堆起了笑容来。

“此事只能怪这三人自己疏忽大意大人如此行事我等心服口服。”任乐安也已反应过来连忙拱手笑道。

“大人处事公正我等自然没有异议。”当张信目光扫向台下时徐长贵立即站了起来说道让慢一步地其他人心中暗恨不已不过也只能在一旁附和起来只是其中三人的脸色却不怎么好。

“排除三个后那还剩下十二人。”张信也没有兴趣理会这些人是真心还是假意注意力又重新放到手中的报价上来随着他的翻动台下的商人的心里也再次纠结起来一时之间厅内沉默起来众人都放慢呼吸深怕打扰张信的动作只见张信沉吟一会之后一个错手瞬息之间就将手中的报价分成两份。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有五份报价。”随手将另一份搁在一旁后张信严肃说道因为看不见其中地内容台下的商人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张信。

“这五份报价数额都是不足千两的从一两银子到九百九十九两都有人写。”张信嘴角上挑笑了起来微微点头似乎对此非常满意。

任乐安悄悄的凑近一看立即正襟危坐起来只是轻轻冲底下某人使了个眼色某人心中自然有数不过脸上依然不动声色。而其他商人一听不少人心中遗憾之极。不过也没有多少怨气毕竟与人家相比自己没有这个魄力只能服输了。

“对于这五份报价我决定……。”张信高声叫喊眼睛看向台下神态各异地众人也没有再掉他们地味口直接说道:“舍弃。”

如果刚才是瞠目结舌的话。现在只能用呆若木鸡形容众人现在地心情了有几人人甚至想冲上台去责问张信想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考虑地刚才地三张白纸还可以解释为张信顾忌朝廷脸面不想做得太绝反正还有其他低价选择众人都可以接受。只不过现在张信这么做不少人都感到糊涂了当然也有人露出了然之色。

这次张信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将手中地五份报价连同刚才的三张白纸放在一旁之后张信自然的拿起另一份报价来真正满意的笑了起来。

“这里有七份报价数额也是有高有低高者可达九万余两。最低是四万一千三百二十七两九钱。”看了台下一眼张信笑了起来虽然还不能理解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台下众人都知道今日的获胜者将在这七份报价中诞生。一时之间也忘记思考。全都聚精会神盯住张信不希望错过最后的时刻。

“在这些报价之中。有两份最让我满意他们分别是徐长贵的四万一千三百二十七两九钱和黄泰三地四万二千三百两。”张信朗声说道。

台下商人立刻齐刷刷的把目光集中在两人身上。不少人也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心中叹服之极而徐长贵和黄泰三依然如故一人脸上挂着笑容一人面无表情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二人之中有一人将会摘取这次竞拍的胜利果实。

“在此次竞拍之前我已经命人查实清楚若是想纺织二千匹上好的绸缎采购生丝原料顾请织匠的俸薪以及其他各种花费绸缎完成前后大概要四万一千三百两左右。”张信轻笑说道:“而十五份报价之中只有徐长贵和黄泰三与这个数值最为接近你们对我的决定是否心服?”

张信说话之时已经让人将十五份报价亮给众人仔细观看而且凭着他们多年经营丝绸生意的经验判断也清楚张信所言无虚心中根本提不起怨气来只有承认自己没有考虑周到心思不够缜密输给人家也是正常地。

有不少商人开始意识到参加这次竞拍会似乎也不是简单之事不仅要对各方面的情况有所了解而且还要和其他对方比拼心理成败往往在一念之间纷纷动了以后也要举办这种竞拍会的心思。

听到张信的询问台下的商人自然没有话说个个点头表示对张信的决定很服气而刚才还感到有些冤屈的八个商人这时也明白张信的意思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朝廷也不能占百姓的便宜。

其实张信还有更深层地含义像竞拍会这样的采购形式非常实用恐怕效仿的人会很多如果不树立一个榜样出来说不定有人借此机会敛财虽然知道这种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不过张信不希望在自己这里开启此例。

“二选一你们觉得该选择谁啊?”见到商人们表示信服后张信拧头对任乐安和麦福微笑说道:“这次应该没有难度了吧。”

“一事不劳二主大人你就顺便将此事解决了吧。”麦福笑嘻嘻的说道。“麦公公所言极是下官也赞同。”既然大事已定任乐安也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当然是委婉推脱起来。

“就知道你们会如此。”张信微笑摇头朝台下说道:“徐长贵。”

“徐某见过张大人。”徐长贵站了起来不亢不卑地行礼说道。

“从这个报价可以看出来你是个有心人。”张信微笑说道这人如果没有向麦福行过贿那更加完美了。

“大人赞誉了徐某是想为朝廷略尽绵薄之力而已。”徐长贵恭谨说道当然如果不是背后贵人地示意他才不想牵扯其中呢。

“你应该把绸缎准备好了吧?”张信点头问道。

“绸缎已经在城外河边船上只要大人有吩咐徐某马上令人运进城内。”徐长贵微笑说道。心中有几分喜色总算没有负贵人之托。而这时坐在徐长贵对面的黄泰三脸色却不怎么好悄无声息地用鼻子冷哼一声。

“既然如此那只能麻烦你再运回去了。”张信摇头说道:“事情还未公布之前徐东家何必太过急切呢。”

“大人此话是何意?”徐长贵脸色一僵随后强笑问道。

“此次竞拍获胜者是黄泰三。”在张信的示意下王杰上前一步大声喝道。张信微微一笑没有理会有些哗然地商人们轻轻吩咐麦福一句在众人的注视下洒然离去。

“失算了恭喜黄兄了。”徐长贵转念一想立即领会其意拱手朝黄泰三说道。只不过笑容没有刚才那么灿烂了其实也可以理解前两天他们还是合作关系不过现在却是竞争对手徐长贵的心情自然舒爽不到哪里去。

“承让。”黄泰三回礼嘴角忍不住绽出一丝笑意。

“两人相差不过一千两银子张大人为何选择黄泰三啊。”底下有个商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私下开始嘀咕起来不过他的声音显得稍微大了一些。旁边地商人都听到了明白道理的冷然一笑自然不会好心给他解释最后还是有个相熟之人看不下去悄悄地提点他一句。那人这才恍然大悟。看到周围那嘲弄的目光不由得感到一阵羞愧。忍不住嘟喃起来:“以前为朝廷办事从来没有见他们给过辛苦费啊。”

商人们纷纷收回目光。假装没有听到他那句话不过心里也大有同感以前给官府衙门办事从来都是吃亏的哪里得过什么好处啊如今张信却突然来这么一招让他们有些不适应之余心中却泛起了异样如果天下的官员都像张信这般通情达理就好了。

“黄泰三过来把这份契约给签了。”麦福指着桌案上的两页纸说道。

黄泰三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前去正欲提笔签字却被麦福拦了下来:“先把契约看清楚免得事后出问题又怨咱家在欺你。”

“公公说笑了。”黄泰三拘谨说道可还是按照麦福的意思轻声的将契约念诵一遍现内容条款非常多不过却非常公正规定了双方必须履行的权力义务居然连违约后怎么样处罚都标明清楚。

“没有异议地话就签字画押吧。”麦福淡漠说道有时候他真不明白张信为何要多此一举就算给黄泰三十个胆子谅他也不敢有违约之处即使是责任在朝廷一方黄泰三又能怎么样。

读完契约内容后黄泰三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用惊喜交集来形容也不为过在麦福的提醒下心甘情愿的在契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是你的契约要妥善保管。”麦福随手将一份契约摆在黄泰三面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现在随我去领定金吧等你将绸缎送来后再给你余额。”

“公公先请。”黄泰三恭敬说道。

“你们都散了吧。”待麦福和黄泰三离开之后任乐安轻咳一声抛下一句话之后也拂袖而去只不过没有离开客栈而是去找张信了。

“稀奇张大人行事真让人琢磨不透啊。”看到四处的锦衣卫都退去之后一个商人摇头叹道。

“管他透不透来看这里也没有我们的事情了还是回去吧。”说话地商人随意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离去了有几个人见状也紧随其后。

“顾兄其他人都走了你为何还留在这里啊。”待厅内还剩下三五个人时徐长贵微笑拱手说道看模样应该已经调节好心态了。

“徐东家何尝不是如此。”顾东家安稳的坐在椅子上硬邦邦的说道徐长贵见状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再继续撩拨也随之安详坐下。不久之后黄泰三不露声色的从内院走了进来。

“黄兄。”徐长贵微笑招呼起来。

“你们还没走啊?”黄泰三皱眉说道。

“黄东家。”其他几人也围了过来脸上挂着笑容行礼之后也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黄泰三。

“两万两银票随时可以在江南各大钱庄兑换。”黄泰三明白他们的意思沉默片刻后从衣袖拿出一叠票纸来。在几人面前一亮又迅塞进袖里。

“黄东家恭喜了。”顾东家再也没有疑问拱手道贺一声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其他几人也是如此厅中只留下黄泰三和徐长贵两人。两人对视一眼也随之向外走去。

“这银票是你自己的还是……。”借四下无人的机会徐长贵小声问道。

“麦福给地。”黄泰三回答。

“推脱不了?”徐长贵皱眉问道来之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不论是谁夺标最后都要想办法不要银子。

“嗯麦福根本不和我多说直接把银票塞进我手里。然后就开始赶人了丝毫没有我拒绝地余地。”黄泰三苦笑说道。

“这如何是好。”徐长贵叹气起来:“这样做与贵人们的意思相违啊。”

“还能怎么办回去再想办法。”黄泰三说道脸色也有些不自然什么时候送人东西都变得这么困难了。

杭州城外河岸边。张信心情舒畅地开始巡视五艘大船上的绸缎。自从黄泰三将二千匹绸缎运来之后锦缎份额不足地问题已经解决。而且贺平和汪阳也汇报说龙袍凤帔地制作也已经接近尾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再过十来天就可以起程回京城了。

“麦福那几个商人最近还有没有在烦你吧。”张信含笑问道得知徐长贵他们地背景之后张信也不想和他们生什么牵扯干脆一点机会都没给他们。

“回禀大人他们还是没有死心经常在驿站附近转悠不过奴婢私下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们了。”麦福小心翼翼的说道。

“既然已经将余额给他们了你尽可光明正大地拒绝接见他们。”张信微笑说道:“实在不行地话吩咐王杰出面应付他们。”

“麦公公有须要的话尽管吩咐便是。”王杰拱手笑道。

“不用这般麻烦反正奴婢就待在客栈里哪都不去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麦福微笑道不愿意将徐黄他们背后之人给得罪了自己可不像张信这般有持无恐。

“那就可惜了再过不久我们就要起程回京城了这时候再不多游玩一下江南美景以后未必还有这样的机会。”张信笑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此次回京之后麦福应该很难再有机会下江南了。

“江南虽美可是奴婢却不习惯江南的气候。”麦福轻轻拂去额上的汗渍在这个时候京城应该转凉了可是江南还这么骄阳似火麦福真的不怎么适应。

“这你可要比王杰差上一些到外面吹一下河风吧。”张信说道转身向外面甲板走去船舱空间有限张信也觉得这里有些闷热。

“江南一年四季气候如春没有北方那么严寒你自幼就生活在北方不适应也是正常地换成是我也觉得京城实在是太冷让人受不了。”迎面享受河边吹来的徐徐清风张信吐了一口胸中的闷气顿时觉得浑身上下一阵舒坦。

“地分南北气候迥然冷暖自然不尽相同。”麦福赞成说道:“大人是湖广人自然觉得江南亲切。”

“那是自然……。”张信正准备表一下自己的感慨忽然眉头一皱:“什么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哭泣。”

“大人岸边有一老一少那少者似乎饥饿难耐所以这才哭泣起来。”王杰寻声望去凭着过人的眼力观察片刻之后猜测说道摸着肚子在地上哭闹应该不是疼痛所致不然那老者也不会露出无奈之色来。

“去他们一些食物和散碎银子。”张信淡然说道转身返回船舱之中眼不见心不烦天下不仅只是眼前的老少贫苦无依自己又能帮得了多少。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少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