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疾苦

张信已经吩咐下来虽然不用自己亲自出马但王杰还是非常热心的拿着食物走下船去来到那一老一少身旁边言语几句之后有些惊恐的老少接到食物对王杰千恩万谢起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王杰应功成身退可是出于职业习惯他忍不住询问两句那老者自然是有问必答。

“把那老少安置好了吗?”船舱之中张信静静的喝着茶见到王杰进来之后似乎随意的询问道。

“那小孩确实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卑职带去的食物都不够他们填饱肚子所以回来让人再给他们多送一些食物过去。”王杰轻叹说道。

“做的不错。”张信点头赞许随后感慨说道:“看他们模样应该也是良家百姓却不知是何原故沦落致此。”

张信本来就是自言自语表一下心中的感慨之情没有想过让人回答却没有想到王杰立即在一旁说道:“回禀大人那老少是南畿常州府靖江县人士前几日当地突降大风雨潮家中亲人遭灾逝去而且连续风雨不止他们这才跑到杭州躲避灾难的。”

“为何从来没有听任乐安提过此事。”张信喃喃说道心里也随之一动吩咐起来:“王杰去把那老少请上船来。”

麦福在一旁听得清楚待王杰应声而去后轻声说道:“大人此事有何不妥之处吗?”

“不知道只是有些好奇。”张信微微一笑说道:“偶尔也要关心一下民间疾苦不然回京城之后皇上问起。总不能说我们在办正事之余就是吃喝玩乐吧。”

“大人所言在理。”麦福深以为然。

“大人卑职回来了。”不久之后王杰带领一老一少进了船舱考虑到两人的衣衫不整王杰也细心的让两人淋浴更衣过。

“小民方木和孙子方玉参见大人。”进入船舱之后也不知道是否得到王杰的指点老者率先跪下磕头起来。末了没有忘记用手扯着小孩一同行礼。礼节中规中矩似乎是在事先已经演练过地。

“起来吧。”张信瞄了王杰一眼却现他轻轻的摇头表示这不是他授意的。

“谢谢大人。”方木熟练的站了起来然后垂头肃立而小孩方玉却没有那么讲究从地上爬起来后便睁大圆咕噜的眼睛四处打量起来。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似乎对朝廷的礼节非常熟悉啊。”张信好奇问道自己到现在对官场的一些礼节都做得不够到位而且眼前地老者礼节动作十分熟练与麦福相比也不相上下如果没有十几年地练习恐怕难以做到这点。

“小民以前在靖江县里做了十七年的礼房属吏因为年事已高在几年前就被县令大人解去职务回家安养天年。”方木恭敬的回答道。

“秀才出身?”张信突忽的冒出一句。

“大人所料无差。”方木恭谨答道。脸色却有些不自然起来没有考上举人一直是他心中之痛但瞬息之间恢复正常如果他真是一般迂腐秀才的话也不会在县衙中担任十七年小吏而不辞职了。

“靖江县风雨是怎么回事?听说灾情十分严重。是否真是如此?”张信没有再继续打听方木的身世情况。而且直接询问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来。

“大风雨潮如海。三日之县内民庐倒塌过半以上且漂没死者数万。”想起因为此事逝去的亲人。方木再也无法保持镇静情绪变得格外激动剧烈喘息起来片刻之后带着几分惊恐之意低声说道:“路有饿莩千里饥人相食。”

张信眼光一凝饿莩千里饥人相食这两句词可不是随便乱用地张信非常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意思情况居然严重到这种地步。

“方木你也是读过圣贤书之人应该明白什么是路有饿莩竞相食这话可不能胡言。”张信寒声说道“小民不敢若非如此小民也不会携孙逃离靖江。”方木悲伤泣道想到中途曾经几度遭遇险境方木现在还心有余悸双手下意识的攥住孙子方玉的衣角似乎害怕他转眼间消失不见了方玉不明就里眨着可爱的眼睛看着爷爷。

“灾情如此严重当地官府没有开仓赈灾吗?”张信眉头紧锁虽然说没有朝廷的命令是不允动用官府仓粮的可是事急从宜用了朝廷也不会追究责任的况且这种事情也是有先例可寻的安抚民生比什么都重要啊不然等到朝廷赈灾的命令下来恐怕灾民早就没有活路了。

“雨势一猛县令大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县里地粮仓也被大水冲走百姓的米粮牲口也随波流去良田变成一片泽野靖江百姓眼看就活不下去了只好到邻县避难可是邻县的遭遇也是如此大伙只好一起前去常州府城希望知府大人能救济灾民。”方木说到此时双目含泪如果当时有一口饭吃的话自己的儿子也不至于活生生地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后来怎么样?”不用方木继续说下去张信已经知道结果但他还要亲耳听方木述说一遍以证实自己地猜想。

“大伙连常州城都进不去城门贤闭城墙上面站满的官兵差役只要谁敢上前一步他们地弓箭就毫不犹豫的射来。”方木眼睛露出激愤之色。

“他们好大地胆子。”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张信的心里不自觉的冒出一股火气来本来以为常州府对灾民们最多是不予以理会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把百姓拒之城外。而且以武力驱赶分明是不把治下百姓当人看张信这时深深明白什么叫做官逼民反百姓地前方已经是绝路当官的却在后面推上一把反正都是死当然是放手一搏。

“常州离杭州不过千里之遥那里生此等严重灾情。为何我们从来没有听过此事。难道杭州的官员都是聋哑的不成。”相对而言麦福却要冷静许多开口询问起来。

“方木他说的有道理对此你作何解释。”张信还没有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听到麦福的提醒后觉得十分有理转头说道:“如果靖江县之事真如你所说的这般严重。当地官府再怎么掩饰一样会泄露出去地为何杭州一点风声也没有听闻。”

“小民也不知。”方木张口欲言看到身旁地孙儿时却立即改口随后变得有些沉默起来神情也变得分外默然。

“方木如果你不是在撒谎的话就是在顾忌什么。”沉默片刻。张信阻止准备表意见的麦福轻轻说道:“你知道我的身份吗?”

“小民知道大人是朝廷使臣奉命下江南督办织造的。”方木小心谨慎的说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方木也不会说实话了。

“那你应该明白。只要我愿意你今天所说的一翻话。不久之后可能会出现在皇上龙案之上。”张信拱手朝北说道。

“小民自然明白。”方木怦然心动为亲人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是他却不知道张信是否值得信任自己年老已不畏惧死亡可是方家唯一地血脉尚且年幼如果自己不慎去了以后谁照顾孤苦伶仃的玉儿。

“你是害怕我会官官相互待了解情况后却将你送往官衙?”张信淡然说道:“其实你不必担心反正你已经把事情说了出来如果我真想维护当地官员的话这个时候我应该不耐烦的训斥你危言耸听诬陷当地官员清誉然后将你乱棍打出怎么还会有心情聆听你说话啊。”

“大人奉旨出行乃是朝廷钦差若是有什么隐情的话你尽可向大人禀明。”王杰难得的和言温语说道。

“大人您要为小民做主啊。”方木一咬牙根倒在地向张信跪拜起来。

“只要你所言属实而且确有冤屈的话我自然不会撒手不管。”张信认真说道如果不知道此事的话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却关系到数万人生死张信自然不能装聋作哑毕竟他的血还没有彻底冷却。

“在常州城外时小民地儿子见官差衙役不让百姓进城一时激愤带着几个乡民准备在城下与他们理论没有想到他们不问清红皂白弓箭一顿乱射……。”提起伤心往事方木老泪纵横痛苦的悲泣起来。

“爹爹没有了。”忽然方玉大叫一声扯开嗓子哭啼起来正直五六岁懵懂记事的年纪虽然不明白什么叫生离死别可是久久见不到父母小孩自然会伤心哭泣。

“玉儿莫哭爹爹一会儿就来了。”方木连忙把孙儿抱着怀里不停的安慰起来可是自己却忍不住泪如雨下这时一条丝巾递了过来。

“节哀顺变。”

方木接过丝巾自然的地道谢一声抬头一看现安慰自己地却是自己一直十分惧怕的太监不由拿着丝巾茫然不知所措来。

“大人这些差役真不是东西害得这么小地孩子就没有了双亲。”麦福泪水盈眶幽怨叹气说道。

“方木继续往下说。”张信的心里也不怎么好受但是为了了解事情地具体情况只好冷下心肠继续询问起来。

“小民将儿子和乡亲们掩埋之后大伙依然没能进入城里只好在城外暂时住下刚开如始的时候还能挖些野菜和草根充饥后来城外的人越来越多小民经过打听之后才知道原来不仅是靖江县常州府的其他县城也遭此灾难没有别的办法之下。纷纷都来到府城希望得到救助。”方木脸部抽搐麻木的说道:“人数众多野菜草根树皮自然很快都被挖完了大伙都饥饿难耐有不少人想冲进府城里却是自寻死路终于有一天。居然有人煮起肉烫来。小民虽然肚子受饿但是脑子还没有糊涂城个方圆十里地飞鸟走兽哪怕是鼠蚁虫蛇早就被人捕获一空他们哪来的肉啊。”

船舱中顿时静默起来只剩下小孩的抽泣声与船外河水波动的音响虽然此次天空依然骄阳似火几人却感到几分寒意。

“小民城外再也不是久留之地。匆匆忙忙带着玉儿逃离而去待到安全之地后小民寻思在松江府尚有亲戚好友打算投奔他们。”方木继续说道:“一路上也遇到不少一同受灾的百姓便相互扶持一起上路了可是还没有到松江府就听闻那里海风大作情况与靖江无差漂溺人死者无数。大伙听闻之后便各奔东西了辗转多日后才来到杭州城。”

“苏州府离苏州城应该不远你为何不去那里。”半响之后张信问道。

“小民在路上听闻。太湖也经此大风潮。水高丈余沿湖三十里内人畜屋具毁。漂溺死伤者不计其数想必苏州城也不安全。这才跑到杭州来了。”方木感伤说道。

“王杰你有听说过这事吗?”张信轻声问道双手却紧紧的攥住椅子的扶把看方木的模样似乎没有在撒谎。

“从未耳闻。”王杰摇头说道。

“方木你似乎明白这是为什么?”见到方木欲言又止张信和声说道:“江南出了这么大地事情却没有人来告诉我这说明是有人存心不想让我知道。”

“大人你知道常州府城差役为何将百姓拒之城外吗?其实不只是常州府而已只要是没有经历灾劫地府县城池见到流民百姓之后都是不许他们进城的。”方木悲愤说道。

“就算是见死不救也不必如此绝情吧。”麦福叫道常州府的做法还可以理解那是害怕万千灾民进城之后惹出什么端来可是其他县城收留几个灾民应该没有这个顾虑啊。

“那是因为他们原本就打算让我们死的只要我们全部死了那天下就太平了。”方木悲怆笑道:“有些人也不用背负责任灾难过后还能继续安稳当自己的官老爷。”

没有等张信提问方木就继续说道:“大人是想说这样的大事是掩藏不住的是吧确实也是如此事情早晚是要报给朝廷知道的不过却不是现在只要能多拖延那么十天半个月灾民们也死得差不多了那时现上报朝廷朝廷商议之后决定粮赈灾也要那么十天半个月在这段时候里活下来地灾民应该也没剩几个了。”

“这时候朝廷拨下来的赈灾银粮应该到了到时候将仓库里的陈年霉米给灾民应付一下再禀报朝廷已经按吩咐救济灾民了然后再附上奏折说明灾难之初官衙怎么样开仓放粮用么多少粮银布匹救了多少灾民现在又能用了多少朝廷的赈灾银粮。”方木怆然笑道:“这些表面文章小民当初不知道写过多少次了没有想到最后却也遭此待遇真是天理循环屡报不爽啊。”

“那朝廷拨下来的赈灾自然不能吃独食从中出力甚多者自然少不了他的那份。”张信冷然说道。

“见者有份是规矩。”方木嘲弄说道脸上充满悲伤。

“王杰带他们出去好生安置。”张信眼珠流动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相信了方木的话片刻之后淡然挥手说道。

“小民告退。”方木行礼说道坦然的带着孙子随着王杰离开船舱。

“麦福你认为他说的是真是假。”张信偏头问道。

“奴婢也不知不过看模样似乎不假。”麦福迅在心中计算起来片刻之后轻声说道:“他地悲伤绝望一般人可装不出来。”

麦福是做戏的大行家自然十分容易看出一个人喜怒哀乐是真心假意虽然肯定方木所言不假可是他也没有说得太绝对。

“是真是假。去打探一下就清楚了。”张信说道随后轻轻的靠在椅子上叹气起来人吃人那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啊这样地人间地狱离张信太过遥远了毕竟他虽然知道大明地百姓生活贫苦可是所接触地都是一片繁荣安详的情景突然听闻这样地事情。张信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何反应。悲伤?愤怒?还是庆幸?

“卑职马上去查。”走回来复命的王杰听到张信此话立即拱手说道。

“你准备怎么查?”张信问道。

“如果情况真如方木所说一样那杭州城中地锦衣卫官署应该不可靠了卑职准备让随行的锦衣卫乔装打扮后悄悄地前去探查。”王杰眼睛露出一道精光“你这样想是对地可是考虑的还不够周详。”张信摇头说道:“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众人的注视下就算怎么乔装掩饰只要从驿站出去。他们自然知晓而且刚才接方木上船的情景恐怕也已经落入有心人眼中他们自然有所防备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待会应该有人过来找我聊天套话了。”

“那如何是好。”不能动用自己的人马也不能向当地锦衣卫求助王杰也感到有些束手无策。

“联系杭州的东厂秘卫让他们尽快核实此事地真假。”张信轻声说道。王杰应声点头却没有动作而麦福似乎没有听到两人对话一样还在那里闭目养神。

“回驿站吧。”张信说道。

“大人任知府求见。”张信一行人回到客栈还没有多久。一个驿站仆役就来汇报道。

“请他进来。”张信挥手吩咐说道。直到任乐安满面笑容的走进客厅张信也没有起身相迎。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摆弄着手里的物件。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光闻这香气就知道这茶叶不凡。”任乐安也没有在意。上前几步后大加赞赏起来。

“任知府请坐。”张信微笑道从容引手让任乐安坐下随后亲手为他倒上一杯清茶。

“好香的茶啊似乎是苏州的吓煞人香。”任乐安点头表示谢意微微抿了一口滚烫的热茶后立即脱口而出说道。

“任知府不愧是品茶高手这吓煞人香是汪阳前几日送来的我都没有尝过几回没有想到任知府居然这么熟悉。”张信轻轻笑道。

“吓煞人香虽然产自苏州可也是江南名茶下官怎能不知。”任乐安微笑说道。

张信微微一笑也没有接下话茬悠闲的喝了口茶后居然露出一丝愁苦之色而且还轻轻叹气起来。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似乎有些愁眉不展啊。”任乐安奇怪说道。

“刚才到城外船上清查绸缎之时忽然见到岸上有一老一少在哭泣不由动了恻隐之心让人给他们送去些食物。”张信悲天悯人地叹息起来。

“大人真是菩萨心肠啊。”任乐安赞叹起来随后说道:“江南虽然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可是不事耕作好吃懒做之人也不在少数这些人平时不努力劳作却经常在外面苦诉自己有多么的可怜悲惨其实就是在骗取他人的同情好施舍他们钱银。”

“任知府何必欺我。”张信摇头说道别有用意的看了任乐安一眼。

“下官怎敢欺骗大人……。”任乐安连忙说道而张信似乎没有心情听他的解释挥手打断说道:“任知府我并非是不谙世事之人也知道江南虽是天堂之地可是由于天灾**而无家可归衣不蔽体地大有人在对我就不用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了这种事情历朝历代屡见不鲜有什么好掩饰地在京城之中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皇上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知道这事怪不到地方官员身上。”

“大人心里明白就好。”任乐安讪讪笑道不过悬挂地心立即放下一大半可是还有一点疑虑。

“没有想到松江府又海波不平了还好海边没有多少人居住不然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丧生大海风浪之下。”张信哀叹起来随后说道:“任知府既然海边如此危险为何不将那里的百姓迁进内6之中啊。”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疾苦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