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钦差

“人总算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安心许多。”望着船队消失在天际岸上一位官员轻轻吐气说道。

“虽然说这些天张信足不出户的待在客栈里但是留在杭州始终是个隐患特别是这几天弄得我提心吊胆的还真有几分寝食难安的感觉啊。”有人赞成说道:“现在他走了大伙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这话我可不爱听什么大伙啊。”有人表示不屑:“只是你们两个而已像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这人得到大部分官员的一致鄙视纷纷无言的朝他翻白眼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谁担心害怕谁淡然处之大伙心中都清楚不过也懒得和他计较张信总算走了每人脸上都露出轻松的笑容。

“任大人你怎么了?”有一个官员见任乐安有些楞不由出声询问起来。

“河边风大任大人莫不是也着凉了不如回城摆宴庆贺喝些小酒好驱寒取暖啊。”有人微笑提议说道。

“那是一起回吧。”恍过神来任乐安微笑说道朝着自己的轿子走去在准备掀帘入轿的一刹那任乐安下意识的朝北望了一眼张信没有离开之前他还觉得十分正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不知为何任乐安感觉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大人前面就是常州府了。”站在一个小山头上王杰拱手说道在他的身后一片黑压压的。都是一些兵丁打扮的人。

“卫千户待会可能要麻烦你了。”张信眯眼望去。隐隐约约看到有不少人聚集中城墙外面墙头上偶尔也有些人在东张西望着。轻轻点头之后转身对身旁一人说道。

“钦差大人放心一切包在卫某身上。”卫千户豪气说道这可是一个立功表现地机会自己怎么能落于人后。

“进城之后立即将常州知府一干人等全部拿下一个都不许放过。”张信冷冷的说道风潮过后这么久。居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种人还留着做什么。

“大人放心卫某晓得。”卫千户拱手说道心中寒意一闪而过却感到分外地兴奋早看那些混蛋不顺眼了今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好好教训他们真是痛快啊。

“王杰吩咐下去。注意不要泄露身份。”紧了紧身上地小兵衣服张信挥手说道王杰应声而去片刻之后在张信的示意下。卫千户放声大叫起来:“兄弟们。随老子上。”

“拍拍。”

卫千户挥舞摆动手中的鞭子。大喝一声纵马向常州城奔去。众人自然紧跟其后一时之间骏马奔腾之声如雷。

常州城之中知府衙门内知府苗茂正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娇美的小妾温柔小手的服侍那阵阵的舒服之感让苗茂**之极看着床上美人露出的嫩白风光苗茂一阵心猿意马欲火慢慢升腾起来正待苗茂色眯眯地伸手想与小妾亲密交流时一个风风火火闯进来的衙役坏了他的好事。

“知府大人不好了。”衙役见到这个情况连忙弯腰虚掩闭目说道。

“混帐东西本府好着呢。”苗茂破口大骂顺手拿出丝被把小妾盖好肥壮嫩白的粗腿已经踢向衙役。

“大人息怒小人知错了。”衙役可不敢向躲开生生受了苗茂一脚不顾腰肌的疼痛慌忙跪下哀求起来。

“哼有什么事情啊居然敢来打扰本府的休息。”苗茂怒气未消自己好不容易才挺起一回却让这小子给破坏了下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大人城外来了几千军户把城池围了起来说要向你讨借粮食。”衙役这才记起正事连忙不迭的说道。

“什么居然有这等事情他们想造反不成。”苗茂勃然大怒砰的从床上跳下来可能因为大过沉重连房子都晃动一下。

“还楞着做什么快帮本府穿好官服。”苗茂训斥说道衙役不敢怠慢笨拙地帮苗茂穿戴整齐。将乌纱扶正后苗茂也没有再多做耽搁抹了把油汗再顺手赏了衙役一巴掌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外出去。

“唉唷。”

衙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顺势倒在地下抚着脸颊哀嚎起来半响之后衙役眼睛咕噜的转乱见苗茂已经走了房中四处无人这才舒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也准备向外走去。

“小三夫人我身上有些不舒适过来为我捏一下。”这时苗茂躺在床上的小妾娇声嗲气的说道白嫩地玉臂轻轻拉下丝被薄透地轻纱一时凹凸毕现滚圆挺硕的突起把松软地胸襟高高撑起半掀的领口将内里春光泄露在空气之中。

小三看得口水直流唾沫不停地往喉咙里噎熟练的轻手轻脚把门关上以饿虎扑食之式扑向床上诱人的美人。

城外数百逃难而来的百姓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场面黑压压的一大片军户汉子正对着城墙上大骂让城里快开城门让他们进去虽然不明就里不过凭着趋祸避灾的本能胆小怕事的百姓悄悄的往后退了十几步。当然也有一些不怕事之人见城墙上的衙役被骂了也不敢反口忍不住凑了上去见军户们并不驱赶后便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仔细观看起来有人甚至趁着人多嘴杂之时也朝着城里破口大骂起来。

“卫勇你想干什么。带人围城是否想谋反。”不多时。苗茂出现在城墙之上亮着粗肥的手腕。指着卫千户大声吼叫起来。

苗茂雄壮的身姿还真有几分震摄力城下地叫骂声慢慢的消停起来还未等苗茂露出得意之色卫勇接开嗓子反驳说道:“谁说老子要造反地你这是在污蔑。”

“不是造反那你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做什么。”苗茂心中稍安虽然城高墙厚的可是凭着城中地那些废物。未必能抵挡城下的军户况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听说卫勇不是要造反苗茂的语气也缓和起来。

“苗大人做什么你心里清楚。”卫勇大叫道:“常州府境内这些日子又是大风又是水灾的粮食庄稼都没了而朝廷一点动静也没有。你让老子和下手这帮兄弟吃什么。”

“卫千户说的是兄弟们都快要饿死了。”军户们也随之吵杂喧嚣起来纷纷挥舞震动着手中的兵器或者锣鼓。

苗茂一听脸色彻底舒缓起来。看来不是纯心来闹事的。这样最好不过了仔细考虑片刻。苗茂大声的叫喊道:“卫千户没有粮食。你应该向南京请示来常州府做什么。”

可能城下太过喧闹卫勇没有听清苗茂在说什么轻轻挥手让军户们停止鼓噪待苗茂重复一遍后卫勇怒骂叫道:“苗茂别给老子来这套老子早就向南京汇报过此事了可是一点回声都没有兄弟们再也等不下去了况且老子就驻守在常州地境内缺粮少饷不找你找谁。”

卫勇老子长老子短地这让苗茂听着非常刺耳可是也知道卫勇是武夫粗人而且在这个情况下苗茂也只能忍下打算解决此事了再秋后算账也不迟深深吸口气苗茂大声说道:“卫千户本官已经将常州水灾之事上报朝廷朝廷不日既拨粮赈灾你再忍耐几日。”

苗茂的话引起百姓的噪动朝廷要拨粮赈灾这么说来他们的苦日子准备要过去了吗?有不少百姓激动的流出泪珠来。

“苗茂你别把老子当成三岁小孩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啊水灾都过去大半个月朝廷知道此事的话早就命你开仓放粮了。”卫勇冷笑说道。

“卫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苗茂脸色变得铁青。“什么意思你心中有数今日如果不让老子进城老子拼着千户之位不要把你的所作所为上报给朝廷看你到时怎么办。”卫勇大笑说道:“苗大人你可要仔细掂量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啊。”

苗茂胸脯不停的起伏显然是气不得轻这时旁边有一个獐头鼠目之人悄悄地凑近对苗茂说了几句话经过权衡轻重之后苗茂强忍怒火大叫道:“卫千户近日来城外死伤者甚多本官为了防止瘟疫流传这才紧闭城门……。”

“苗茂不用解释了老子最后问你一句话开不开城门。”卫能暴喝道:“不开的话老子就打进去。”

“打打打。”军户们助威喊道一时之间城外凭添几分萧瑟杀气。

“卫勇如果你缺粮的话本官私下可以给你百几十石可是你为何非要进城不可。”苗茂怀疑说道眼珠在眯缝中使劲的盯住卫勇想从中瞧出些端倪来。

“百几十石你当是在打乞丐啊。”卫勇冷哼一声大叫说道:“你又不看看城外是个什么状况是人待的地方吗?卫某可不愿意在这。”

卫勇地话让附近百姓怒目而视可是却打消苗茂地怀疑看了看脏乱的城外环境苗茂也不禁皱起眉头来还有些反胃地感觉。

这时那獐头鼠目之人再次凑近苗茂在他旁边轻声耳语起来苗茂连连点头深以为然不由用洪亮的声音叫道:“卫千户让你进城可以不过只允许你一人进来你手下地兄弟只能待在城外不过本官自然会好生招待他们的。”

“屁话卫某要与手下兄弟同甘共苦当然是一起进城。”卫勇脱口反对道赢得军户们阵阵欢呼。

“卫千户。和你说实话本官虽然信得过你。可是让让你手下全部进城的话必然会惊扰城中百姓。”苗茂不客气的说道。在他看来卫勇不过是忍受不了军营地寂寞想进城中享受一番放他进来也未尝不可。

可是那些兵痞实在让人放心不下要知道如今城中可是官绅云集常州府过半有钱有势之人因为水灾都跑到这里避难了那些军户不识礼数谁知道会惹什么事情来。再说放这么多军户进城苗茂怎么可能不担心。

“答应他不过要带一些护卫进城。”张信轻声说道。

卫勇轻微点头随后大声说道:“那就依苗大人的意思行事只不过卫某只身进城也有些不放心。”

苗茂与旁边之人商议几句后答应让卫勇带一些护卫进城心中却鄙视起来要是自己真地打算翻脸卫勇的十几个护卫能顶什么用。看来他地胆子也没有多大啊。

“卫千户可不可以先让你的手下兄弟后退几步待你进城之后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他们的好酒好肉一会就抬出来。”待苗茂离开城墙后。一个衙役好生陪笑说道。显然是受到苗茂的指示害怕待会开城门之后。那些军户趁机挤进城来。

卫勇故意大声报怨几句这才不情不愿的挥手让军户们后退百余步。自己带着十几个侍卫走近城下这时附近的灾民见状立即噪动起来有胆大之人更是快步向城门跑去想借这个机会跟着进城。

“滚开。”城墙的衙役可不是吃素的引弓一箭射去虽然没有命中目标可是却已经让灾民望而生畏纷纷停止不前。

“咔嚓。”

一声响后城门缓缓开启不过却没有完全打开门缝只能让两人通过看里城内手执兵器警戒地差役们卫勇大骂一句纵马进城而去而十几个护卫自己紧跟在后面等人都进城之后衙役们赶快把城门关上。

“卫千户有礼了。”见到城门安然锁上后苗茂心中顿时再无顾虑露出笑容向朝着他驱马过来的卫勇拱手说道。

“苗大人进个城而已有必要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来吗。”卫勇跳下马将缰绳递给一旁的衙差看着周围百多名差役脸色有些不悦起来。

“知府大人不过是防止城外乱民借机闯入并非是针对卫千户请卫千户不要见怪我等已经在城中醉仙楼准备好酒宴为卫千户陪罪请你务必赏脸。”那獐头鼠目之人闻言立即微笑解释说道。

“城东的醉仙楼?”卫勇眼睛一亮似乎意动不已。

“章师爷说的没错请卫千户移步前去城中的官绅听说卫千户到来已经在楼上恭候你的大驾了。”苗茂轻微笑道心中却厌恶之极如果不是大局为重自己才懒得理会这个粗鄙之人。

“人都到齐了?”卫勇突兀问道。

“那是自然。”苗茂下意识说道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可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却被卫勇一把捉住强行按在地上而随行的十几个护卫立即掏出绳索三两下就将苗茂绑了个结实根本不容他有反抗之力。

周围地差役都有些楞然片刻之后章师爷反应过来后退一步大叫道:“你们在做什么为何要绑住知府大人难道真想谋反不成。”

“卫勇你这个匹夫你到底想干什么还不快点放了本官。”而苗茂这时才记得要挣扎起来口中不停的嚎叫着。

“放了你那可不成再说了这件事情也轮不到卫某做主。”卫勇轻松洒意的笑道丝毫没把眼前百多名差役放在眼中。

“卫千户让他们打开城门。”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张信指示说道这让差役们诧异不已一个小兵居然敢对千户大人这么说话。

“还不按大人的意思做不然休要怪我动粗。”卫勇应声随手抽出闪着寒光的腰刀搁放在苗茂地肩上本来他是想放在脖子上地。可是苗茂的脖子太粗短怎么也找不到他地脖颈。只好将就一下了。

“卫千户有话好说。”苗茂这时也顾不上疑心了。明亮的刀刃上清晰地反映出他惊恐的面容虽然这时天气闷热苗茂却觉得全身冰凉起来眼看刀刃就要接近自己苗茂慌忙惊叫起来:“快些按照卫千户的意思行事打开城门。”

章师爷心里虽然极度不安知道打开城门非常不妥但是衙役们只听从苗茂的命令。还未等章师爷说出自己的疑虑已经手忙脚乱的拉开城门。

雷蹄声动不久之后城外如潮水一般涌进来数百兵丁将衙役们团团围住看着杀气腾腾的兵丁们有机灵一点的衙役知道今日地事情恐怕不能善了已经悄悄的退后几步。准备见势不妙马上跑人。

“卫勇你真打算杀官造反啊。”苗茂倒吸一口气勉强保持镇定提起勇气说道。可是声音却带着惊慌失措之色。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

“卫某可没有这个胆量。”卫勇微笑说道。

“卫千户你可听好了。城里可是驻守着数千兵马识趣的话赶紧把知府大人给放了。不然待会就是你的死期。”章师爷在一旁声色俱厉的恐吓起来。

“数千兵马在骗谁呢。”卫勇嗤之以鼻不过三五百人就敢号称数千也不理会苗茂和章师爷的虚张声势恭敬的对张信行礼说道:“大人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派些人去醉仙楼将一干人等都拿下。”张信冷冷说道觉附近已经有不少人在远处偷偷围观再次吩咐起来:“其余之人去把府衙掌控起来免得有人蓄意将罪证毁灭。”

如果不是担心这个张信早就光明正大的亮出身份根本不用这么大费周折见卫勇准备应声而去时张信多加了一句:“如有反抗者可斟酌行事记住不许扰民。”

“大人放心卑职明白。”卫勇大声应道兴冲冲的去招呼手下了斟酌行事地意思卫勇可是心领神会的。“你到底是谁?”苗茂惶恐不安的询问起来见到这个情形谁都明白张信应该是个大人物。

“王杰把身份亮出来吧。”张信挥手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反而减少一些抵抗。

数百兵丁齐刷刷的撕下外衣露出里面的飞鱼服在阳光地照耀下显得那么金光灿烂差点没把衙役们地眼睛给眩花了。

“锦衣卫。”章师爷惊呼道心念一转脸色彻底垮了下来。

“哐铛”离章师爷最近的几个衙役听到呼叫有一人想起锦衣卫地威名手不禁一软却是把兵器掉落在地上。

“锦衣卫奉旨侦办常州知府贪污枉法之事谁敢妄加阻拦定斩不饶。”王杰阴冷说道目露寒光向众衙役扫去。

“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假冒的。”苗茂全身颤栗惊恐万状但依然心有不甘做最后地挣扎:“大家不要相信他们根本没有圣旨。”

王杰冷笑探手从背囊之中拿出一个锦盒来轻手打开之后取出明黄色的圣旨双手高举环视。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聪明人看到眼前威武雄壮的锦衣卫再联想到卫勇的令行禁止不少衙役纷纷跪了下来高呼万岁其他衙役见状管他真假也随之跪下行礼。

“假的这都是假的。”苗茂目光呆滞喃喃自语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翰林院侍读张信报之江南水灾一事朕览之不胜惊骇……授之张信代朕巡视江南………。”王杰朗声念道。

“张信……。”苗茂惊骇望着眼前之人前几日才传来消息说他已经回京城复命了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身负皇命成为名副其实的钦差大臣。

“还不拜见钦差大人。”王杰恭敬的将圣旨呈给张信转身朝衙役们喝道见到苗茂如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衙役们哪里还有怀疑给给行礼磕头起来。

“启禀大人卫千户已经将酒仙楼之人一网打尽而且已经攻下府衙有请大人前去府衙主持大局。”一个军户骑马奔了过来禀报道。

“回去告诉卫千户让他记得约束手下我随后就到。”张信点头说道吩咐王杰处理一下眼前的事情自己带着数十锦衣卫在几个衙役的带领下朝府衙方向行去。

看看能不能在晚上再写章出来。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钦差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