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西湖

“可是大人若是不能完成皇上吩咐下来的任务待回京城之后恐怕皇上也会怪罪下来的这如何是好?”麦福忧愁说道。

“谁说不能完成任务的。”张信微笑说道。

“大人我们可没有十万两银子。”麦福苦笑说道打死也不敢再将采购的事情包揽下来了。

“谁说买二千匹上好绸缎就一定非要十万两银子啊。”张信轻笑说道如果没有办法的话自己还出主意做什么。

“那大人准备怎么做?”麦福问道心中认为张信应该是回心转意准备按照自己刚才的建议向民间百姓市买采购这样花钱较少而且也不怕百姓有怨言毕竟与权贵相比平头百姓最容易对付。

“明日你向任知府打听清楚情况后给江南各个做丝绸生意的大商号传讯把我们现在的情况告诉他们就说缺额的二千匹绸缎我们打算在他们那采购。”张信笑道:“如果他们有这个实力的话让他们尽快到杭州城来找我们。”

“大人这样就行了?”麦福迷惑不解的问道。

“当然不仅如此特意向他们声明这些绸缎是为皇上大婚而筹备的。”张信脸上露出笑容那些商人应该明白什么叫做广告效应吧自家商号的绸缎连皇帝也在用消息传扬出去顾客还不蜂拥而来。这些丝商应该清楚这个道理。

“奴婢糊涂。不明白大人这样做地意思请大人提点一二。”麦福眨眼说道没有银子来再多地丝商也没有用处啊。

“当然了皇宫用的绸缎。质量不仅是要最上乖的而且采购的方式也应该与众不同这样才能显示出皇家地威严来。”张信微笑说道。

“大人所言在理。”麦福奉承说道虽然还是不明白可是他也没有胆子催促张信赶快征下说。只能眼巴巴的盯着张信心里开始琢磨什么叫做与众不同的采购方式。

“这次采购绸缎我打算用竞拍的方式。”张信说道也明白麦福应该不知道什么叫做竞拍接着解释起来:“竞拍就是把那些商人集中起来让他们针对某一样东西竞相出价谁的出地价钱合适。那件东西就归他所有。”

“大人准备让他们争那二千匹绸缎的所有权。”麦福的脑子可不笨马上就领会张信言下之后可是还是有些疑惑说道:“可是我们现在是要买他们的绸缎不是让他们买啊。”

“你应该反过来想不是谁都有机会卖东西给皇上的。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是那些商人的福气他们没有理由不动心。”张信微笑说道。麦福不懂经营自然不明白那些商人的心理。恐怕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丝商们肯定争相涌进杭州。

“大人说地是。”麦福陪笑起来随即还有疑问:“那些商人到齐之后大人打算让他们怎么竞拍啊?如果他们都出高价我们岂不是还要多给银子啊。”

“麦福你平时的机灵劲都跑去哪了怎么关键时刻犯糊涂了。”张信责怪说道:“当然是看谁给的价格低就向谁采购二千匹绸缎啊。”

其实张信说的是招标只不过为了让麦福更好理解所以解释得简约一些而且那些商人也不是笨蛋自然会理解自己这样的做法肯定只会出些低廉地价格。

不过麦福也不是真不明白只不过是为了找个机会奉承张信待张信解释清楚之后麦福立即一脸恍然大悟眼睛露出钦佩有加地神色口中开始不停的溜须拍马起来。

虽然明知道麦福在拍马屁不过好话谁都爱听张信自然也不例外闭目享受一会被吹捧地感觉后醉悠悠的度步返回房中休息了。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杭州西湖闻名于世自然有它美丽而独到地一面阳春三月莺飞草长苏白两堤桃柳夹岸。两边是水波潋滟游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这便是西湖诸多美景中最引人注目的苏堤春晓了。

当然西湖的美景不仅是春天独有夏日里接天莲碧的荷花秋夜中浸透月光的三潭冬雪后疏影横斜的红梅更有那烟柳笼纱中的莺啼细雨迷蒙中的楼台……。

休养一段时间后织造的事情也已经安排下去不用自己操心张信自然有闲情逸致带着身边的人饶有兴趣的在杭州城中闲逛起来既然是出门游玩欣赏的那自然不能错过倍受世人赞誉的杭州西湖十景。

如今是夏日天气却是欣赏十景之中曲苑风荷的最佳时节张信等人第一站自然就是这里了没久多久张信觉得头上的骄阳似火天气越火气考虑到绿绮身子娇弱干脆提议到满是柳荫的苏堤看一看其他人自然没有意见。

“寒冬一过苏堤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晨曦初露月沉西山之时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真如人间仙境啊。”苏堤岸边一人兴致勃勃的说道。

“小米初春的时候这苏堤真有你吹的那么玄乎吗?依我来看只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王杰在一旁说道左看右看怎么都没有现苏堤美在哪里不过是一道河坝周围种上些树而已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王大人可惜您来地真不凑巧。如果你提前几月来杭州。那就知道小地是否在欺瞒您了苏堤春晓只有在春天的时候才能显示出它最美的景色来。”小米是驿站的伙计自然知道王杰地身份虽然碍于对方的权势。可是年轻气盛的小米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起来。

“听闻杭州十景中有四景分别要在春夏秋冬观赏才能体会景色之美来。”张信微笑说道:“既然人家这样说自然有它的道理。”

“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我在湖……京城之时就闻名已久可惜时季不对。不能一一欣赏了。”绿绮轻柔说道声音甜懦软绵。

“两位大人说的太对了。”小米听到有人赞成自己地意见而且还是这行人中身份最高贵的立即兴奋的为众人说起这些景色的典故来能被安排接待朝廷使臣小米肚子自然有些文墨什么苏东坡、杨万里等名人诗句信手拈来以侧面衬托西湖景色之美。

“这里便是断桥了。”众人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小米在旁边讲解。一边在堤岸上行走欣赏岸上的美景来到白堤东端之时小米指着前面的一座桥说道。

“这桥似乎没有断吧。”王杰皱眉说道对他来说。与其关心什么景色。还不如在客栈与兄弟们举杯共醉呢。

“王百户这桥并不是因为它断了才称为断桥的。”小米有些笑意。但是考虑到王杰可以恼羞成怒只好强行忍住。轻声地解释说道:“只有在下雪的时候厚厚的雪花盖在桥面之上远远看去这桥就像是断的一样。”

“这么冷的天气你们居然还有心情来这里看一座桥。”王杰摇头叹道京城下雪地时候每个人都想在家中烧炭取暖谁会有心情跑到外面吹冷风啊。小米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还好知道王杰是武夫不懂什么文人风雅情趣也可以理解的他地叹气若是换成一个迂腐儒生在场肯定指着王杰大叹此乃庸俗之人。

“江南的冬季可不像京城那么冷听说有些地方一年到头根本不下雪地雪在这里是稀罕之物他们自然趋之若鹜了。”张信微笑说道。

“大人好见识卑职受教了。”王杰拱手笑道不要以为他真的不明白什么叫做风雅行径刚才只不过是闲着无聊在逗小米开心而已。

“大人……说的十分在理。”小米勉强笑道本来一件高雅的事情经张信和王杰那么一说倒成为江南人见识浅薄的证据可是小米也不敢反驳啊只好在心里鄙视两人了。

“不要欺负人家了。”绿绮轻扯张信的衣袖俏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那就听绮儿的。”张信微笑说道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轻快的握住绿绮的柔软小手绿绮俏脸飞红小手挣扎起来可惜被张信紧紧的攥住根本动弹不得加上两人衣袖宽大而且又近靠在一起如果不仔细观察别人也睢不出端倪来绿绮只好作罢乖乖的亦步亦趋紧跟张信步伐心里有几分甜蜜及刺激。

“其实说起断桥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呢。”小米神秘笑道眼睛望向众人以前每到这个时候听到这话的游人总是露出好奇之色这样大大满足小米的虚荣心可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

一行人中除了张信和绿绮还有些文化水平外其他人哪怕识文断字却对这种风雅情趣之类的典故不感兴趣而本应专听听讲的张信和绿绮如今正在玩些心跳游戏一时之间也没有空理会小米见到众人漠然的模样小米再次遭受打击。

“小米什么故事啊说来听听。”6炳悄然上前一步正好挡住小米看向张信与绿绮方向的视线话虽然这样说可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好奇的神情来。

“鲜为人知?那我还有些兴趣小米你说吧。”见到平时冷漠的6炳居然对这种事情有兴趣王杰感到有些好奇眼睛随意一瞄立即现怎么回事自然而然的也随之向后退一步。与6炳形成一个夹角。再加上附近还有几个锦衣卫在周围警戒相当于团团将张信和绿绮转围绕起来。

“相传在许久以前……。”小米见有人捧场也不管他们是否真心感兴趣精神立即为之一振。立即滔滔不绝地述说起来。

忽然眼前一暗绿绮有些奇怪看到面前地人墙之后绿绮俏脸慢慢散去的晕红再次升起来娇嗔白了张信一眼。将张信迷醉之后小手轻快的抽了出来把注意力放在小米的故事之中张信环视周围只见附近游人逐渐增多只好轻叹一声无奈放弃了。

随意一听张信马上知道小米在说什么故事了经典地白蛇传段子。可是主角的名字似乎与自己知道不同而且结局也不一样。

“……到了最后法海祖师将白蛇镇入塔中留下四语: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而许宣情愿出家。拜法海禅师为师就在雷峰塔披剃度为僧。”小米口沫横飞的说道起来。上前几步指着远处的一座塔说道:“那便是镇压白蛇的雷峰塔了同时也是西湖十景中地雷峰夕照所在。”

“这么说来那白蛇如今应该还在塔中吧。”王杰饶有兴趣的问道。

“西湖的水还未干那白蛇自然还在其中。”小米笑呵呵的说道终于能引起众人的注意小米情怀自然格外舒畅。

“那许宣真是狠心居然能下得了手伤害爱慕他的白蛇真是负心薄情之极。”绿绮伤感说道有些幽怨的看向张信似乎他就是那个薄情负心的许宣。

“可是那白蛇是妖人妖怎能相恋一但结合必遭天谴许宣这也是无奈之举不然有道高僧法海也不会插手此事。”小米不乐意了分辩说道。

“那是法海嫉妒人家两口子恩爱若不是他从中作梗地话可能许宣和白娘子还会继续过着让人羡慕的仙侣生活说不定边孩子都有了。”张信微笑说道自然的牵过绿绮的小手抚慰起来。

“大人这话小人可不赞成须知自古红颜祸水若不将那白蛇紧早除去说不定以后许宣性命难保而且法海是有道高僧怎么会有此世俗心思呢。”因为平时张信待人温和小米才有胆子小声反驳起来。

“大人说的在理那法海肯定是吃饱了没事做纯属多管闲事。”王杰瞪了小米一眼随后满脸笑容地说道:“况且这只不过是一个故事而已当不得真地。”

“王兄说的不错只不过是市井传说岂能相信。”6炳也在旁边说道。

“大人这故事太过逼真让我失态了。”绿绮这才醒起垂头羞涩说道。

“其实这故事还没有完呢小米只是说了其中一半而已而且因为道听途说所以有几处谬误。”见到绿绮情绪还有些低落张信微微一笑清声说道。

“这故事可是小人从城中说书先生处听来地绝对没有疏漏之处。”虽然经过王杰那么一唬小米有些不敢说话了但是闻言却忍耐不住不服气说道:“还请大人赐教。”

看着绿绮惊疑和期待的目光张信自然将自己所知道地白蛇传版本说了出来故事的结尾当然是大团圆恶僧法海被打到藏身在螃蟹肚子里而且许宣白娘子一家人继续过着幸福美满甜蜜的生活听完张信的讲述之后绿绮眼睛露出惊喜之色那妩媚迷离秋波让张信也有几分醉意。

“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到前面的茶楼休息一会。”一阵暖风吹过张信抬头看着似火的骄阳微笑提议起来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待张信先行之后紧跟在后面。

“6兄弟大人不愧是翰林院出身的瞬息之间居然就能将故事圆了起来而且还合情理叫人找不出其中的破绽来你看小米那小子一时也没有了言语。”王杰悄悄说道眼里尽是佩服之色6炳微笑点头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客官里面请。”当张信一行人走到茶楼前面时。眼尖地小二自然明白生意上门。连忙殷勤地上前招呼起来。

“小二楼上还有空位吗?”王杰问道。

“自然有各位楼上请。”小二笑容更加灿烂起来麻利的在前面引路。将众人带上二楼空位之中。看着只有寥寥无几的零落几人在二楼品茶王杰满意的点头说道:“来几壶上好地龙井再上一些茶点。”

“客官请稍微小的马上就来。”小二麻利的将桌椅擦拭过一遍然后快步走下楼去。不一会儿就把王杰所说的东西都奉了上来然后识趣的退下。

这茶楼选建地位置不错从二楼可以欣赏到西湖美景连绵不绝的荷花岸边杨柳随风飘荡着没有阳光照耀吹着清风众人的心情也随之舒畅起来。

没有等几人说上几句话。忽然从楼下上来几个差役将二楼其他的几个客人都请了下去正当众人感到疑惑的时候一身便服的任乐安走了上来。

“任知府怎么这么巧啊。你这是微服私访?”张信拱手微笑道。有大批衙役在前面开路似乎不像是私访的样子。

“将府里的公务处理完毕后。也有些清闲之意忽然听闻大人出游。也动了一样地心思常年在府衙中办公一时间也忘记西湖的美景到底是什么样了。”任乐安感叹说道。

“任知府果然是勤政爱民啊。”张信赞叹不已任乐安自然连连谦虚起来。

“小二过来。”没有等人招呼任乐安就自然坐了下来。

“知府大人有何吩咐?”小二连忙跑了上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用这些茶叶沏一壶茶来。”轻轻从怀中拿出一个陶瓶放在桌上任乐安和颜悦色的说道:“记得要用山泉水泡。”

小二连忙答应恭敬的接过陶瓶捧在手里快步奔下楼去做完这件事情后任乐安微笑解释说道:“大人是贵客自然不能用普通茶水相待。”

“任知府实在是太客气了。”张信淡淡笑道其实谁都可以猜测得到看任乐安这个驾势前来找张信地目地肯定不会如他所说的是因为清闲。

果然在东拉西扯几句后任乐安轻声问道:“听说大人准备向江南丝商采购一些绸缎不知道是否真地此事?”

“确实如此江南各织局运来的绸缎不足以满足皇上大婚地需要只好用此策以弥补份额之不足了。”张信轻轻叹道:“却不知道皇上是否满意我这样做。”

“大人不必在意这也是无奈之举。”任乐安安慰说道:“而且以前也有例子在先皇上怎么会责怪大人呢。”

“希望如此吧。”张信点头说道。

“前几日麦公公向下官打听了一些丝绸商人商号的情况。”任乐安小心翼翼的说道似乎有难言之隐话到一半就停住不语。

“怎么了?我们在江南人生地不熟的只能求助任知府了莫非有什么地方让任知府感到为难了?”张信微笑说道。

“怎么会为难能为皇上之事略尽心意下官求之不得。”任乐安拱手说道。

“那任知府提到此事时为何愁眉不展的似乎是为此事而烦忧。”张信困惑说道想来想去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妥啊既没有欺压百姓又没有触犯权贵们的利益任乐安有什么好担心的。

“大人有所不知为了这件事情下官这几日可谓寝食不安啊。”任乐安苦笑说道。

“到底怎么了请任知府直言。”这下子不仅张信觉得奇怪连在旁的其他人都十分好奇起来纷纷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任乐安。

“大人准备为皇上大婚筹备绸缎的消息传去后江南各地丝商群情振奋都认为这是朝廷睢得起他们如果到时皇上能够用上自家的绸缎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任乐安肃容拱手朝北说道。

“嗯这些商人还算明白几分整理。”张信微笑说道十分满意江南各地锦衣卫办事的能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消息传遍江南可见他们也用心了。

“这是好事啊任知府有什么好愁的。”王杰笑道虽然已经不隶属锦衣卫衙门了但消息可是从自己口中传扬出去的见到有这样的效果他心里自然也十分喜悦。

“下官自然不是为这个而愁闷百姓忠心皇上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自然也与有荣焉心里只会高兴怎么会有其他心思。”任乐安连忙说道。

“任知府到时生了什么事情啊。”张信皱眉说道。

“消息传出后丝商们心情自然非常激动喜悦可是后来传出的消息却让他们群情鼎沸起来。”任乐安无奈说道有些商人的背景来历不凡自己也不能轻易得罪这些天为了应付他们自己都感到有几分焦头烂额了。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西湖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