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商议

“他们有什么不满意啊。”张信眉头一皱难道他们不认同自己的竞价方法不会是因为太过前的原故吧。

“江南经营丝绸生意的商号众多而大人只是给少数几个商号东家送去帖子让他们来杭州参与此事其他商人听闻此事后觉得大人这么做有所不公。”任乐安小心翼翼的说道偷偷的看向张信这几天来找自己说情的人不在少数都是希望能够参加这欠竞拍会。

“大人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商人指手划脚的。”王杰轻蔑说道:“况且若不是实力不足任知府也不会不提他们的商号了。”

任乐安一听顿时苦笑起来就是因为这个自己却把其他商人都得罪了早知道如此的话应该多说几个商号名字的真是后悔莫及啊。

“王杰这话有理要知道此次采购绸缎可不是儿戏丝绸的质量不仅要上乖采购之后而且还要一次性全部运来实力不足的商家参与此事有何用处。”张信点头说道:“皇家置办的绸缎只能是最好的。”

任乐安脸色越愁苦起来正是如此啊如今江南盛传这件事情都认为能参与这件事情的商号店里的绸缎应该是最好的不然宫里也不会有意向采购得到皇上认可之物质量能差到哪里。所以打算买绸缎布匹的人纷纷都跑到那几家商铺去买弄得其他经营丝绸的店铺生意一落千丈这些店铺地东家们哪里还能坐得下。事情还没有开始影响就这么大等宫里真的采购绸缎了那其他商号还怎么经营下去。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打听清楚后。商人们纷纷拿着背后主子地名贴来找任乐安希望他能给一个说法起码让他们有机会参与到这件事情。

“大人其实那天下官与麦公公说起江南实力雄厚的丝绸商号时一时糊涂给遗漏了几个那几个商号和其他商号实力不相上下……。”任乐安轻声说道。这时候只有尽量弥补自己的过失了。

“任知府口是心非可不是件好事情啊。”张信微笑说道:“况且在向你打听之后我们自然也会向其他人核实的也不能听信你一人之言吧。”

“大人说的是。”任乐安苦笑这张信还真直接。不好糊弄啊。

“看任知府的模样就知道那些商人近日来没有少烦你吧。”张信抿了口由任乐安带来茶叶沏好的香茶味道确实不错。

“让大人看出来了。”任乐安有些尴尬笑了起来他不停地在暗示只要脑子不笨的人都猜得出来。

“这些商人的能力不小啊居然能劳驾杭州府尊为此事而奔忙。”张信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那些商人怎么说也是下官治下百姓如今找上门来下官总不能撒手不予理会啊。”任乐安坦然自若的说道。一脸尽职尽责地模样。

“任知府真是爱民如子啊。”王杰笑嘻嘻说道这话换成其他官员说他还可能相信几分但是从任乐安口中说出来王杰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

任乐安也陪笑起来。虽然知道王杰这是在讽刺自己。可是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虽然说锦衣卫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了。可是以前的威名还在谁人在得罪锦衣卫之前。也要好好思量一番才行。

“任知府既然事情已经决定下来就没有必要再节外生枝了。”张信微笑说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人多就好办的太过热闹反而容易招惹是非谁知道那些御史言官吃饱没事做之后会不会拿这个来做文章啊。

“大人……。”

任乐安准备再开口劝说可是张信没有给他机会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轻轻朝任乐安一礼也没有留下什么话扯着绿绮的衣袖往楼下行去见到这个情况王杰6炳他们自然明白怎么行事纷纷向任乐安打个招呼随之跟了上去。任乐安摇头叹气没有再追上去纠缠也没有就此离开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悠悠品茶片刻之后从楼下上来几个一身珠光宝气的人见到任乐安之后带有几分傲然之色拱手行礼而任乐安似乎对此情况早已经习惯脸上并没有露出异样反而挂着几分笑意礼请几人入坐。

“任知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张信答应了没有?”其中一人朝自己拇指上地绿玉板指轻轻呵了口气然后用绸缎衣袖轻轻拂拭之后这才悠悠询问道。

“黄东家不必着急有任知府亲自出马自然马到功成啊。”一人微笑说道这人似乎颇有些威望话刚出口就得到其他几人的点头。

“徐东家你自然不急我待会还要向……汇报此事的经过呢。”似乎不满意徐东家代自己做主黄东家轻哼一声冷冷的说道。徐东家的脾气温和闻言只是微微一笑也没有与黄锦争辩之意只是将目光转向任乐安。

“可能要让诸位失望了张信并没有答应本府地提议。”任乐安轻微笑道:“他说事情已经决定下来就没有必要再生枝节。”

几人眉头一皱沉默片刻之后黄东家率先开口说道:“任知府难道你没有和他说清楚情况吗?我们几家商号实力可不比其他地差只不过是名声不显罢了。”

黄东家言下之意任乐安自然听得出来这几人背景非同一般实力要比自己先前对麦福说的几家商号要强可是他们根本不是专门从事绸缎生意地任乐安哪里会想到他们会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啊。当时当然没有对麦福说起他们来。

“这里人多眼杂有些话任知府也不好开口况且就如黄东家所言。我们名声不显想必那张信也不信任我们。”徐东家微笑说道。

“事情正如徐东家所言一样。”任乐安微笑说道不愧是江南数一数二地大商贾仅凭自己一句话就能把事情经过推断出来。

“这下子难办了……还在等我们消息呢。”一人皱眉说道。

“还能怎么办自然还是继续麻烦任知府了以任知府地能力。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毛头小子。”黄东家心不在焉的说道注意力还是集中在自己地玉板指上。

“黄东家张信是朝廷使臣况且又是皇上的亲信若是他执意不肯。本府也没有任何办法。”任乐安淡淡说道虽然这几人的背景在江南非常雄厚可是怎么也不可能与皇帝相比自己不可能为了他们而得罪张信。

“其实让一个人回心转意并不难。”徐东家微笑说道眼睛里流露出睿智的目光。

“徐东家这话有理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拒绝和我们做生意最后还不是得乖乖就范。”一人轻描淡写的说道。

“杭州是本府管辖的你们可不能乱来。”任乐安一听。皱眉说道想到这些人平时的手段任乐安觉得可能有必要知会张信一声让他有所防范才成。

“任知府以为我们要做什么。”几人都笑了起来他们又不是笨蛋。知道什么叫做以卵击石。以张信地背景他们平日里的手段根本派不上用场。

“任知府。你与张信接触日久他平时喜欢什么东西。你应该有所了解吧。”黄东家微笑问道投其所好的招数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

“本府和张信会面不多况且他才到杭州几天就跑到余姚去办事了他到时对什么感兴趣本府也不甚清楚。”任乐安摇头说道回想从驿站传来的情报任乐安突然现这张信似乎真地没有什么喜好之物从余姚回杭州这么久既没有斗蛐溜鸟听戏唱曲的习惯也没有走马章台去花街柳巷胡混平日里是足不出户的待在驿站之中。

今日如果不是那个吕义说要到西湖看看自己想找张信只能到驿站中去找了吕义任乐安眼睛一亮这应该算是张信的喜好了吧。

“任知府似乎想起些什么来了。”徐东家微笑说道。

“本府忽然想起一点张信似乎非常宠爱身边的书童去哪里都要把他带上听说时常是同床共枕不分彼此。”任乐安脸上浮过异样的笑意。

“刚才我也看到了那书童唇红齿白细皮嫩肉的确实是极品啊。”其中一人眼睛之中冒出绿光不时咋舌一下似乎在回味什么对此几人自然是心知肚明非常有默契的端杯喝茶不表任何意见。

“这么说来张信也喜欢这个调调啦。”黄东家淡然说道江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这个爱好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就好办了回去之后我物色几个僮子明日就给他送去。”眼睛冒着绿光之人兴奋笑道。

“何东家莫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徐东家笑道似乎不同意何东家地提议。

“人家可是朝廷命官而且还与皇亲联姻你明目张胆的给人送去几个僮子暴怒之下他可能直接提刀出来找你算账。”黄东家嘲讽说道:“到时候别说要成事恐怕你的小命都难保。”

“黄东家所言极是啊就算你心里清楚怎么回事也要给人家留些颜面啊。”其余几人纷纷点头赞成起来。

“那你们说怎么办。”何东家不满说道不过也知道黄东家说的对如果有哪个混蛋在自己面前揭露自己爱好的话自己也有可能翻脸地。

“除此之外张信还有什么爱好吗?”徐东家轻声问道。

“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小心谨慎在本府面前。张信从来没有表露出对什么东西十分感兴趣地。”任乐安摇头说道如果自己知道的话早就准备好礼物给他送去了。

“这么说来。还是得从那方面着手了。”徐东家喃喃说道。

“还是照我地办法来吧行事只要隐秘一些张信可能不会拒绝的。”何东家还不怎么死心知音难求说不定到时自己可以和张信就此好好交流一下经验呢。

“张信是朝廷使臣不知道有多少人盯住驿站你准备怎么隐秘行事。就算你瞒天过海将人送入驿站那你如何打消张信地顾虑让他相信你将事情办得天衣无缝况且天下哪有不透风地墙只要人在驿站一天。消息早晚会泄露出去的。”黄东家淡淡说道。

几人都知道黄东家这话说得一点也没有错连他们几人都时常派人打听张信的动静其他人怎么也会如此做的什么隐秘行事只能是个笑话。

“难道张信就不喜欢金银珍宝古董字画之物吗?”何东家沉默随后开口说道。

“任知府若是你的话你是否接受?”没有等众人反应。一人就好奇接口说道。

“你这话是意思把本府当成什么人了。”任乐安眼睛一眯心里也有几分怒气就算他们背景深厚可也不能因为对自己不敬。自己这样好言好语的和几人说话。已经是十分给面子了。

“任知府息怒江东家只是打个比方。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介意了。”徐东家连忙微笑安抚道。同时朝江东家使个眼色。

“在下一时失言请任知府恕罪。”江东家也忙站起来陪礼说道。

“既然几位在商议事情那本府也不好继续打扰就此告辞了。”任乐安轻哼一声站起来拱手说道转身准备离去。

“任大人江东家真的只是一时失言你就不要责怪他了。”徐东家起身拦住满脸笑容说道:“而且此事还要劳你多多指点任大人怎能一走了之啊。”

其他几人见状也纷纷站出来劝说随后任乐安也半推半就地坐了回去脸色稍缓轻松声说道:“诸位东家本府在此奉劝各位一句张信可不比常人以他的身份地位对一些庸俗之物不会有兴趣的要知道这次他奉命督办织造可是携重金而来的。”

任乐安话里的意思几人心里十分明白知道这是暗示他们想要收买张信必然舍得下重礼普通地礼物就不要拿出手了人家未必能看得上。

“其实我们不一定要从张信身上入手。”徐东家微笑说道:“还有那个太监麦福只要我们能请动他帮忙说几句好话想必张信也要卖他几分面子吧。”

“这话在理相对而言那太监容易对付多了况且这次事情也是他主持的我们可以绕过张信直接从他那入手啊。”江东家拍案叫道麦福在杭州这段时间内收取手下贿赂之事并不是什么秘密。

任乐安闻言轻轻的撇嘴却被眼利的徐东家看到了正在考虑此法是否可行的徐东家放下心思微笑询问起来:“似乎任大人有不同意见?可否赐教。”

“江东家主次不分连事情是由谁做主都不清楚还想成事?”任乐安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嘲讽似乎还在记恨刚才之事。

“虽然这次朝廷使团名义上是以张信为主可是麦福怎么说也是司礼监的主事这点面子张信总不能不给吧。”何东家说道不怎么相信任乐安的话其他几人也若有所思的点头赞成可见还是没有从太监专权地阴影中摆脱出来。

“当然我们自然不会忘记给张信备份厚礼的。”江东家微笑说道。

“不相信本府的话各位尽管去试试吧。”任乐安冷笑说道到时候碰钉子休怪自己没有提前说明。

“我们并非不相信任知府只是觉得有些不合常理难道连麦福也要听从张信的吩咐不成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一个工部主事而已虽然是皇上的亲信。可麦福也是皇上身边地近侍啊谁听谁地还不一定呢。”何东家轻笑道。

“老何你错了。”沉默许久的黄东家说道:“张信官居翰林院侍读。只不过身上挂着一个工部主事地头衔而已。”

“好好的翰林院侍读不做去工部做什么主事啊。”对张信情况不怎么了解地何东家脸上有些挂不住随口埋怨起来。

“那是因为皇上器重让他到工部历练一番说不定将织造的事情完成回京之日就是张信提升之时。”任乐安羡慕说道

“就算如此。也未必能压住麦福一头啊。”江东家小声说道底气似乎也有些不足。

任乐安淡淡一笑也没有多说反正自己已经说明情况不信是他们的事。责任不在自己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任乐安也不相信麦福居然这么听从张信的吩咐除了恭敬有加之外似乎还有几分惧意。

“真不明白……的心意想讨好皇上待皇上大婚之日直接将礼物上供即可。何必这么大费周折。”何东家感叹起来。

“老何贵人们地心思不用你猜只要按照他们的吩咐把事情妥善办好就行。”黄东家轻轻瞄眼说道如果不是看在平日的交情上。自己才懒得提醒呢。何东家自然连忙点头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好的办法。几人也随之沉默起来。

“时候也不早了本府还有公务要处理。就此告辞。”任乐安起身说道:“若是几位商议清楚有什么须要本府帮忙的地方知会本府一声即可。”

“任知府慢走。”几人也站了起来送任乐安下楼挥手告别。

任乐安带着衙役离开之后茶楼之中顿时显得空荡荡地只不过在门口有几人精壮的大汉在把守显然是不想让路人进来打扰。

“说吧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几人重新返回二楼坐下江东家随意问了起来。

“还能怎么办给点好处麦福然后让他带份礼物给张信再说上几句好话至于能不能成事那就看天意了。”黄东家满不在乎的说道。

“看来又要破费一番了。”何东家摇头叹道。

“如果何东家手头不方便的话我到是可以周转一二。”江东家微笑说道。

“算了我怕到时还不起。”何东家断然拒绝道借他的钱光是利息就能让自己破产。

“实在不行直接亮出贵人们的身份来如果张信识相的话自然明白该怎么做。”黄东家冷然说道:“我们可没有任乐安那么多的顾忌。”

“可贵人们地意思是在事成之后才表明身份的。”何东家说道。

“贵人们是想借此机会向皇上表明忠心顺便卖皇上近臣们一个人情。”徐东家微笑说道:“直接送礼的话皇上哪里会记得啊通过近臣的交口称赞效果可能会更好。”

“那送什么礼物给张信啊?”见到黄东家脸色有些不好江东家连忙询问说道。

“还能有什么送僮子肯定是不成的既然普通之物拿不出手那只能是奇珍异宝了。”徐东家叹气说道。

“徐东家有什么好愁地以你地财力随便就能从家中库房拿出几件珍奇来。”江东家微笑说道。

“大家彼此而已。”徐东家笑呵呵的说道。

“徐长贵听说你有艘商船返航了。”忽然黄东家轻声询问道态度却不怎么有礼。

“黄东家地消息真是灵通啊。”徐长贵笑容如初亲切友好的说道:“不知道黄东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船上地奇珍异宝应该不在少数吧待会送几份到我府上。”黄东家淡漠说道一点也不像有求于人的模样。

“还是黄东家聪明想必那张信应该从来没有见过海外奇珍到时候不愁他不心动徐东家也送几份到我家中。”江东家恍然说道。

“自然也不能少了我那份。”何东家在一旁叫喊说道。

“没有问题待会我马上派人给三位送去。”徐长贵爽快笑道只不过是顺水人情而已他自然乐得答应下来。

“银子是自己来拿还是要我给你送去。”黄东家问道。

“随黄东家之意。”徐长贵笑道商人逐利乃是天性他自然不会说什么大家都是朋友熟人谈银子伤感情之类的废话。

“想要钱当然是自己来拿。”黄东家轻哼一声也没有向几人打招呼随之转身离开下楼而去。

“老黄就是这个脾气徐东家不会见怪吧。”何东家站起来微笑道:“既然没有其他事情了那我也要告辞了。”

“何东家走好。”徐长贵起身礼送道等黄何二人都离开之后徐长贵和江东家闲聊几句也随之一起离去了。

月底了求下月票。呵呵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商议
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