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黑木崖是个好地方

实在不想看到他们再秀恩爱了,随便扯了个理由,令狐冲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第一件事就是,找个酒馆买醉,借酒浇愁。

“冲哥,你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令狐冲只觉得头疼**裂的醒了过来,耳边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盈盈倒了一杯茶,递到他手里。

令狐冲只觉得一阵内疚。他本来是给盈盈买东西才出的门,可没有想到遇到了小师妹,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不知盈盈该有多担心。

他低下头,心思飞转,想找个合适的理由来骗过眼前的人。可是任盈盈却只是轻轻一笑:“以后可不能这么喝酒了,伤身体的。”

什么话都没有问,这样的温柔似水反而让令狐冲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样的任盈盈完美得不像是一个人,令狐冲呆呆的看着她,只觉得那张绝美的容颜离自己很远很远。

“冲哥,你看什么呢?”任盈盈被看得有些害臊的低下头。

令狐冲这才反应过来,油腔滑调的笑道:“我是觉得,你一点都不像十岁的婆婆呢。”

想起初见时令狐冲喊自己婆婆,任盈盈扑哧一笑。

“对了,你们东方教主的妻子,你熟悉吗?”其实他想问的是林平之,但又开不了口。

任盈盈不疑有他:“我很小的时候见过她一次,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有人不怕我爹,所以想和她交个朋友。可她却不肯跟我们上山,她那几个哥哥也很听她的话。后来,再见她的时候,她就和东方叔叔成亲了,我还很奇怪呢。”

这么说,盈盈对那个林平之也不熟。令狐冲笑眯眯的转移了话题,和任盈盈聊起了乐谱,心里却在牵挂着小师妹。

此时的岳灵珊却没有想到这么多,她只是开心的跟着林平之享受二人世界。不过,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黑木崖,岳灵珊还是退缩了。

“平之,我真的要上去吗?”长久以来受到的正派教育熏陶,让她觉得面前的是龙潭虎穴,怎么都鼓不起勇气。

“你不是答应过我了吗,去见我的师傅们?”林平之安慰的拍拍她,“师傅们都是好人,东方伯伯为人也很好,你不用怕。”

“可”岳灵珊一路上听林平之说了不少他的东方伯伯的丰功伟绩以及好人好事,可是这实在太颠覆了。岳灵珊小时候,每次不乖哭闹的时候,宁则就会用魔教魔头会抓人,会吃小孩这种话来吓唬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东方不败做为众魔头之,必然是最恐怖最难对付的。虽然她是很想相信心上人的“教主好人说”,可想到要面对江湖上传闻嗜血杀人的东方不败,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不要怕,我们先去见七师傅。七师傅一定会喜欢你,东方伯伯也会喜欢你的。”在林平之一再的安慰下,岳灵珊终于踏上了黑木崖的土地。

“小林子!”

刚从篮子上踏下来,岳灵珊和林平之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你可回来了!”小桃子兴奋的扑了过去。林平之比她高出了整整一个头还多,下意识的搂了个满怀。

“小子,放开我们的妹子!”桃谷六仙一拥而上,抬胳膊抬腿,瞬间将林平之举到半空。

不好,平之会被撕掉的!岳灵珊曾有幸见过一次桃谷六仙撕人的场景,当即尖叫一声,拔剑上前。小桃子认识她,当即笑嘻嘻的抽出鞭子轻轻一甩,顿时将她的剑缠住。岳灵珊只觉得手腕一麻,长剑叮当一声掉落在地。

不是她的对手啊!岳灵珊急得都快哭了,手无寸铁的就往上冲,她一定要救出平之,否则,就跟他一起死!黑木崖上,果然处处是陷阱!

“珊妹,不要造次。”桃谷六仙早就将林平之放下来了,见岳灵珊这样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平之……”见心上人平安无事,岳灵珊腿早就软了,扑到他的肩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林子,你带回来一个泪美人哦。”小桃子很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林平之忍不住咳嗽起来。

被吓到的岳灵珊小朋友愣愣的完全没有反应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啊呀,这就是小林子的媳妇儿啊?”桃谷六仙好奇的跳到岳灵珊身边,上下打量着。

“我认识她,她是岳不群的女儿!”桃干仙第一个叫了出来。

“对,华山派的那个小姑娘!”桃枝仙难得同意一下兄弟的意见。

“小姑娘,你不是跟那个令狐冲很要好的吗,怎么变成了小林子的媳妇儿了?”桃花仙忽然想起令狐冲对她的回护。

岳灵珊满脸通红的跳起来,紧张的看着林平之,祈求一般的拉了拉他的袖子,只求他不会误会。

“好了,你们不要为难这个孩子了。”小桃子哥俩好的搂过岳灵珊,“小林子的媳妇儿,我是他的七师傅,你见过我的。走,我带你去看我的儿子,他叫宝宝,可乖可漂亮了。”

呃,林平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被拐走,连忙大踏步跟上。他也是很久没有见到宝宝了,倒是有些想念那个软绵绵的小包子。

“啊,啊……”见到最喜欢跟自己玩的妈妈来了,刚睡醒的宝宝立刻咧开长了两颗米粒小牙的小嘴,伸出小胖手要求抱抱。

“宝宝乖!”小桃子一把将他捞起来,开始转圈圈举高高做鬼脸等一系列熟练的动作,宝宝开心的大笑,然后啊呜一口咬在妈妈的肩头。

“喂喂,你又咬我!”小孩子长牙齿的时候最喜欢咬人了,这段时间宝宝俨然成为黑木崖一霸,捞到谁咬谁。小桃子和东方不败就不提了,桃谷六仙也光荣的成了他的磨牙器,前几天,桃枝仙抱着宝宝蹭蹭的时候,被一口咬胸前的小突起,惨叫一声,痛得差点把手上的宝宝甩出去。下一个受害者是桃实仙,他只是很老实的坐在桌前吃点心,可宝宝扶着墙摇摇摆摆的走到他面前,一口咬上他的大腿,痛得他一口气喷出嘴里所有的东西,抱着大腿哀号了半天。

从那以后,桃谷六仙看到宝宝都躲着走,可宝宝已经在学走路了,特别喜欢这六个总是逗自己玩的人,只要桃谷六仙出现蹭吃蹭喝的时候,必然会遇到宝宝的各种围追堵截。流着口水挥舞着小嫩胳膊咯咯直笑的宝宝摇摇摆摆的在后面追,桃谷六仙各种逃避各种惨叫,而宝宝以为他们在跟自己玩捉迷藏,笑得更开心了。

好可爱!岳灵珊看到雪白粉嫩的宝宝就走不动路了,迷你版的小教主可是上至八十下到八岁的女人都能萌翻的,区区一个岳灵珊根本不在话下。

“那个,七师傅,我可以抱抱他吗?”岳灵珊踌躇了一下,壮起胆子提出要求。

“给。”小桃子很爽快的将宝宝往她怀里一塞,从来没有抱过小孩的岳灵珊有些手忙脚乱。不过身为黑木崖小霸王的宝宝根本不认生,立刻进入状态,小手抓住这个香香软软的姐姐的衣服,小脑袋在她胸前蹭来蹭去,让一旁的林平之看得脑门直冒火。

“这么热闹?”东方不败从议事厅回来,老远就听到阵阵欢声笑语传来。

“东方大哥!”小桃子兴冲冲的迎了出去。

“啊啊啊——”宝宝也努力挥舞着小胳膊,表示自己对爹爹的期盼。

岳灵珊浑身一抖,僵硬的慢慢扭过头去,传说的东方不败啊!自己该怎么办?是缩小存在,还是立刻躲起来?

林平之见她紧张成这副模样,安慰的对她笑笑,接过宝宝。门外,教主夫妻二人正携手而至。

“啊啊——”宝宝看见爹爹来了,顿时不要林平之,挣扎着往东方不败怀里扑去。

教主大人当然不忍心让宝贝儿子失望,伸手接了过去,捏捏他鼓鼓囊囊的小包子脸:“宝宝今天有没有乖啊?”

“啊啊,”宝宝抓住他的衣服,努力的爬到爹爹肩膀上,开始例行的磨牙。教主大人还是保持完美的微笑,轻轻的拍着儿子的背,仿佛被咬的不是自己一般。

这个人,就是大魔头东方不败?岳灵珊偷偷看着,觉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在衡阳城外曾看过一眼这个人,当时就被他那种气质给惊到,可现在近距离观察,却现原来大魔头也可以这么温和这么平易近人。

宝宝揪着跟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歪着脑袋看了看,毫不犹豫的用上好的衣料蹭口水,然后再看看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依依呀呀的笑着,用小手不停的拍拍扭扭。

“宝宝,你给我下来!”小桃子吃醋了。她的东方大哥从来都不对她以外的人笑得这么好看的,并不会对除她以外的任何人抱抱的。

宝宝根本不加理睬,小手揪着东方不败的衣服,继续往上爬,对着教主大人就是一个湿乎乎的亲亲,然后抛给小桃子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小子!”小桃子一把将他撕了下来,双手叉腰,“每次你爹一来你都跟我抢,当心下次我不抱你!”

宝宝拍着手,小嘴里哼哼着火星,也印了一个湿乎乎的亲亲到他娘亲的脸颊上。小桃子顿时选择xing的遗忘了他跟自己抢老公的罪行,开始跟儿子玩起亲过来亲过去的游戏。

太丢人了!林平之抚额。自从生了孩子以后,七师傅是越来越不靠谱。岳灵珊则是瞪大了眼睛,原来,平之的师傅们,都这么有趣啊。

作者有话要说:某溪今天想要难得的贤惠一把,于是做饭,结果就华丽丽的切到了手指

所以,某溪现在是带伤码字啊,这两天更新可能不那么及时了啊,手包的跟粽子一样,打字各种不方便
正文 黑木崖是个好地方
修真者玩转网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