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 终之章 一切的终结

终之章一切的终结

充满浓雾的树林里,一个小女孩和一只浑身雪白的白狐坐在一起。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收藏~顶*点*书城这副场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应该充满了诗意和美感的,除了那个小女孩看着白狐眼的那浓烈的厌恶感。

白狐歪着头,她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样子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女孩会对自己有着这么强烈的敌意。说起来她们应该只见过几次面而已,而每一次都是在梦里。

“不要在我面前做出这一副无辜的白痴表情。”小女孩眯着眼睛冷冷的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像个先天愚型儿的样子。”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和我的样子这么像,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每次都会摆出这么一副仿佛是见到了仇人一样的表情对着我。”白狐轻摇着尾巴,用和蔼的口气说道。“但是你也不能一见面就骂人啊,这样是不对的。”

“你不知道我是谁?”小女孩像是被蜜蜂蛰到了屁股,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你会不知道我是谁?你当然不知道我是谁。你应该在十几年前就知道我是谁了,可是你现在还不知道”

“呃……”白狐低下头,苦苦思索。“那个……我对绕口令不是很拿手,所以……你可不可以说慢一点?”

小女孩和白狐就这么对峙着,都再也没有说话。过了好一阵子,小女孩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我放弃了,和你这种白痴生气只会将我的智商拉到和你一样的程度。”小女孩皱着眉头,根本不去看白狐,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听,不要插嘴。只有我需要你回答的时候,你才可以说话,知道吗?”

“哦。”白狐乖乖的坐着,歪着脑袋摇晃着背后那根粗大的尾巴,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只狐狸,更像是一只正在玩耍的家犬。“我在听,你说吧。”

“总之,我们现在很危险。”小女孩费了不少力气才按耐住心头再次燃起的怒火,悠悠的说道。“你这个白痴,居然把那个讨厌的怪物给吞了进来。不过虽然那个家伙很恶心,但是以现在的情形,我倒是更希望它还在这里。”

“听着,既然那个怪物已经被抽离出去了,那么就证明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东西会阻止对方将我们消灭了。”那个小女孩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狐。“是我们,不是我,也不是你,是我们两个人。明白么?”

“不明白。”白狐摇了摇头。“一句也不明白。”

“以你的白痴智商,我也没有期盼你能够明白。”小女孩毫不客气的说道。“总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我们两个人的力量都结合起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这是唯一的方法。”

“应该怎么做?”白狐问道。虽然不明白小女孩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唯一听明白是就是看上去这个小女孩需要自己的帮助,而正好在这么多年的学校教育体制之下,她那单纯的脑袋所被培养出来美德其有一条,便是帮助你能够帮助的人。

“第一步,把我的束缚解开。”女孩挽起胳膊,露出了白嫩的手臂。“只有恢复了我原本的力量,我们才有战胜的希望。

白狐这才现,这个小女孩一直被长袍所覆盖住的双臂之上,有两个巨大的枷锁。那两个圆形的枷锁之上布满了各种繁复的花纹,而且还不时的散出阵阵寒气。

“钥匙在哪?”白狐抬起她那锋利的双爪,但是又害怕自己的指甲会伤害到小女孩,便有往后缩了缩。“不过我现在双手的样子好像没法拿住钥匙啊,又怎么能解开你?”

“不需要钥匙。”小女孩叹了口气。“钥匙就在你心里。只要你想要它打开,它自然会打开。”

“咦,是这样么?”白狐愣了一下。“我不会心灵感应这种东西啊,你要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又不是能力者。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锁住的,我去找他帮你开好不好?”

“把我锁住的家伙就是你这个混蛋啊。”小女孩再也按耐不住心的愤怒,终于用近似于咆哮的方式喊了起来。“你想消失掉我不会介意,但是不要拉着我一起陪葬。给我解开,现在”

“好好好,你先不要生气嘛。”白狐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小女孩会火,但是她看得出这怒火的根源似乎就是自己。“只要想就可以了吗?那……开?”

只不过是心念一转,如同是被扔到了正熊熊燃烧着的火炉上的冰块,那具枷锁开始迅的融化,在一瞬间化为一片水迹。

“咦?真的成功了呢”白狐出讶异的惊叹。“没想到我还有做能力者的潜质……”

“白痴……”小女孩朝着白狐瞪了一眼,然后提起了自己长袍的一脚。“脚上的也解开,还有背上的和胸口的,都解开……”

一条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只能够凭借一条腿站立的冥曜有些狼狈。对面射来的朗基努斯之枪如此频繁,但是想要凭借一条腿使用虚步来躲开根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够躲在怀素所化成的银盾之后不住的后退。水银一般的盾牌之上已经布满了无数浅浅的坑洞,从怀素在大脑的不断呼喊冥曜也知道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他现在急需有个人拉他一把,不管是谁都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荒凉的黑色天空之回荡着夏娃那高亢而又疯狂的笑声。地上的那个渺小的男人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稍稍的减轻了她之前心的愤怒,心情开始渐渐变得愉快起来。她突然感觉或许不要那么快杀死这个男人,应该让他多活一段时间才对。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之上,一直以来都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拥有着生命的物体,剩下的不过是空气,焦土和金属。被天雷所伤害到的灵体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她才能够再次踏足那个世界。在这段时间里,她觉得或许拥有这样一个玩具会比较不会那么寂寞。

地上出现了一大片水迹,白狐在解开了最后的一道枷锁之后,心充满了怜惜。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强行按上这么多可怕的锁具,实在是太不人道了。只是她一直没有想到,那个不人道的家伙就是她自己。

最后的一滴水滴落在地上,小女孩的身体突然的泛起一阵白色的光芒。整个身体都被那耀眼的光芒笼罩起来,等到光芒散去,出现在白狐面前的是一个和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

“咦咦咦咦咦???”白狐的双眼瞪的大大的。“你你……你居然这么快就长大了??”

“我长不大还不是拜你所赐。”女孩的眼神带着怨恨与杀意,这可怕的眼光让白狐不禁退后了两步。

“不用担心,我现在不会杀了你,因为毕竟现在我还需要你的力量。”女孩阴冷的说道。“虽然我每一天都在幻想着我要杀了你,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那个……现在可以让我回去了吧……”白狐的声音有些怯懦,似乎是被女孩的目光给吓到了。“已经过了做饭时间了……”

“你要明白,现在我可以把所有的力量都交给你,把整个身体都交给你,但是不代表我放弃了。”女孩恶狠狠的说道。“总有一天,这片树林里只会剩下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

“呃,这里归你就好了,我对树林没有什么兴趣。”白狐有些迷惘的说道。“你送我回去就可以了,以后我也不会再来了。”

女孩死死的盯着白狐看了很久,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伸出了纤细白嫩的手。

“把手给我。”女孩淡淡的说道。“不要抗拒力量,接受它。”

身后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声。正在欣赏着冥曜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夏娃显然有些得意忘形。直到身后传来的灼热和剧烈的爆炸,这才把她从这份快乐之惊醒。一团紫色的火焰击了她背上的羽翼,如同一颗燃烧的流星一般,将她从空直接击落在地。

手上的压力骤然停止,耳畔那熟悉的低吼和爆炸声让冥曜连忙从盾牌后面抬起头来。眼前闪过一抹白色的光芒,一只浑身雪白的灵狐凑到了冥曜的面前,那个头几乎要比冥曜还高,身后的九根白色尾巴如同开屏的孔雀展开,让冥曜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萌……”冥曜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九尾……”

这一切有些不合逻辑。叶小萌是半妖之体这件事他很清楚,叶小萌曾经因为妖血的活跃而暴走过多次这件事他也亲眼见过。但是就算是暴走,叶小萌也只会以一种半狐半人的姿态出现,而且神志不清。但是现在的叶小萌,却化为了狐妖一族最初的,也是最原始的姿态出现在了冥曜的面前,而且从那双清澈的眼眸和动作来看,很明显叶小萌是清醒的。

最让冥曜震惊的,是在叶小萌屁股后面不断摇摆的九根尾巴。狐妖一族的祖先,在上古传说之乃是涂山瑞兽,嫁于大禹为妻。在传说之,便是九尾的形象。但是这也只是传说,没有任何人曾经见过有任何一只狐妖曾经拥有过九条尾巴。

“咦?冥曜?你怎么会在这里?”化为九尾灵狐的叶小萌就像是刚刚睡醒一般,似乎脑袋还有些不是很清醒。“哇,这又是什么地方?”

“小萌?你能听见我说话么?能听懂么?”冥曜有些迷茫的在叶小萌面前挥了挥手。“我是冥曜,你知道么?”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冥曜,我又不傻。”叶小萌气呼呼的说道。“还有,你在我眼前挥什么手啊,我又不瞎。”

“还好,没暴走。”冥曜重重的松了一口大气。他来回打量着叶小萌,眼充满了迷惑与不解。“可是为什么……”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还以为我已经醒了呢。”这时叶小萌似乎也觉了自己的不妥,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爪子呆。“不会吧,还是连环梦?”

“我也没弄明白。”冥曜挠了挠头。“所以没法跟你解释,总之你现在不是在做梦就对了。”

“那到底……”两人那奇怪的对话还没有说完,十几根锋利的长枪再次从远方飞了过来。

“混蛋,混蛋,混蛋,你们都要死,每一个都要死……”夏娃脸上带着焦黑的印记再次飞到了空,背后的羽翼上面还散着黑色的烟气,看上去狼狈不堪。“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袭我,我要杀了你们。身体什么的再找就是了,但是你们必须死。”

“哇,那个恶心的东西是什么啊,居然还光着身子。”叶小萌一声尖叫,像是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一般转过头去,用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身后的九根白尾却快的旋转起来,如同是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将那十几根飞来的长枪一一扫开。

“尾巴还可以这么用吗……”冥曜目瞪口呆的看着叶小萌的表演。“你……疼不疼?”

“疼?不疼啊?”叶小萌回头看了看自己尾巴,似乎也有些迷茫。“我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就是想把那些刺过来的东西都赶走,尾巴就转起来了。”

“那你刚才是怎么把那个家伙从天上打下来的?”冥曜惊奇的问道。

“我也记不大清楚了,我只记得看到有个东西在天上很讨厌……然后我就……”叶小萌眨着眼睛努力的回忆之前的情形。就像是接受到了指令,身后的九尾根根竖起,没一根尾巴的末端都燃起一团紫色的火焰,那妖冶的光芒在黑暗天空的衬托之下煞是好看。

“哇,我的尾巴怎么着火了?”叶小萌似乎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妥,回头看去不禁大惊失色。“冥曜,赶快帮我扑灭啊。”

“这个……”冥曜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叶小萌尾巴上的火焰出神。“紫色……居然比离火的温度还要高上一倍……”

似乎是感应到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厌恶,那九团紫色的火焰滑坡黑色的天空,飞向了刚刚从地上飞起来的夏娃。天空炸裂出五彩的光芒,躲闪不及的夏娃被再次击坠,带着一缕烟尘重新摔落在了地上。

“我勒个去,这么厉害……”冥曜看了看远处夏娃摔落在地的烟尘,又看了看一脸迷惘的叶小萌。“这样的话,岂不是以后我都不能再打你的头了,万一你生气了给我来这么一下,我可受不了…….”

“我的脑袋考虑不了这么复杂的事情啦。”叶小萌一脸痛苦的哇哇大叫。“总之我不管,你给我简短的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嗯……大体上来说呢,就是刚刚那个家伙把你抓走了,然后我是来救你的。”冥曜苦笑着说道。“不过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你给救了。”

“我被抓走了……”叶小萌在脑海仔细的寻找着零碎的记忆。“我好像有点印象,有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屋子里……然后好像有道白光把a1ice和阿宅打飞了,再然后……我就记不清了……”

“总之,我们是好人,现在在打坏人,明白了吗?”冥曜用一句话概括了全部。因为他知道叶小萌的小脑袋只能够接受简单直接的事情,详细的东西对于她来说并不重要。

“明白了。”叶小萌点了点头。也只有她这种头脑简单的家伙能够接受这种简单的解释,当然还有对于冥曜的绝对信任。长年生活在一起相依为命的他们之间有种单纯的默契,习惯对方、理解对方、毫无保留的相信对方。

看到不远处的夏娃再次升上了天空,虽然身上多了不少焦黑,但是很明显叶小萌的攻击对于她并没有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冥曜知道看来想要真正的杀死对手,恐怕只有自己手的怀素才能够做得到。只是可惜对方一直飞在空,就算是依靠叶小萌将对方打下来的话,依靠着自己的一条唯一能动的腿,冥曜也没有把握能够在瞬间冲到对方的面前杀死对方。虽然那种麻痹感已经渐渐减退,但是想要自由活动还是没有那么容易。

“对了,你能飞吗?”冥曜看了看身边的叶小萌,突然眼前一亮。既然叶小萌以这种最原始的姿态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么传说上古灵兽的力量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点。

“飞?我不知道。”叶小萌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以试试。”

“不用试了,我相信你。”冥曜拖着那条无法动弹的伤腿,直接骑上了叶小萌的脊背。“看准了那个家伙了吗?冲过去”

“好。”叶小萌应了一声,开始朝着夏娃的方向飞奔。她的身体逐渐的腾空,四条腿踩在虚空之,就如同踩在坚实的土地上一般。

“死死死死死死啊,都去死啊”如同疯狂的怨妇,夏娃那半边面孔因为愤怒变得狰狞。四肢挥舞,无数的黑色长枪在她的控制之下从地上飞向空,然后再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朝着飞奔的叶小萌飞去。

“小萌,加。”冥曜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前的世界化为黑白一片。手的怀素如同水银一般蠕动起来,渐渐的化为一柄近三米的长刀,那刀刃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长枪擦过冥曜的身边,却无法伤到他一分一毫。就像是有一层无形的薄膜笼罩在叶小萌的身边,所有袭来的长枪都被弹了出去。穿过那枪林弹雨,叶小萌背着冥曜在虚空之飞驰着,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瞬间来到了夏娃的面前。

“喝”冥曜提起手的长刀大喝一声。“人马一体,一刀两断”

“啊啊啊啊啊……”那道白色的闪电穿过了夏娃的身体,满脸恐惧的夏娃只看到了一抹寒光在眼前一闪而过,然后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如同廉价的双色巧克力被从央切成了两半,黑白相间的灵体央出现了一丝嫌隙,然后越来越大。失去了联系的两半灵体渐渐化为粉尘,消失在了黑色的天空里。

“这世间没有我斩不断的东西……哇,小萌你搞什么啊,我们要摔下去啦”冥曜将手的长刀一挥,面色冷峻。只是这副表情并没有能够坚持多久,因为他突然现自己和叶小萌正在从空飞快的坠落。

“我控制不了啊。”叶小萌在空无力的挥舞着她的爪子,想要像刚刚那样踏在虚空之,却现毫无用处,而且自己爪子上面的白色绒毛在不断的消退。

“嘭”的一声,两个身影从空掉在地上,带起一片尘土。

“疼疼疼疼疼……咦?怎么变回来了?”冥曜从地上坐起来,揉着屁股哀号。索性两人当时的高度并不高,所以到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在他的身上,趴着一个浑身赤1u的少女,叶小萌闭着眼睛趴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动。“喂,小萌,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好累哦,让我睡一下。”少女轻轻的呢喃了一句,往他的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再次睡了过去。

天空的厚重云层渐渐散去,久违的阳光再次照耀在了大地之上。好不容易在血族长老会的帮助之下突出重围的ada一行人看着密林的罗刹一个一个无力的倒在地上,渐渐化为一团血水。围攻城市的罗刹群也开始失去了行动的力量,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变成了的真正的死人。

“结束了么?”刘天明看着穿过云层照射下来的阳光,放下了手的茶杯。“看来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能帮我一个忙么?东方的半神。”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刘天明的脑海响起。“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帮我把那两个小家伙们接回来。”

“咦?我还在梦里么?“等到叶小萌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现自己身上盖着冥曜的破烂大衣,躺在冥曜的怀里。头上仍是那黑色的天空,连一颗星星也看不到。

“不是做梦啊,傻瓜。”冥曜伸出他的大手,如同抚摸宠物一般的揉了揉叶小萌散开的头。“我们两个被困在这里回不去啦。”

“被困住了吗?还好。”叶小萌四处看了看,一片荒凉的黑色土地,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笑眯眯的看着冥曜,甜甜的笑了起来。“有你在就没关系的。”

“有关系。”冥曜吐了一个烟圈,淡淡的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很无聊。”

“不会啊,有我陪你怎么会无聊。”叶小萌抱着冥曜的脖子说道。“如果你觉得只有我们两个人太无聊的话……要不我们再生个孩子?”

“呃……”冥曜被这句话吓得差点把整根香烟吞进肚子里。“你怎么会有这么……前卫的想法……”

“喂,你们两个若是真的想在这种不毛之地制造一个种族的话,那我可就回去睡觉了。”莉莉丝那久违的声音在虚空响起。黑色的虚空之出现了两双手,将那虚无的空气撕开了一道小小的裂缝。“要知道我可是没睡够,没那么多耐心等你们俩。”

“你们两个最好快点决定,我们俩可坚持不了太久。”刘天明的声音从裂缝的另一端传来。“撕裂空间这种事情,很伤元气的。”

“要回家么?”冥曜笑眯眯的看着怀里的女孩问道。

“嗯……要不还是回去吧。”叶小萌腆着小脸想了想说道。“这里没有吃的,也没有迪斯尼乐园……姐姐也会担心的。”

“呵呵,那好,我们回去。”冥曜从地上站起来。“还有力气走路么?”

“没有。”叶小萌撒娇一般的摇着小脑袋,冲着冥曜伸出双手。“要你抱。”

“你们两个家伙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不回来了呢。”看到抱着叶小萌一瘸一拐走出虚空裂缝的冥曜,魅不禁双眼泛出泪花。

“呵呵,怎么可能。”冥曜冲着魅露出了一个微笑。“别忘了,我可是进入过你身体的男人,怎么会不回来。”

“混蛋,不要说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魅给了冥曜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连忙跟冥曜怀的叶小萌解释道。“你听我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个时候呢……”

“不要紧的,姐姐。”在冥曜怀的叶小萌冲着魅甜甜一笑。“他刚刚也骑过我呢。”

“王八蛋,我一共两个女儿,你居然一个也没放过。”叶重双眼赤红的冲了过来。“我今天非要弄死你不可。”

“喂喂,你听我说……”冥曜连忙将叶小萌扔到魅的怀里,闪身躲过叶重的利爪。“和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喂,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解释啊……”

“其实我觉得,当时还是让这个家伙继续呆在约束之地比较好。”刘天明扶了扶自己的金边眼镜,转头看着莉莉丝说道。“你觉得呢?”

“不关我事。”莉莉丝用洁白如玉的手遮住嘴巴打了一个哈欠。“女人睡眠不足老的快,我要回去继续睡了……”

全完
永生 终之章 一切的终结
冥侦探的灵异事件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