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喜神 第二章 赶尸客栈

此时赶尸客栈的老板用抹布擦了擦不满灰尘的神龛,拿出三支香点燃——当然他可不会徒手点香,他用的是打火机——对神龛白了三拜,上香。

心细的人会现,老板上的不是一般寻常人家的观音或者是如来一般的神仙,却是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

老板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是辰州的魏家吧。”

老者微微一欠身,“搭伴你记性好,我就是魏求喜,这就是我的孙子魏宁——宁儿,叫爷爷。”

魏宁为人乖巧,连忙叫了声爷爷。老板似乎十分喜欢他,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长得不错,真不知道你爷爷怎么舍得让你吃这碗饭。”

魏求喜微微一笑道:“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总是不能丢的。”

老板性格似乎很开朗,自我介绍说到:“我姓张,这个官庄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张老四,从我爷爷那辈算起,这家喜神客栈也算是开了一百年了,也就是文革时期破四旧,败了,哎,”张老四神色有些黯然了,唏嘘不已,“没有想到改革放政策好了,老祖宗们的东西又回来了,还是党的政策好啊。”

魏求喜道:“官庄张家从我爷爷辈就开始听说了,以前凡是湘西的走脚师傅,经过官庄,没有不到这里歇脚的——本来我爷孙两早已不做这行很多年了,但是这次实在是受人之托,才不得不走这趟脚,现在的年轻人思想都开放得很,那有谁还瞧得起我们这些个整日与喜神打交道的老不死呢。”

“是啊,时代不同了啊。”张老四长叹了一口气,转换话题:“喜神还没有吃饭吧,我这就去做。”

张老四为人木讷,性格古怪,又很少说话,除了更夫刘老三几个人外,官庄镇上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久而久之,镇上的人似乎已经忘记忘记了他的存在,今天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行脚的师傅,张老四显得格外兴奋,不一会便张罗出了一桌饭菜。

三个菜,一个清炒土豆、一个茄子和一小碗湘西特有的酱辣椒,再家上两碗白饭,看来张老四家并不富裕。

饿了好久的魏宁可不客气,连忙捧着碗就要开动,却被爷爷喝住了:“喜神都没有吃,你急什么。”

魏宁连忙打住,魏求喜用筷子在每到菜上点了一遍,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请喜神吃饭,然后在东南方烧了一叠冥币,张老四又将所有的饭菜倒回锅内重新炒了一遍才再端了上来,这就算是喜神用过了。

饭后,魏求喜叫过魏宁吩咐道:“去看看喜神的七窍,辰砂是否掉落,若有脱落或者松落,便用辰砂重新补上,七窍不可通了生气,”

魏求喜从怀中变戏法般的变出一叠桃木符,交给孙子,道:“将此符分别贴在额头、胸口、双臂、双膝处,切忌,当新符贴上才可以揭去旧符,否则尸煞作,,后果不堪设想。”

魏宁应了一声,由于喜神身材高大,魏宁拉过一条长凳站在上面,喜神双目紧闭,七窍中都是由湘西特产的辰砂封住,魏宁人小胆大,面对尸体丝毫没有一丝怯意,仔细将喜神检查一遍,魏求喜则目不转睛地盯着东南角的那盏灯,火苗直直的,没有一丝颤动。

魏宁知道事关重大,丝毫不敢马虎,按照爷爷的指示将辰州符贴在指定的位置,然后再将旧符撕去,魏求喜接过符咒,双手一撮,在空中燃烧,化作黑蝶般散落。

魏求喜松了一口气,魏宁虽然年纪小,但是做事却是干净利落,丝毫不逊于大人——就算是现在的大人,恐怕让你对着尸体同处一室都不敢,何况是帮尸体换符咒。

忽然一阵穿堂风吹了过来,东南角的火苗一闪一闪,魏求喜脸色大变,连忙走上前去,希望护住跳动的火苗,而此时魏宁正背对着喜神,搬着板凳坐在椅子上。

呼,魏宁只觉得身后一阵阴风吹过,转过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喜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两只原本闭着的眼睛已经张开,呼哧呼哧地吐着白气,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魏宁。

“嗲嗲”魏宁吓得连忙大叫,可是魏求喜此时已经刚走到油灯旁边,离魏宁有四五米的距离,怎么赶得上正在魏宁身后的喜神。

“喜神走煞了”张老四吓得大声叫了起来,从桌子上一蹦三尺高,向堂屋后跑去。

喜神从寿衣内探出长臂,惨白的手臂青得吓人,上面没有一丁点的血色,指甲又长又尖,且呈黑色,手臂上长着一寸来长的白毛,双手抓住魏宁倒提了起来。

“喜神息怒,”魏求喜从怀中取出一柄用铜钱串成的小剑,左手变戏法般点燃一串符咒,而此时,喜神仿佛根本没有听见魏求喜的声音,头机械般的摆了摆,出卡擦卡擦的声音,将魏宁提得更高,仿佛要握住双脚活活将魏宁撕开。魏宁死命挣扎,可是奈何死尸似乎力大无穷,活活的抓住魏宁的双腿,任凭魏宁怎么挣扎。

眼看着魏宁就要被这具死尸活活撕裂了!

“疾!”魏求喜手中将铜钱剑上将正在燃烧的符咒串起,飞快地跑向前去,铜钱剑直指死尸脑门,竟然直直地从死尸的脑门中穿了过去!

更奇怪的是,死尸没有流血。

“当”!一声巨响,铜钱剑穿过死尸的头部定在了后面的木板上,魏求喜拿起放在桌子上魏宁一直捧着的白碗,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喷在正在燃烧的辰州符上面。

呼,辰州符遇水不仅没有熄灭,反而烧的更旺。

魏求喜喝道:“奉请喜神归位!”喜神似乎僵直了一般,双手停在半空中,魏求喜连忙将魏宁救下。

魏求喜将铜钱剑分别在喜神前胸、后心、双手、双脚各拍打数下,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木制的钉子,硬生生的嵌入喜神的吼间七寸之处,叹道:“你身前是个人物,没想到死了还是这么招煞,我只能用槐木将你的魂魄锁住,带你入土为安后,我自然会将你魂魄放出,放你转世,若有得罪,多多包涵。”

魏求喜又点燃几张符,将烧过后的符咒放入白碗之中,对惊魂未定的魏宁道:“喝下去,免得着了尸毒”。

魏宁看着水中泡着的黑呼呼的东西皱了皱眉头,但是依然勉强喝了下去。

这是张老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头来,道:“刚才可是遇见鬼吹灯了?”

魏求喜点了点头,张老四道:“我长了这么大,这次可算是开了眼界,莫非是师傅遇见了黑心商人,卖给买的符咒、辰砂都是西贝货——现在的人啊,连死人的钱都敢骗,哪像我们当年那时候,当心招报应啊。”张老四叹了口气,大摇其头。

魏求喜淡淡地道:“这些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并非临时买的。”

张老四摸了摸魏宁的头,道:“小朋友,有没有受伤啊,刚才你表现的真勇敢。”

魏宁显然对张老四刚才临阵脱逃十分不满,把头一别,不让张老四摸,哼了一声,张老四不以为意,道:“师傅累了一宿,既然喜神尸煞解除,就早点休息,还是老规矩,我为师傅们守灯。”

魏求喜皱了皱眉道:“不对,喜神招煞,我行脚从来没遇到过,别说是我,就算是我魏家几代也没有遇到过——这附近一定有招煞之物,张老四,你可听说这附近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

张老四摇了摇头,道:“我们这里一向干净,我没有听说过。”

魏求喜喃喃道:“这就真是奇怪了,应该不会这样啊,”魏求喜看了喜神一眼,此时他正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喉咙里的槐木格外醒目,魏求喜不得其解,以为自己想多了,便对张老四说:“那么就麻烦你帮我看好这盏灯,千万不能熄灭,就算是有点动静,也必须马上叫醒我。”

张老四道:“我又不是第一次看灯,这里面的厉害关系我还是晓得的,你们尽管休息。”

魏宁被这喜神害怕了,离得喜神远远的,躺在魏求喜的怀中,不久就睡着了,魏求喜也累了,吩咐了张老四几句,靠在桌上也睡着了。

“不好”,魏求喜从梦中惊醒,猛的坐了起来,此时魏宁睡得正香,魏求喜将魏宁从怀中掏开,只见东南角的油灯居然已经熄灭了!

而张老四居然在地上睡着了!

魏求喜连忙叫醒睡着了的张老四,急道:“你,你怎么可以睡着!”

张老四迷迷糊糊地应了声,气的魏求喜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寻乡灯怎么灭了!”

“什么,”张老四吓得浑身一哆嗦,果然看见油灯灭了。

魏求喜气的直哆嗦:“不是说好教你看好的么,你,你怎么可以让他灭了!出大事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怎么就睡着了,我昨晚没睡得很早啊啊,再说,再说大白天的,怎么,我怎么睡着了。”

“我懒得跟你罗嗦,喜神呢?”

“喜神,喜神怎么了?”

“喜神不见了!”魏求喜气的面色铁青。

什么,喜神不见了,张老四这才反应过来,往门板后面望去,那里果然空空如野。

喜神自己长腿走掉了。

“哎”魏求喜长长叹口气,从暴怒中恢复理智,道:“你也知道,如果喜神如果走煞了会生什么事情,刚才你也看见了,这还是我竭力弹压,并且七窍被辰砂封住的结果,如果喜神一旦七窍全开,变成尸煞,会是怎么结果。”

“还记得一百年前溆浦的王家吧。”

张老四浑身打了个冷战,一百年前溆浦王家本来是赶尸匠中最大的一个家族,由于走失了一具尸体,变成尸煞,一夜之间将一个村二百多人的人全部杀死,王家为了赎罪,全家族七十四人,包括三十多名赶尸匠全部自杀。从此溆浦王家从赶尸匠的历史中彻底抹去。

“现在怎么办,”张老四问道。

“找啊,天黑之前必须找到喜神,现在是白天,尸煞无法作,如果天一黑,后果就不堪设想。”

“对,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张老四一拍额头。

“慢着,这事我开始就觉得蹊跷,你真的确定你们这没有不干净的东西?”

张老四沉思了半晌,道:“真的没有。”

“这就奇怪了。”魏求喜道,“那有没有冤死的,”

张老四苦笑道:“这个就多了,文革时候,死了那么多人,哪个不是含冤受屈的,如果都变成厉鬼了,这官庄镇的人早被鬼害死完了。”

魏求喜琢磨了半晌,忽然道:“你这里最后一个来住店的是谁?”

张老四想了想,道:“快四五十年了吧,那个时候正好是文革,当时来的好像是一年轻小伙子,也只接了一位喜神。后来…”

“后来怎么了”。魏求喜问道。

后来被村干部晓得了,说他宣扬封建迷信,把他关在猪笼子里,每天戴帽游街开会批斗,那小伙子身子骨弱,熬不了一年就死了。

“喜神呢?”

“好像埋了吧”

“埋在哪的?”

“好像就在六死五葬吧,我们这里人死了都埋在那的。”

“这就是了。”魏求喜点了点头,道,“定然是它在作祟了,这样就好办多了——但是从现在看了,那事物应该是尸身腐烂已久,已是有魂无身,但是喜神确实有身无魂,如果它们一旦合体了的话,就…”

“就怎么样,变人复活么。”

“如果真的变人复活还好,也算是功德一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它们一旦合体,就会变成一种“行尸”,不属于六道之内,为祸人间。到时候,我们就是百死也莫赎其罪了。”
迎喜神 第二章 赶尸客栈
湘西赶尸鬼事之迎喜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