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冥音 第一章 十不算

虽然现在是科技飞展的年代,可是也还是有很多事情是用科学所无法解释的,比如像冥音、魅影、梦魇、死亡征兆这些灵异事件,再比如像盅、降头、邪咒、通灵术这些鬼巫异术。

科学家解释不明白,人们就将他们与鬼神之说联系在了一起。

有需求就有市场,有了这些相信鬼神之说的人,就有了那些为替他们服务的人——神棍。

自然界的规律就是这样,任何事物只要多了就有竟争,神棍这个行业也不例外。

以前还是分门别类的,看风水的看风水,算命的算命,捉鬼的捉鬼。

可是现如今的神棍,是捉鬼算命看风水都会,开光辟邪转运都懂,您甭管人家是真懂假懂,反正人家能挣钱就行。

只要牵扯到钱就是生意,凡是做生意都讲究个扎堆,神棍也是一样,于是在全国各地都有着数之不尽的神仙巷。其实大多数进去的人都不信那些家伙说的那一套,只是花钱从那些半仙、大师的嘴里边讨个吉利而已。

大到北京上海,小到白城这种小县城都有着神仙巷的存在。

白城的神仙巷是在老城区商业街道,巷子长不过百米,宽也不过才五米,地面还是那种沙土路,一到下雨天的时候就会泥泞不堪,尽管如此,那些个半仙们还是顶着严寒酷暑在这里替人们‘指点迷津’。

神仙巷里边的半仙,大多是一些留着银须鹤的老者,也有一些身着唐装长袍的中年人,只有少数几个是打扮土气的妇女,不过每个人的摊位上面都挂着个比较醒目的招牌。“诸葛神卦”“刘半仙”“黄大师”等等用白布扯起来的横条。

与其他人相比,在巷头位置的那个摊位显的缺了那么点意思,而躺在竹椅上的年轻人更是少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修长的身材略显精瘦,冷俊的脸庞挂着一丝倦意,嘴里边香烟的烟灰落到那身黑色运动服上的时候,格外扎眼。

其他的摊位都是前面摆着个卦桌,背后扯着条横副。

可这年轻人除了这张破竹椅之外别无他物,不过在他身后的墙上用黑色油漆写着几个格外扎眼的几个大字“清晨、上午、初一、十五、下雨、阴天、逢年、过节、生死、姻缘,不看!”

所有进入这神仙巷的人都会好奇的打量这个十不看几眼,更让他们好奇的是这个无论啥时候都躺在那张竹椅上的男人。

神仙巷有个狂妄的十不看,这是全白城的人都知道的事,很多人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就是为了看看这个十不看的真面目。

苏扬虽然躺在那竹椅上一动不动,可是他并没有睡着,他能听到别人的私语声,也能看到别人看他的时候那鄙夷的眼神。

在苏扬的眼里,这些对自己好奇的人都是吃饱了撑的,也活该他们得来神仙巷里边让人骗,天天就知道闲的去研究别人,也不把自己的生活研究好了点。

再看看神仙巷里边这些所谓的大仙和大师,你千万别把他们当成道德高尚为人民服务的活雷峰,人家可是把那些蹲在他们摊位前的人当羊宰呢。别看他们天天给人指点迷津,可是自己却是过的一踏糊涂。

拿苏扬旁边这个空位来说,以前坐着的是这里的二号人物,人送外号一卦出天下的胡半仙。以前苏扬都不屑与他这种半仙打交道,可是他死了之后自己还真有点后悔当时没和他好好唠唠了。

胡半仙闲着没事给自己所住的小区开了一卦,算出了自己住的那栋楼在九月初七上午午时之前得死一人。

这老小子那天也不出门,就在家等着看看楼里边是谁死了,可是都吃完中午饭了,他还是没听着有人死的消息。

看着时间都过了,他也懒的在家里边等下去,就准备出摊。

可谁知道,刚下楼不久,就破从楼上掉下来的一个花盆砸碎了脑袋,纵横白城卦坛六十余载的胡半仙就这样牺牲了。

而后来人们现,他的手表比正经时间快了十五分钟,他死的时候刚好是午时。

你说算卦这么准的人,咋就没算出来要死的是自己呢?

苏扬呆在这里,很大程度上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打时间而已。比起自己在家里边无聊的看电视来说,没有在这里看那些半仙唬弄人热闹。

秋天的太阳晒的人懒,苏扬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反正到了最后是被冻起来的,而这时候别说是神仙巷,就是外面的商业街也已经是没有几个人了。

躺在竹椅上睡的腰和脖子都直了,使劲的抻了抻懒腰,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边,这才不慌不忙的朝着对面小区的家里边走去。

正值深秋,街上并没有太多的行人,有的只是走路七扭八歪的醉汉和谈情说爱的情侣。一阵秋风吹过,苏扬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加快了走路的度。

苏扬的家是在神仙巷对面的白城最高级的住宅小区里,苏扬自始至终没有现他高级在哪。总更才六层楼的高度,并没有精装修的房子,甚至连个像样的花园和娱乐场所都没有,不过和城里边那些连物业保安都没有的房子比比,倒真算是高级住宅小区了。

“老板…………”就在苏扬低头前行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女人激动的叫声。

苏扬连头都没抬,除了那些流莺没有人会这么称呼他。

“老板……你等等我!”后面的女人又是急叫一声。

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离苏扬越来越近“咯噔……咯噔……”

苏扬回过头去,眉头紧皱的看着这个称呼自己为老板的女孩。

二十二岁的年纪,一米六零的身高,一头黑丝长散披在肩膀上,黑色的紧身毛制短裙显的她的身材凹凸有致,黑色的丝袜和咖啡色的小皮靴还有那个米色的小挎包,显的她有那么几丝时尚女郎的味道。

大眼睛有些红肿,好像刚刚哭过,而此时这个时尚女郎正是可怜兮兮的望着苏扬。
第一卷 冥音 第一章 十不算
猎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