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铜器时代 告别

“你怎么来了?”

见到来人,秀珠很是惊讶,才刚送走了林平,这林墨言就出现在她面前,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实际上,秀珠跟着林墨言见面的次数,实在可说是屈指可数。

头一回见面,这人一身张扬凌厉的气势,给她的感觉极度危险麻烦,让她下意识地在心里划下道道,刻意想要远离。第二回见面,跟着林老夫人一起,他倒是十足的恭顺乖巧,看去就是个普通的极其孝顺长辈的年轻人。算上这一回,也还是第三次见。

“林平能来,我为何不能来?”林墨言双臂搁在小桌上,十指指间相对,搭成宝塔状,表情十分随意自然,似乎他说出的内容就像吃饭喝水那般简单平常。

秀珠心里一紧,“你跟踪他?”

“跟踪?”林墨言一怔,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无比好笑的事,哈哈大笑起来,“都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就不能说是巧合么?再者说了,那林平算起来还是我表哥,我要跟着他一起来,用得着跟踪么?”

眼见着秀珠还是不说话,一直用怀疑的眼神看他,林墨言泄气地摊摊双掌,“好吧,我就是跟在他后面来的,不过可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秀珠闻言挑了挑眉,“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

这一回林墨言抬起眼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秀珠,神情是少见的严肃,倒是瞧得秀珠不太敢对着他的眼。就在秀珠快要支持不住,移开视线的时候,林墨言轻皱了皱眉,似是有些苦恼地开口了,“你跟人说话,都是这般满身防备么?”

秀珠不想林墨言这般敏锐,既然他都说破了,她自然也不再伪装,端起已有些凉的咖啡轻抿了一口,放下杯子淡淡道,“这一点,自然是因人而异。”

林墨言得到答案,刚刚展眉,又是紧紧皱起,灰蓝色的眸子望定秀珠,轻声道,“那一回真是意外,牵连了你很抱歉,我该计划得再周详一些。”

秀珠微微睁大双眸,惊讶地看向林墨言。他这般直接地道歉,将责任全数揽到自己身上,倒是让秀珠平白地有些不好意思。那件事说到底,她与林平、林墨言三人都有责任,这责任的大部分却该归于她自己。那地方本是林平所有,他要做什么并不需与人交代,听方才林平的说法,他该是事先知道林墨言计划的,否则那会儿他也不会不在。

说是无妄之灾,实则是她自己闯了进去。

“道歉就不用了,你那些书足够了。”秀珠忽然放松地一笑,“日后你无需再使人送来,多了我怕受不起。”

林墨言眸闪过一丝讶然,却也不否认,点头笑道,“这个就算你不说,我想要再让人送,也是不太方便了。”顿了顿,又续道,“我要走了。”

秀珠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林墨言的意思应该是他要离开**了。

“怎么?我要走了,你就是这反应?连着一声告别都没有?”林墨言摇摇头,似是有些不满,“好歹算起来你也要叫我一声哥,虽然你从来没叫过……我这做哥的却不能失礼了。”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墨绿底银纹的盒子,推到秀珠面前,“临别礼物。”

刚收了林平的礼,这会子林墨言又来送她东西,总是让秀珠有种怪怪的感觉。刚想说出拒绝的话,却见着林墨言拿眼神示意着林平送的那个纸包,“林平的东西你收了,我的——”

这一句话将秀珠到嘴的话堵了回去,都说到这份上了,秀珠竟是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了。接过盒子放在眼前,打开了侧边的扣子,直接掀开盖子。她倒是要看看,这林墨言送了她什么。

对面林墨言端起侍者之前送上来的咖啡喝了一口,瞧了盒子里一眼,“式左轮手枪。本是想亲自教你,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让白大哥教你吧。”眼见着秀珠一脸的惊讶与意外,林墨言忽然心情大好,“还喜欢么?这枪虽是送给你了,但我心底,还是希望你不要有机会用上它。”

喜欢么?盒子里只铺了一层红绸,嵌着一把银白色的小巧女式手枪,流线型的线条,散着独属于金属的冷硬光泽。

轻轻地合上盖子,秀珠抬起眼来,直视着林墨言,“这份礼物,我确实很喜欢,再推辞倒显得侨情了。不管怎么说,先谢谢你。”想着方才林墨言的话,又是疑惑又是不信,“不过,你确定我哥他会教我?”

秀珠前世生活在和平时代,国内对着枪支的管制又是出了名的严格。小的时候去农村,她倒是有机会见过打鸟雀的**,除此之外,便只有在图片影视作品上见过了。此刻放在她手里,可是个真家伙,贸贸然去摆弄它,秀珠是不敢的,但要让白雄起来教她,这可能么?

不说秀珠从未见过白雄起用枪,不知他是否会,就算他会,她回去了也不知怎么跟他开口。自从上一回被林墨言牵连受伤,秀珠便不止一次想过安全问题,也想过跟着白雄起提提枪的事,但一时是白太太养胎生产,一时是国内局势急变,白雄起日日忙得焦头烂额,秀珠自也寻不到机会提了。

林墨言的这份礼物,不得不说正是秀珠需要的。

“你回去只管跟着白大哥说,他会教你的。”秀珠的感谢让林墨言很受用,只觉得花再多的力气也值了,听着秀珠迟疑,忙解释道,“你那里只是一把空枪,想要真正用起来,还要靠白大哥。”停了好一会儿,又慢慢地补充道,“他知道这事,你放心好了。”

他知道这事?白雄起知道林墨言要送她这把枪?

秀珠觉得有些混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家大哥跟着林墨言的关系这般好了。狐疑地看了看林墨言,秀珠终是收起了他的礼物,心想着等到回家,便将那套房四宝、再加些其他东西拿去林公馆给林墨言。林平那里,虽方才他说了不要回礼,但她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林墨言送出了东西,见来的目的已达到,跟着秀珠扯了几句,便以天色已晚为由,送了秀珠出咖啡厅。目送着秀珠上车远去,他才转过身慢慢地往回走。

秀珠坐在车子后座,吩咐司机将车开得慢些,便背靠着椅背,眼瞧着打开来的纸包里,上面那本跟着先前收到过的一模一样的《战争与和平》,忽然合上了眼睛,慢慢地想着方才与林平、林墨言两人见面的情形。

车子慢慢地向前行驶,车窗开着,外面摊贩们的吆喝声,人们的交谈声,清晰地传入了秀珠的耳内,但她心里想着事,便只当作充耳不闻。忽然,一个极其熟悉的名字听在了秀珠耳内,让她瞬间自思考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向车窗外张望,并让司机暂时停了车。

车子刚刚经过一家不大的花店,一个身着天青色及膝半旧旗袍、年约三十岁的年女子站在花店外面,一面向店里面看,一面对着说着话。

“清秋,你挑好了么?天已不早了,要是还未挑好,不如今日先回去,过些时日再来。”

正说着,花店里出来一个穿着学生装,梳着两条辫子,跟着秀珠年纪差不多的少女。只见她眉似柳叶弯弯,眼似清潭晶亮,面如皎月光华,怀里抱着一盆半开的百合,嘴角一丝淡淡的笑意,全身上下都带着一种清朗干净的气息。

她轻轻走到年女子面前,唇角弧度加深了些许,“妈,我好了,咱们回去吧。”

目送着母女两人渐渐远去,秀珠心底暗叹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口却吩咐司机开车回家。
第二卷 铜器时代 告别
帝国远征